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药企重金布局创新药三个赛道是关键丨投资人说

第一财经 2022-04-16 11:11:42

作者:高远    责编:漆辛夷

和玉资本合伙人冯加武表示我们关注的赛道很大程度上跟人类长寿有很大的关系,我们愿意去更多的支持长寿领域的医药创新。
药企重金布局创新药 三个赛道是关键丨投资人说

冯加武 和玉资本合伙人

具有20年生命科学和基础医学领域学习和工作经验,10年股权投资领域经验。

曾在南开大学、中国疾控中心北京病毒所、德国海德堡大学、美国纽约大学从事学习和科学研究工作,研究方向包括艾滋病疫苗、帕金森氏病、生物信息学等。

主导投资的项目包括天智航医疗(688277.SH)、普众发现制药、广为医药、霍德生物、康源博创、沐华生物、法伯新天、诺福熙基因、丹序生物、思合基因、GP Tech、安渡生物等。

一、创新药三个赛道存在布局机会

第一财经 高远:感谢冯总接受第一财经专访,当前从创新药的角度来讲,您比较看好哪几个方向的投资机会?

和玉资本 冯加武:我们关注的赛道很大程度上跟人类长寿有很大的关系,我们愿意去更多的支持长寿领域的医药创新;同时在长寿之外,人类还希望活得更有质量一些;这两方面很重要,综合这两方面,我们会聚焦在三个比较大的疾病领域。第一、肿瘤和自身免疫,我们把它放在一起看;第二、各种各样的慢病,包括糖尿病、高血压、慢性肾病,脂肪肝等等跟衰老长期伴随的这些慢性疾病;第三、是精神和神经领域的疾病,神经领域疾病包括了大家比较关注的,比如像阿尔茨海默症老年痴呆,也包括帕金森氏病等等。还有一些精神类的疾病,包括抑郁症、精神分裂、疼痛等等这些疾病。这三大领域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我们认为实际上我们人类的健康和长寿所需要的非常大且没有被满足的临床需求,机会应该在这三个赛道上。

二、中国人平均寿命达77岁 这一赛道或将爆长

第一财经 高远:我看到国内人口普查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的平均寿命的年龄达到了77岁左右,让这些老年人和即将成为老年人的人更有尊严地过完下半生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课题,这一领域的投资机会是不是已经非常凸显了?

和玉资本 冯加武:我觉得可能还没到非常凸显的阶段,但明确是已经开始了。我认为这几年是在一个转折点上,这方面我们是非常看重的,整体来说各种退行性的疾病、神经退行性疾病,显然是这里面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我们投资的一家公司的创始科学家发现,我们人类记忆实际上它需要一种主动遗忘的机制,因为人每天要记忆的信息实在太多了,如果所有的信息都要记住的话,人类是承受不了的,也不科学。人体内有一个主动遗忘的机制,主动遗忘机制在一些病理情况下,比如说在阿尔茨海默症或者有类似老年痴呆症状的一些患者机体里,出现了过度激活的情况。本来记忆遗忘本来是一个正常的机制,但如果它被过度激活,人就会过度的忘得太快,或者忘得太多,把他不该忘的事也忘了。研究发现阿尔茨海默症的患者存在这样的致病机制。所以他们现在开发的药物争取去减缓或者调低这种过度遗忘的机制,这样的话就能够帮助患者恢复记忆,把那些不该忘掉的东西能够记住,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研究。

三、当前抗抑郁药物不能满足患者需求

第一财经 高远:您刚才提到钟教授他们目前研究的结论就是在人体当中是有某一个系统和机制是可以调节机体或细胞的活跃度的,如果我们一方面控制它,另一方面可以发挥它的功能,就是通过调节这种机制也能够让大家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情,这样的话是不是可以实现双向探索。目前有没有这方面的投资标的出现?

和玉资本 冯加武:就是通过激活这种遗忘机制来治疗抑郁症对吧?我还真没想过,我认为您的想法很有意思,这个确实很有意思。目前来讲抑郁症领域其实也有一些它的诊疗机制,包括涉及到我们的一些神经递质、体内的一些神经细胞上的受体。现在发现它们跟抑郁还是有很多关系的,抑郁症其实目前也有药物,只是药物目前来讲患者对此的满意度还是有些不够,所以我们还试图去开发更有效、见效更快的药物,尤其是起效更快这一点,是抑郁症药物开发一个很重要的方向。

四、细胞焦亡领域或将产生上亿规模市场机会

第一财经 高远:您也投了一些标的,是专门做细胞焦亡这个领域的研究方向和产品的,这方面很多人并不是很了解所谓细胞焦亡究竟有什么样的作用,这一赛道的机会您怎么来看?

