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独家揭秘华为煤矿军团作战模式:打通科学家“下井”通道

第一财经 2022-05-19 13:24:47

作者:李娜    责编:宁佳彦

任正非表示,一个军团瞄准一个城墙口去攻关,哪怕外面“下金子”也和军团没有关系。

2021年2月,还在华为东北欧地区部担任副总裁职位的郭振兴“受命”回国,接下一项来自内部的特殊任命。

彼时,华为正在进行一系列供应链补洞计划,而同时进行的,还有一场被称之为“军团化运作”的组织变革。根据内部的说法,华为这一变革的灵感来自谷歌,意在打破华为原有组织边界,快速集结资源做深做透一个领域,解决行业难题,打造有竞争力的解决方案。

煤矿军团作为华为军团中的“先行部队”,在2021年集结完毕,而从那时候开始,郭振兴就担任起煤矿军团MKT与解决方案总裁,与其他来自华为全球各个体系的技术专家组建成新团队,一头扎进了这个相对陌生的行业。

近日,郭振兴接受了第一财经独家专访并揭秘了一年多来军团的作战模式。他表示,尽管开头大家都是门外汉,但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军团按照四组一队,逐步打通“研、销、服、生态”四大体系,逐步摸索到煤矿行业的痛点,同时也将天才少年和科学家团队的基础研发、应用研发的成果应用到煤矿行业。

“过去,如果按照传统的方式,煤矿应用的开发需要6到12个月迭代一次。现在,基于统一的工业互联网架构进行开发,大幅缩短煤矿行业的应用开发周期,以周为单位进行迭代。”郭振兴说。

让57类设备一起讲“普通话”

随着矿山智能化的推进,煤矿行业在信息化、智能化上的投资和科研投入迅速增加,但由于缺少统一的标准、统一的架构,存在一定的重复建设,碎片化下行业一直无法形成“一盘棋”。

“经过与多方一年的合作实践,我们发现煤矿行业智能化重点是统一架构、平台先行,而不是着急去规划很多的应用,就像通讯领域一样,完善的架构和标准体系构建后,才能牵引行业健康快速发展。”郭振兴对记者说。

在华为看来,智能矿山的本质就是工业互联网架构在矿山领域的变革,关键点在于设备接口、数据格式的统一,解决设备之间“说普通话”的问题,而这也是目前煤矿智能化建设遭遇的最大挑战。

近年来,随着智能矿山建设的推进,大部分井下设备都装上了传感器,以此代替矿工的眼、口、鼻、耳、皮肤等,但设备的通信协议不同往往导致它们之间不能相互联动。以国能神东煤炭集团(以下简称“国能神东”)为例,仅生产控制系统就涉及1370多家供应商的10余类操作系统,500多种需要适配的通信协议。

“操作系统涉及10多种,这样带来的问题是中间需要转换,神东作为一个协调者,把所有厂家叫在一起定协议,因为谁都坚持用自己的协议,这就给我们带来很大困难。”国能神东煤炭集团副总经理贺海涛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表示。

为此,华为与国家能源集团在2021年9月14日,推出了矿鸿操作系统。

国能神东是国家能源集团骨干煤炭生产企业,也是我国首个2亿吨煤炭生产基地,被业内称之为“超级煤矿”,矿鸿则是中国煤炭行业首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操作系统。

在华为看来,矿鸿为煤矿带来的一个最直接的变化就是数据管理方式的变化,为设备统一语言后,设备间的数据互访成为了可能性。

今年3月,在国能神东的一间井下顺槽集控室里,采煤机司机轻轻推动操作杆,150米开外的采煤机立刻根据指令自动割煤,这意味着,国能神东的综采工作面采煤机适配矿鸿操作系统测试版本获得成功。

而在最新的数据中,矿鸿已在国能神东的57类设备上应用。部分井下的水泵房、中央变电所、基电硐室等固定人工岗位已逐渐交给了摄像头、传感器,而设备之间的对话也统一成了“普通话”。

参与“矿鸿”适配工作的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设备之间互相认识了,机器人跑一趟就把数据采集了,未来矿工穿西装打领带采煤并不仅仅是梦想。”

军团模式核心:短链条运作

无论在工业制造领域还是智能化设备领域,操作系统已成为全球科技竞争焦点。与此同时,操作系统也是国家“核高基”重大科技专项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对于煤矿军团而言,矿鸿操作系统仅是华为身家中的“一小部分”,军团成立的另一层意义在于,将客户的需求通过“短链条”直接悬赏到后端的各个产品线,甚至是2012实验室以及各个天才少年面前。

“比如,客户说井下的摄像头很容易变脏,由于地下灰很多,如果要保持镜面的干净,每隔三天就要把镜头清洁一下,工序十分麻烦,也增加了工人井下工作量。收到这个需求之后,我们立马在内部悬赏,结果发现2012实验室还真有人在研究这种三不沾的贴膜。”郭振兴对记者表示,在煤矿井下实验中,这种膜贴上去49天不清洁还可以看得清楚,但在煤矿军团提出这个需求前,2012实验室里的这项技术已经做了6年时间,在产品化之前,这些科研技术人员并不知道这种产品能够在煤矿产业有这么大的需求。

郭振兴认为,2012实验室虽然不属于军团组织,但在军团模式下,这些散落在华为家里各个角落的“宝贝”,反而有机会更快地应用于行业。“目前这种贴膜已经做出了产品原型,产品化的时间不会太久。而华为的科研人才有十万多人,此前已有不少天才少年的技术成果被运用到了煤矿场景中。”

在去年8月的一次内部讲话中,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谈到,“几个天才少年已加入了煤矿军团,反向使用5G,使井下视频更高清。”

“华为欢迎科学家、也重视天才少年,现在我们只想自己多努力,寻找能生存下来的机会,煤矿就是机会。”在任正非看来,华为可以通过ICT技术与煤炭开采技术的结合,帮助煤炭行业进行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实现“安全、少人无人、高效”的生产模式。

从政策以及市场层面来看,推进智能矿山建设的步伐也在加快。

2020年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局、应急部、煤监局、工信部、财政部、科技部、教育部等八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加快煤矿智能化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煤矿智能化建设的三阶段目标,即到2021年建成多种类型、不同模式的智能化示范煤矿,到2025年大型煤矿和灾害严重煤矿基本实现智能化,到2035年各类煤矿基本实现智能化。

2021年6月,国家能源局、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又联合发布了《煤矿智能化建设指南(2021年版)》,提出要加快新一代信息技术与煤炭产业深度融合,推进煤炭产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转型升级,促进煤炭行业高质量发展。

两份重磅文件指向了煤矿行业同一个重要发展方向:智能化。

根据国家能源局最新的数据显示,国家首批示范建设煤矿70%以上将于年底前建成,预计2023年底前全部完成建设,以点带面带动全国近400座煤矿开展智能化升级改造,总投资规模超过1000亿元,投资完成率近50%,2021年已建成智能化采掘工作面813个。

“从目前的发展来看,华为已和全国Top煤炭和非煤矿山企业展开了全面合作。但是,华为看一个行业或者赛道不是按照几年时间的维度来看的,相信未来二三十年,这里面将有天翻地覆的巨变。”郭振兴对记者表示,在那之前,任总说过,就算外面下金子也和煤矿军团没关系。

“一个军团瞄准一个城墙口去攻关,我们相信这条路能走成。”郭振兴说。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