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艺术市场新生态观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樱花如约绽放,日本艺术家蜷川实花回顾展来到北京

第一财经 2022-04-04 17:06:27

作者:吴丹    责编:李刚

“过去五年,世界因为新冠疫情而改变,我的作品也发生了变化。”蜷川实花说。

正在北京时代美术馆举行的“蜷川实花展-虚构与现实之间”展览,是日本当代摄影艺术家蜷川实花迄今为止在全球范围内的最大回顾展。

“过去五年,世界因为新冠疫情而改变,我的作品也发生了变化。”蜷川实花说,疫情让她有机会静下来反思,认真面对自己。她说,过去自己创作的原动力是“愤怒”和“欲望”,是竞争,是危机感,“疫情引发的社会剧变拓宽了我的视野,让我重新认识到万物充满‘爱’和‘喜悦’,除了世界上存在的各种‘强大’,我也可以感受到她的‘温柔’。”

走进展览现场,是铺天盖地的明亮与璀璨,从身体到视觉,都被裹进一个不真实的梦幻春日,一个迷离的花的海洋。近700件艺术作品,以12个展区全面呈现艺术家20多年来的艺术轨迹。

20多年来,蜷川实花横跨摄影艺术、电影、时尚与音乐等数个艺术门类,将艺术深入渗透到商业和时尚产业。

蜷川实花展现场

她是票房22亿日元(2012年电影《狼狈》)的当红导演,是奢侈品牌青睐的艺术家,是2020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组委会理事,也是日本红白歌会评委。她的作品不仅常年在世界各地展出,也出现在酒店房间或是日本新干线上。她出版发行过上百本摄影集,拍摄过众多明星名流。在这次展览中,就有羽生结弦、章子怡、林志玲、草间弥生等人的肖像。

据北京时代美术馆展览运营部负责人介绍,早在疫情之前,蜷川实花就专程到时代美术馆勘察场地,对美术馆的空间设置、大小与动线都很满意,于是,双方一拍即合决定做一场大型回顾展。

蜷川实花

全球疫情的持续,使得这场展览从筹备到策划都面临重重困难,历经五年期待,终于得以呈现。这一次,蜷川实花带来很多新的作品,艺术家站在新的视角思考生命与死亡,试图用作品展示人类的强大与温柔。展览包含了花、樱花、金鱼、自拍像、明星艺人肖像、美丽的日子等10个不同系列,其中不少是首次在中国亮相,包括蜷川在全球首次公开的有关花和蝴蝶的影像作品、2021年春的摄影新作《光之庭》、担任创意总监拍摄的残奥运动员系列、三维立体装置作品《Chaos Room》等。

虚构与现实

蜷川实花的作品有着很强的辨识度,高饱和度的色彩,幻彩的光线,眼花缭乱的花与鱼,制造出极富张力的“实花美学”,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美。

任何关于蜷川实花艺术的讨论,都离不开她的家庭。蜷川实花的曾祖父是演员谷崎十郎,父亲蜷川幸雄是广受赞誉的日本戏剧导演,母亲蜷川宏子是日本女演员,也是拼缝布艺术家。其家族中还有做舞台剧演员的堂姐和当编剧的堂弟。

顶着“蜷川幸雄的女儿”这样的称呼长大,蜷川实花受到的影响和压力都是显而易见的。

她对影像、电影和音乐的热爱,都来自父亲的影响。她的名字是母亲取的,母亲希望她可以拥有丰富的、如花一样繁茂的生命,但鲜花吸引她的,却是盛极而衰的短暂生命力。

蜷川实花从小就喜欢把玩相机,她童年时期的娱乐之一,就是拿芭比娃娃当模特来拍照。1998年,她获得柯达尼卡写真鼓励奖,拿着奖金完成了一次旅行,在旅行中拍摄的作品,组成了她的第一本摄影集《17 9’ 97》。

蜷川实花展现场

上世纪90年代末,蜷川实花作为日本“少女摄影运动”的一员而崭露头角。那时候,日本大学里学摄影的女生数量一度超过了男生,这群年轻女孩拍摄自己的日常生活,展示女性的独特视角,那些耳目一新的摄影作品,掀起了日本摄影界的新浪潮。

她既有父亲作为导演的艺术控制力、戏剧创意力和跟拍摄对象的沟通能力,又拥有母亲对图案、颜色的审美能力。1999年出版的第二本摄影集《蓝天宝贝》中,蜷川实花已经呈现出作为摄影师的野心。27岁那年,她首次受杂志《Zipper》之邀从事时尚拍摄,并举办个展。

