首页 > 新闻 > 大政
  • 2022全国两会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能耗强度目标“十四五”统筹考核,意味着什么?

第一财经 2022-03-05 14:00:37

作者:马晨晨    责编:胥会云

避免因能耗指标完成进度问题限制企业正常用能。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5日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年发展主要预期目标包括:能耗强度目标在“十四五”规划期内统筹考核,并留有适当弹性,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

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曾鸣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统筹考核”是指不单针对某个具体指标进行考核,而是统筹整个能源系统,包括碳排放、与能源有关的经济指标以及安全因素等等。这一举措有利于保障我国能源安全、经济与绿色,三者协调发展。

事实上,2月18日国家发改委等12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印发促进工业经济平稳增长的若干政策的通知》中已经提出:优化考核频次,能耗强度目标在“十四五”规划期内统筹考核,避免因能耗指标完成进度问题限制企业正常用能。

统筹考核能耗强度目标

根据2021年3月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包括:生产生活方式绿色转型成效显著,能源资源配置更加合理、利用效率大幅提高,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分别降低13.5%、18%。

“这与统筹考核,并不矛盾。指标还是要定的,但是各个地区的情况可能会有一些变化,所以要根据不同地区因地制宜,留有适当弹性。”曾鸣解释,去年部分地区为完成“硬指标”而采取限电、限产等措施,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企业用能、社会经济等方面的发展。因此,及时作出这一调整,意味着往后不能完全生硬的按照数字计算,“为数字而数字”。

根据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量化指标任务完成情况,2021年工作任务之一是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降低3%左右,年度实际完成降低2.7%。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距离完成上述指标仍有一些差距,主要是因为2021年全国用能、用电需求大幅上涨,可再生能源的增长不能满足需求,尤其是在用电高峰时期,因此煤炭“回来了”,能耗强度“上去了”。

2021年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14万亿元,增长8.1%。此前,国家能源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社会用电量8312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0.3%。

能耗方面,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经初步核算,全年能源消费总量52.4亿吨标准煤,比上年增长5.2%。其中,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56.0%,比上年下降0.9个百分点;天然气、水电、核电、风电、太阳能发电等清洁能源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25.5%,上升1.2个百分点。

“用电、用能大于国内生产总值的提速,可再生能源又不能满足新增的需求,所以去年未能完成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降低3%的目标。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实际降低2.7%说明相关工作都在有序开展,这是一个积极的讯号。”林伯强说。

林伯强认为,要统筹实现能耗和双碳目标,一方面要努力“开源”,加大可再生能源的开发、消纳和存储,另一方面要坚持“节流”,做好节能工作、严格控制高耗能项目建设,才能从根本上实现清洁能源替代、加快发展方式绿色转型,协同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

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

2021年12月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要科学考核,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创造条件尽早实现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

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再次提及,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

同时,2022年还要有序推进碳达峰碳中和工作。落实碳达峰行动方案。推动能源革命,确保能源供应,立足资源禀赋,坚持先立后破、通盘谋划,推进能源低碳转型。推动能耗 “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 “双控”转变,完善减污降碳激励约束政策,加快形成绿色生产生活方式。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前所长周大地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所谓原料用能,主要范围包括煤化工、石油化工等产业领域。比如,煤制成的塑料、化肥,石油制成的橡胶、纤维等。“在生产加工过程中,虽然消耗了一部分能源产品作为燃料,但是也有一部分能源产品被带进了工业产品作为原料。后者就是我们所说的原料用能。”

周大地表示,长期以来,原料用能都是纳入全部能源消费的统计中,没有单列出来。究其原因,一是原料用能的占比较低。据估算,只有不到10%的能源消费是原料用能。二是原料用能的算法比较复杂。这些化工产品大多由氢、碳、氮等元素构成,如何界定尚且存在争议。

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源与环境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王卫权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落实“精细化”统计以后,对于使用化石燃料作为原料的企业,其碳排放的压力有望得到一定程度的减轻。但是应该明确,得到“豁免”的仅是原料部分,生产加工原料过程的燃料用能,碳排放依然受到严格约束。

对于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王卫权认为,这突出了碳排放在能源革命过程中的总领性,将会进一步促进非化石能源的发展。

“过去,一些制造业企业遭遇限产限电,背后是‘眉毛胡子一把抓’:无论企业用的是清洁能源还是化石能源,无一例外受到了用能约束,这与支持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目标相悖。因此,强化碳排放的‘双控’可以更有效化解企业的用能困境,分类施策确保双碳目标有序推进。”王卫权说。

曾鸣表示,由于新增可再生能源、原料用能是否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具体要由政府相关的能源管理部门制定方案、督促实施。因此,将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写入政府工作方案,进一步明确了管理方向,将促使相关要求尽快落实。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