和玉资本 冯加武:我们人体每天可能都有几十亿个细胞要死亡。因为我们要新陈代谢,有一些细胞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它们死亡、被清除,但是在各种不同的细胞死亡里面,细胞焦亡是一种很特殊的死亡,它会释放一种免疫激活信号,其他正常生理细胞死亡就死亡了,通过清除代谢、清除掉。健康人体每天有很多细胞在死亡。所以本身并不会有特别大的问题。但是细胞焦亡是什么呢?比如说我们面对外部的细菌感染,病原体的侵袭,或者内部出现了比如像肿瘤类似的这种病理的状态的时候,它引发的一些细胞的死亡,这些细胞死亡的话呢,细胞的里面包裹的内容物就会释放到组织环境之中,然后引起一些危险信号。

然后我们的免疫系统会识别这样的危险信号,特别是先天免疫系统,它会识别这些危险信号,带来的炎症的反应,比如发烧、各种各样的炎症反应都有,而且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情况表现也不一样。

这个机制是我们的邵峰院士,作为全球知名的生物学家,是他发现了这一机制,他是细胞焦亡领域的一个奠基人,围绕着邵峰院士这一系列的科学发现,开发不同的创新药物,这些创新药物会应用在免疫过度激活领域、免疫不足领域,应用范围非常广,如果他们的研发进展顺利或者研发成功的话,获益的患者人群可能会在千万级以上甚至是上亿人的规模。

五、创新药或将对“辅助生殖”形成完善和补充

第一财经 高远:最近在辅助生殖赛道受到了很多资本的关注,从创新药的角度来讲,是否可以很好的完善或者很好的填充在辅助生殖这一市场的空间和空白点?

和玉资本 冯加武:我觉得在辅助生殖领域,其实是有一些应用我会比较关注,比如说能不能有一些药物能够帮助男性提高精子质量、或者减缓他整个机体衰老,也包括这种精子衰老的速度;还有包括有些妇女受孕困难的话是子宫内膜等等这些问题,有没有药物或者细胞疗法能够帮助她们?也包括能不能有一些这种创新的药物能够帮助妇女的延缓她们绝经期的到来的时间,将其延后。这都是能够去改善人类生殖健康的这样一些做法,我觉得可能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六、国内创新药起步较晚 增长空间广阔

第一财经 高远:在科技领域做投资的时候有一个28定律,或者是19定律,从创新药的角度来讲,是否也有这样一个定律,它的比例是多少?

和玉资本 冯加武:这个我觉得可能还有待长期的检验。因为整个咱们国家真正的创新药起步,真正意义上的起步,恐怕也就是过去这五、六年的时间,其实还是太短了。

从全世界来讲,比如包括美国的FDA,曾有一个统计数据,比如说从临床一期开始,药品进入临床研究一期临床开始到最后能上市,这个比例其实是并不高的。但是作为投资人来讲,我们能不能从这些众多风险比较高的项目中去选择,通过我们的眼光去选择,我们去打败这个平均值呢?我们要怎么样去打败平均值。另外,历史上的成功率不能代表未来的成功率。因为科学在进步、我们对于疾病的理解在进步、我们对于基础研究的各种各样的手段在进步、我们开发药物的能力也在进步。所以我觉得过去的历史数据,不要把我们投资人给吓住,同时也要求我们团队它的科学能力要特别的强。

实际上我认为团队必须要有一种对于创新的激情,在和玉资本来说,我们试图建立的一个像这种热爱科学、热爱创新药的一群生物学家的团队,他们能够从疾病的机理、从科学研究的进步中找到那些合适的创新项目。

七、创新药类标的众多 投资者要看全球前三

第一财经 高远:在进入你们投资视野当中的这些优良的标的,有没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如果有的话,您能总结几条共同规律的一些特征吗?

和玉资本 冯加武:我们历史上和玉的投资风格就是偏重创新,我们对创新是有一种执着的追求,我们有四个字的箴言—“全球前3”。特别是药物赛道,因为医疗健康领域,还包括其他比如互联网医疗、数字疗法等,不一定要全球前三,但至少在中国你一定要是头部。但对于创新药来讲它是参与全球竞争,它必须在全球范围内拥有知识产权,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自己的商业化的能力,或者是通过合作伙伴实现商业化的能力。因此必须是全球前三。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