2001年,蜷川实花获得被誉为摄影界芥川奖的木村伊兵卫摄影奖,当年出版的《粉红玫瑰组曲》摄影集中,蜷川的摄影风格已经很明确——关注自然与生命,充满活力的明亮色彩,大量失焦的镜头,传递一种虚实结合的微妙气氛。

那之后,蜷川实花的作品逐渐走向世界各地的展览上,她个人的风格也逐渐强烈,甜美中带着怪诞,探讨人类潜意识中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

展厅中的第一系列是“樱花”,以360度沉浸式的空间,呈现艺术家毕生描摹的对象之一。蜷川实花对樱花的拍摄始于2011年的“3·11日本大地震”,当时,很多摄影师在灾后奔赴灾区,她却将樱花作为拍摄对象。让她感动的是,灾难后的土地一片狼藉破败,樱花却如约绽放,她把这一瞬间记录下来,“尽管遭遇灾难,它们仍然绽放,就算凋零,来年也会再次盛开。”

蜷川实花展现场

从那之后的十多年里,每到春季,蜷川实花都会奔波各地拍樱花,迄今已拍摄了数千张。她感觉自己在樱花里,甚至成为了樱花,“拍摄樱花就像是挖出我的内脏。通过一次又一次地拍摄同一个主题,越来越接近内在的自我。”

在另一个展厅里,是她在墓地拍摄的人工染色的人造花。当观众走进展厅,直视那些鲜艳得过分的色彩,感受到的是一种介于虚构和现实、生命与死亡、瞬间与永恒之间的魔幻感。

蜷川实花展现场

是艺术家,也是大众偶像

2010年,在时尚界享有盛誉的纽约出版商Rizzoli出版了蜷川实花摄影集,日本异国情调的色彩顷刻俘获了海外观众。蜷川实花与生俱来的色彩感受,加上非凡的戏剧想象力,成就了她的“实花美学”,也塑造出全新的“新日本风格”。

当“实花美学”席卷世界,蜷川实花又在电影的疆土上开拓自己的创作。

《花魁》(2006年)、《狼狈》(2012年)、《杀手餐厅》(2019年)、《人间失格》(2019年)、《关注者》(2020年)……她接连以一部部视觉风格强烈的电影赢得口碑与关注度。

4月29日,蜷川实花的第五部电影《xxxHOLiC》将在日本公映

在说到自己多元艺术家身份时,蜷川实花说,“摄影是我艺术创作的基础,但我不会以此束缚自己,或者制造禁忌。‘一种东西必须以某种方式而存在’的想法,是对创造力的束缚。即使是‘很想拍一张好照片’的想法,也是对创作的障碍。”她相信,无论选择什么形式,都是“一种非常原始的欲望”。

蜷川实花用作品表达着自己身为女性的困扰,她持续不断地拍照片、拍电影,忠实反映自己感受到的一切,对消费主义的恐惧、对人性欲望的认知、对男性的嫉妒,以及自己作为女性的事实。

蜷川实花展现场

在浮世绘般艳丽的色彩之外,蜷川想要传递的是一些更深的思考——她拍摄人工交配而成的美丽金鱼,象征的是人类欲望;她拍摄残奥会运动员,传递人性的光辉和他们在运动之外的魅力;她拍摄父亲病后逐渐走向死亡的那一年半光阴,讲述的不仅是生命的终结,也是生命如何延续到未来的故事;她拍摄自己,把自拍像作为寻找自我的手段。

当年“少女摄影运动”中那一批活跃的年轻女孩,包括跟她一起荣获木村伊兵卫摄影奖的两位女性摄影师,如今都已杳无音讯。那股狂热的浪潮消退,只有蜷川实花依旧绽放。她没有被大潮裹挟,反而激流勇进,成为了自己,“当你在水中游泳时不被吞噬,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蜷川实花那些色彩艳丽的花朵,几乎是一种时代情绪的代言,她准确抓住了那些稍纵即逝的灿烂瞬间,让她的视觉语言成了大众流行文化的一部分。她从很早就开始了与商业、奢侈品的积极合作,她也从不自我限制,积极拓展边界,成为日本艺术家中具有国民知名度的一位。

蜷川实花展现场

2018年,“蜷川实花展-虚构与现实之间”从日本熊本市现代美术馆起步,开启在日本十家美术馆的全国巡展,到2021年巡展至最后一站东京上野之森美术馆时,吸引观众人数超过34万人次。与此同时,她仍在拍摄,拍电影,在世界各地做展览。

就在北京回归展开幕时,日本富山县美术馆的蜷川实花展也于同一天拉开帷幕。4月29日,蜷川实花的第五部电影《xxxHOLiC》将在日本公映,这也是她根据日本漫画家组合CLAMP的名作《xxxHOLiC》改编的一部真人版电影。

“蜷川实花展-虚构与现实之间”展览将持续展至6月19日。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