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欧元区多国3月通胀续刷纪录!离“滞胀”还有多远

第一财经 2022-04-01 19:06:09 听新闻

作者:康恺    责编:盛媛

专家认为,通胀水平上升,将通过消费和投资等渠道传导至宏观经济。

本周,欧元区经济体密集发布了自乌克兰局势升级以后的首份通胀数据,该地区主要经济体通胀率均创历史新高。

北京时间1日17时,欧盟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欧元区3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升7.5%,高于2月的5.9%。能源产品价格同比上升44.7%,是推动该地区通胀上升的最重要推手。

分国别来看,欧元区多国统计局的数据显示,3月,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的CPI分别升至7.3%、4.5%、6.7%和9.8%,分别创上述四国自1981年、1997年、1991年和1985年以来新高。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杨成玉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欧元区通胀率不断飙升,主要原因还在供应端。去年以来,欧元区能源供给不足、供应链紊乱的问题仍在发酵,叠加近期乌克兰局势升级,冲击了欧元区的总供给。通胀水平上升,将通过消费和投资等渠道传导至宏观经济。未来欧元区通胀能否有效降温,需要关注欧央行的货币政策,但更需关注能源供应、供应链问题能否得到有效缓解。

(欧元区3月通胀率,数据来源:欧盟统计局)

通胀如何影响欧元区宏观经济

杨成玉认为,能源及食品等商品价格上涨,抬升了欧元区居民用电、取暖、出行等一系列成本。上述成本上升,一方面将影响居民的现金流,另一方面将影响居民的储蓄,而这将最终削弱欧元区居民消费动能。

“由于居民消费占欧元区国内生产总值(GDP)七成以上,是占比最大的部分。居民消费动力下降,将为欧洲经济增长带来阴霾。”他称。

据彭博经济研究测算,高气价、电价及油价,将使今年欧元区家庭开支增加2300亿欧元,相当于欧元区GDP的1.8%,高于2月预测的1000亿欧元。同时,相较于2021年第二季度末的高储蓄率,上个月欧元区家庭储蓄总额或已缩水至3300亿欧元,而收入较低的欧元区消费者的财务状况并没有较多改善。

欧盟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3月,欧元区消费者信心指数已降至2020年5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为负18.7。

杨成玉认为,投资是通胀影响欧元区宏观经济的另一条渠道。由于上游能源等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增加了工业企业的原材料成本。此外,部分工业企业还面临着停产停工的风险。如果上述企业不能及时转嫁成本负担,其利润将受到挤压,进而将限制投资。

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该国2月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增长25.9%,创下自1949年调查开始以来的最大涨幅。意大利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该国2月PPI同比上升超40%。

近日,德国政府启动了一项管理天然气供应的紧急计划,称若天然气供应紧张,将首先削减工业用气。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表示,如果工业用气被削减,将不得不减少关键基础化学品和下游产品的生产,而这将使所有下游客户均受影响。除化工行业外,欧洲的化肥、电解铝、钢铁企业也陆续发布了类似警告。

梦回上世纪70年代?

高盛在近期的一份研报中称,欧元区能源价格、通胀率同时上升,让人不禁“梦回上世纪70年代”。从1970年初到1979年底,全球原油价格由每桶1.2美元上升至每桶近40美元。在此期间,欧美国家普遍都出现了较为严重的经济衰退。

作为德国政府最重要的经济咨询机构,德国经济专家委员会3月30日宣布,受能源价格高企和乌克兰局势影响,将德国2022年的经济增长由去年11月时预测的4.6%下调为1.8%。此前,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将德国2022年的经济增长预测下调至2.1%。

欧央行行长拉加德近日也表示:“短期内,我们将面临更高的通胀,和更低的经济增长率。”

但对于欧元区经济是否出现滞胀现象,欧洲内部仍有质疑之声。日前,欧央行副行长德金多斯便表示,虽然欧元区经济将可能没有增长,但下半年可能会出现一些反弹,这将使欧元区经济今年仍保持增长。他还称,目前来看,欧元区经济不太可能出现滞胀现象。

杨成玉认为,能源价格上涨对欧元区构成了一次典型的总供给冲击。这是否将导致通胀加剧与总产出下降的局面同时出现,应关注能源等大宗商品价格能否回落,及供应瓶颈能否缓解。如果上述因素不能得到有效解决,欧元区经济将面临比较严重的“滞胀”的不确定性。

在实现能源供应多样化方面,近期欧盟及成员国动作频频。截至目前,欧盟及部分成员国已与美国、卡塔尔、挪威、澳大利亚等国家与地区签订了增加液化天然气和氢能订单。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欧洲宏观经济研究主管塔拉韦拉(Angel Talavera)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受限于产能、运输能力、欧洲本土接受能力的问题,欧盟恐怕难以在短期内找到能替代俄罗斯能源的来源。

近日,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表示,德国可能要到2024年夏天才能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

塔拉韦拉还表示,即便欧盟可以在短期内实现能源供应多样化,但由于液化天然气、氢能等生产与运输价格较高,欧盟将为替代能源支付更多费用,因此这不会对降低通胀产生影响。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