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汽车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疫情下汽车产业链现状调查:一位零部件工程师居家从抢菜到早起办公

第一财经 2022-05-16 13:03:14 听新闻

作者:魏文    责编:李溯婉

汽车产业当下的困境或许不会持续太久。

尽管没有返厂进行封闭生产,上海某汽车零部件公司质量工程师肖钧已在家恢复了忙碌的工作。他5月的工作内容主要是在线协调客户需求,每天处理各种各样的表格和单子,然后帮忙安排发货。

“我们部门有7个人,现在已经有4个同事返回公司封闭工作了。我家上有老,下有小,虽然符合返厂的条件,但是领导比较照顾我,让我先继续居家办公。”肖钧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和4月相比,即便还是居家状态,但5月明显忙碌了起来。

4月16日晚间,上海市经信委正式发布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指引,推进上海汽车产业链企业复工复产。

目前,上汽乘用车、上汽通用、上汽大众、特斯拉四家整车企业全面复工,基本实现连续稳定生产,每天下线整车约2000辆,带动上下游1100多家零部件配套企业恢复生产;汽车出口加快恢复,上汽集团出口1.5万辆整车。

肖钧认为,虽然汽车产业链上依然存在各种问题和困难,但已经流转起来了,随着疫情逐渐得以控制,汽车产业链将恢复越来越快。

5月居家比以往更早开始工作

“4月的前半个月,说是居家办公,但实际上没什么要做的工作,基本上每天都是抢菜、团购,空下来就是看看视频,打打游戏,和以前放暑假一样。”肖钧告诉记者。

肖钧所在的公司位于浦西,4月1日进行封闭生产,产线上留了近30个工人,但由于供应链上下游处于中断的状态,生产所需的原材料进不来,产出来的零部件送不出去,工厂基本处于停产状态。

从4月16日开始,情况发生了转变。肖钧表示:“我们公司是上汽乘用车、上汽大众、华域等几家大公司的供应商,进了第一批‘白名单’。4月17日,公司开了线上会议,研究怎么召回员工,当时决定的是7日内楼栋没有阳性病例的员工,公司会开出复工证明,并派车到小区门口把相关员工接回厂内进行隔离,然后封闭生产。”

记者得到的一份汽车供应商复工复产人员召回承诺函显示,召回员工需持48小时内核酸阴性报告,所居住楼栋7日内无阳性病例;员工需在离开小区时进行一次抗原测试,并将结果上传至“疫测达”APP。同时,该公司承诺员工转移入厂后,由公司全权负责,在小区解除封控管理前,员工将不再返回。

4月18日开始,上汽乘用车、上汽大众、上汽通用、华域汽车、安吉物流等企业陆续启动复工复产压力测试。4月19日开始,上汽集团旗下相关整车厂开始迎来复工复产后首批整车下线。同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亦开始正式复工。

整车厂的复工复产,带动汽车产业链上的零部件企业流转起来。根据肖钧提供的供货计划表,4月17日~24日,该公司供货量逐日上涨,其中部分零部件4月20日的供货数量比19日增加100%。

“从开始复工到现在,很大的一个变化就是最近变忙了。刚开始复工时,产能处于爬坡,我这个岗位要做的事情不太多,第一批返厂的同事基本都能解决;到五一之后,我们部门7个人已经有4个同事返岗了,但没办法覆盖所有的工作。”肖钧说到,在返厂同事工作已经饱和的情况下,他也开始恢复居家办公的状态。

肖钧告诉记者,随着下游整车厂、一级供应商的复工复产,下游对于零部件的需求量日益提升,在员工尚未完全返厂的情况下,工厂已多日处于“超量生产”状态。但由于疫情期间的特殊情况较多,客户需求变动更加频繁,他需要和客户保持沟通和交流,处理相关客户的反馈,向内部传达、讨论新的客户诉求,并制作相应的问题单。

