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化工业经理保生产:睡一个月仓库,读《庄子》解压

第一财经 2022-05-02 20:53:09 听新闻

作者:葛慧    责编:乐琰

“从4月1日到现在,只在清明和五一休息过两天。周末是按照8小时工作制,不加班就算是休息了。”

今天是五一假期的第二天,在上海嘉定某工厂内,仓库经理王松和他的同事们已经在一天的短暂休息后,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

王松是在3月31日进驻工厂园区的,他所在的工厂属于化工行业,在很多公司在筹备复工复产的时候,他们其实一直都没有停止过生产作业。

“这次封控期的闭环生产对我来说最大的困难是资源有限和物流不确定性,从早晨一睁眼醒来到最后一辆车驶出厂区整个人都处在工作状态。工人们可以轮流休息,但我要去和各个部门协调工作流程上的排序,协调各种临时的到货和发货需求,还要安抚好工人们的情绪。”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从4月1日到现在,只在清明和五一休息过两天。周末是按照8小时工作制,不加班就算是休息了。”

现场仓库人员的工作强度超平时2

“本来以为只要住5天的,没想到住了一个月还不能回家。”王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次封控时间有点超出预期,“不过还好来了,如果在家里,这些现场问题更难解决。”

作为一名在仓库管理方面有着近20年经验的公司中层,王松一直把手头的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仓库的进货出货节奏他了如指掌。

突如其来的疫情封控打乱了所有的节奏。

“首先是人手的不足。之前对封控的预期是5天,因此工厂里留了一半的人手,假期维持一半的产能。”5天过后,王松所在的公司发现事态和预期的相差太大,但是再加调人手回厂保生产已经来不及了。王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几个外部仓库没有留人手, “外仓的工作量就转到了我们这里。我们的人手是按照40吨的主原料进厂和60吨的成品出厂来配置的,现在13个人要完成60吨左右的原料进厂和100吨的成品的拣配和发货工作,还要兼掉原来第三方物流公司的活儿。”

王松进一步解释称,闭环管理对仓库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这意味着司机不能下车,物流公司也不能进工厂,所以这一部分原先由第三方物流公司完成的工作,比如车辆安排、货物的清点、打包等,现在都要由仓库的员工来完成。

不仅如此,这13个人甚至还要兼掉下一个环节的分拣工作。“比如说我们原来可以按照25吨一车整装出货,现在就不得不按照客户发货的交货标准拣配发货,有时候两吨也要装一车。”王松说,这就相当于一个批发商现在干上了零售商的活儿。

“小客户虽然在发货量上占比不大,但是在客户数量中占比还是大的。如果因为单子小不发货,会影响到很多小企业。比如这个需求2吨的无锡客户,如果再不发货的话,客户那边的生产线就断了,所以紧急程度还是蛮高的。客户没有大小之分,每一个客户都很重要。”王松表示,他不想在仓库环节上影响公司的任何一个客户。

冒着大雨装货到凌晨1

人手短缺和工作量的增加,对仓库工作来说都还不是最困难的,更大的困难来自物流的不确定性。在疫情之前,物流顺畅,进出货的车辆都可以按照原先约定的时间到达,而现在的车辆大部分是从外部找来的资源,无法像疫情之前一样有计划地安排进货或者出货,这给仓库作业带来了很多变数。

“比如你按计划在备货,突然物流通知找到一辆车了,需要紧急装运某个客户的货物,那我们就要停下原来的工作,改去完成突如其来的紧急任务。这些突发事件几乎每天都在发生,都要我在现场去及时处理,晚上等到十一、二点卸货的时候也是有的。”

王松表示,自从进驻工厂以后,每天的工作时长基本都在12小时以上,最忙的时候甚至要从早晨七点忙到半夜一点。

疫情期间,有天天气不好,一直下雨,白天时大时小,晚上的雨还特别大。“那天发货量多,车辆又到得很晚,我就陪着着三个叉车工人一起等车来。半夜一点钟的时候,他们站在大雨里,又要装卸,还要打伞,根本不可能都顾得上,全身的衣服裤子和鞋都湿透了。我当时一直在现场协调指挥,有空就帮助他们打伞。雨实在太大了也挡不了多少,但这时候作为管理层在旁边和员工们一起工作,大家心里感受好很多。”

王松认为奥密克戎的传染性很强,未来一段时间内,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可能会一直存在。作为管理者紧随新情况来调整流程,一定会为将来积累很好的管理经验。“在非常时期,能够通过内部协调资源和设计新的流程来优化仓库管理,确保在自己的环节能及时向客户交货,这让我挺有成就感。”

“把自己压倒的不是外界的变化,是对变化的态度。”王松说,他最近每天都会读一读《庄子》,因此对这样的封控生活,自己在心态上倒是没有很大的波动。“庄子说了,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

王松回顾过去的一个多月,尽管做了不少准备,还是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失误,从家里出来忘了带刮胡刀,导致一个月没有刮胡子了。

“解封后,最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家抱抱我的女儿,小朋友这个月都是妈妈带着在家上网课。但是这个胡子拉碴的样子,不知道会不会吓到她。”王松说。

(应受访者要求,王松为化名)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