“因为都很忙,线上会议不是那么好约,沟通的时间成本很高。除了常规的工作之外,现在大家都是‘一职多能’,我这边还需要处理配货量、物流安排等。有几天早上8点半就开始工作了,比坐班的时候还早,轮番对接上汽、华域等几家客户,这些客户有的是隔日配货,有的是每天都要发货。”肖钧表示。

克服困难把客户留住

近日,在博世中国2022年度新闻发布会上,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表示,和两三周之前相比,博世复产复工的情况已有所改善,大约四分之三的直接供应商已经复产复工,其余的正在逐步恢复中。根据不同的产品、不同的工厂,博世产能大概在30%-75%之间。

“供应链就是相互依赖、相互依存。我们的第四、五级供应商如果没有复工,就会影响到我们最终产品的产出,这个链就无法形成。虽然我们所有工厂都是闭环生产,但供应链上的料进不来就无法继续运营。”陈玉东称。

博世梳理了一个上百家企业的名单,在政府的帮助下,让很多产业链公司实现复工复产。

尽管已日趋向好,但汽车行业想要恢复至正常状态,仍需打通堵点,使产业链高效流转起来。

近日,张江高科895创业营举办了一场有关“疫情下的汽车产业链”线上论坛,一位汽车零部件企业负责人在会上表示,全国大部分的物流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该公司发往西南地区的货物要在中转站进行消杀,个别站点甚至需要主机厂亲自前来提取封控货物。

“刚开始复工还是有很多困难和问题的。比如说物流。我们物流供应商的司机,有的16日之前拿到了通行证,但是在干蔬菜运输的活儿;复工刚开始,跨行政区的通行证也不多,有些零部件是客户上门自提的。五一假期之后,物流好转了很多。”肖钧表示。

(受访者供图)

他告诉记者:“本地的物流,基本上有需求就能发;外地一部分是送到上汽的中转站,还有一部分直接送到客户那边。但这些司机很辛苦,我们这边装好货,驾驶室就贴上封条,送到目的地之后,客户直接卸货,司机不出驾驶室,卸完货再贴个封条。上海到浙江、江苏,快则2~3个小时,慢则5~6个小时,司机吃喝拉撒都在车上。”

上海一家原材料供应商的管理层陈强则认为,物流仍对产业链的流转有较大的影响。

“两年前我们的工厂从上海搬到了浙江,在上海只留了一个实验室。这次疫情期间,上海的实验室是完全停掉了,但是浙江工厂还可以继续进行实验,数据供上海的技术人员分析。物流是打通了,但是对企业来说成本上涨了。”陈强告诉记者,目前浙江省内的物流费用由原来的每车600~800元,上涨到了每车2500元。

“我们公司自己有一辆物流车,专门负责上海方向的配送,工厂往上海方向送货的频率由疫情前2天一次,变成了现在的2周一次;以前是送到仓库再统一分配到各个客户手里,现在是直接送客户了。我们这个师傅送一趟货,回浙江隔离14天,然后接着送。”陈强说道,自己公司的物流算是低成本解决方案,找外包的物流公司费用更高。

奉贤的一家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则告诉记者,产品从奉贤厂区送往浦东的物流费用已经上涨至每车4000元。

“我们这种四、五级供应商,单件的毛利本来就不高,物流费用上去之后,基本就没什么利润了。如果工厂在上海,还需要负担员工生活防疫所需和封闭生产的奖励费用。但放眼未来,当下必须克服困难,把客户留住。”陈强如是说。

不过,当下的困境或许不会持续太久,汽车产业已然看到恢复正常的曙光。

5月6日,上汽集团表示,在供应链和物流保持稳定的前提下,旗下整车企业有望于5月下旬逐步恢复正常生产,产销量力争达到去年同期水平。5月11日,特斯拉首批4767辆电动车装船出口后,5月15日又有4027辆电动车装船出港,这也是一周内特斯拉上海工厂第二批整船电动车出口。

(应受访者要求,肖钧、陈强为化名)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