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国零售商库存猛增,紧急囤的货要砸手里了?

第一财经 2022-06-01 15:03:43 听新闻

作者:高雅    责编:盛媛

过去两周,标普消费指数中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的库存增加了44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6%。

根据彭博社汇编的数据,过去两周里,标普消费指数中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的库存增加了44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6%。花旗银行近日对18家主要零售商的调查也显示,截至5月22日的三个月里,有11家的库存增长速度比销售增长速度高出10个百分点,该数据已经冲上了新冠疫情暴发前的最高值。

零售业库存堆积通常暗示消费动力不足,预示着经济放缓甚至衰退。但美国商务部5月27日的数据显示,对通货膨胀进行调整后,4月份消费者支出以三个月来最快的速度攀升。4月份商品支出环比增长1%,服务支出上升0.5%。

投资咨询公司BCA Research美国资产部首席策略师唐克尔(Irene Tunkel)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国的消费者是高度异质性的,在“有”和“无”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分叉。低收入的消费者正在将开支从可自由支配的物品转移到必需品上,高收入的美国人仍然愿意消费,但这个群体正在将消费从商品转向服务。

在过去两年供应链危机的阴影下,美国主要零售商疯狂采购

零售商库存大增

在过去两年供应链危机的阴影下,美国主要零售商疯狂采购,加大对一系列商品的投资,以便为现金充裕的美国消费者准备足够的物资。但行业高管和分析师称,这些零售商的动作目前看来有些过犹不及。随着通货膨胀的飙升和燃料价格的大涨,美国消费者迅速变得谨慎,选择减少购买服装、电视和高价电器。

剑桥零售顾问公司(CRA)执行合伙人莫里斯(Ken Morris)认为,疫情扰乱了供应链的模式,“准时制生产”已经变成了“不要没货就好”。

咨询公司RAM Communications马古黎斯(Ron Margulis)称:“一些零售商以前战略性地决定在快速消费品中持有更多的安全库存,并对任何季节性或保质期较短的产品进行更多分析。在消耗品方面,这曾经是一个很好的策略,但当利率和可变成本上升时就不是了。使用人工智能等将使季节性产品的预测变得更好,但消费者也对新经济进行持续的调整。”

据各零售商在其盈利电话会议上的口径,在其第一财务季度中,沃尔玛的库存比去年同期多32%,塔吉特比去年同期跃升43%,百思买的商品同比增加9%,梅西百货的库存比2021年同期增长17%。

美国会员制连锁超市开市客(Costco Wholesale)表示,在截至5月8日的第一财季中,库存猛增26%,其中包括“几亿美元”的节日商品,以及“有点重”的小家电和家庭用品。该公司财务部高级副总裁纳尔逊(Bob Nelson)说,这是因为考虑到去年需求激增,公司决定补充库存,以防供应链瓶颈恶化。

梅西百货首席执行官吉奈特(Jeff Gennette)说:“供应链的限制放宽了,导致从海外收到货物的时间比我们预期的早。”同时,购物者改变了购买模式,在抢购适于社交的服装和其他商品的同时,减少了购买家居用品。 

服装品牌Gap首席财务官奥康奈尔(Katrina O’Connell)上周表示库存飙升34%,这是由Old Navy系列销售不佳以及货物运输时间延长造成的。

消费者超预期的转变让零售商留下了过剩库存。沃尔玛和梅西百货等零售商不得不给销售速度较慢的商品打折,为需求量大的商品腾出空间。沃尔玛首席执行官麦克米伦(Doug McMillon)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该公司已经开始“积极”降价,以促进服装等高利润商品的销售。

但罗斯福投资集团高级投资组合经理贝诺维茨(Jason Benowitz)表示,可以肯定的是,零售商仍在与采购货物和雇佣工人的高成本作斗争,这可能会限制这些公司提供的促销活动的力度和范围。

研究公司StyleSage数据显示,梅西百货和科尔士百货公司(Kohl’s)等中档百货公司在5月中旬加强了价格促销活动,对57%的商品实施了促销活动。截至5月中旬,服装类零售商对36%的商品进行了折扣,高于4月份的32%。然而,自1月以来,平均折扣仍稳定在12%。根据零售投资研究公司Jane Hali & Associates的研究,Kohl’s在5月第二周提供了8项促销活动,去年同期只有3项。

同样,沃尔玛在5月9日这一周对最贵的一些商品提供高达65%的折扣,对科技和家居用品提供高达25%的折扣。去年同一时期,科技产品的优惠幅度仅为10%,而家居用品的优惠幅度则为10%。

从商品消费转向更多的服务消费

沃尔玛和塔吉特公司在电话会上称,由于通货膨胀抬高了一系列商品的价格,一些低收入的消费者抑制了自身消费。

唐克尔说:“过剩的储蓄可能有助于实现经济软着陆。然而,有早期迹象表明,要么许多低收入的美国人已经花掉了这些钱,要么他们的储蓄账户被留着应急,许多人的目标是只花他们的收入。”

牛津经济研究院首席美国经济学家博斯詹奇(Kathy Bostjancic)认为,这一结果反映的是,美国中低收入家庭在面对仍然很高的通货膨胀率时财务状况的变化。但反过来说,高收入家庭受通货膨胀的影响较小,即使他们感受到一些负面的财富效应,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仍然处于非常好的状况。

“他们(高收入家庭)的财富水平和疫情期间的储蓄将继续支撑他们强劲的消费支出,特别是他们会继续转向更多的线下服务支出。”而博斯詹奇表示,虽然消费者正从商品消费转向更多的服务消费,但这并不意味经济整体的损失。

唐克尔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令人担忧的是,许多较富裕的美国人近期在股市中损失了相当大比例的财富。“理论上说,财富效应是货币紧缩影响消费需求的主要机制之一。除非股市反弹,如果较富裕的人群也开始勒紧裤腰带,抑制对消费的需求只是时间问题。”她称。

穆迪分析公司(Moody’s Analytics)的高级主管霍伊特(Scott Hoyt)说,对一些零售商来说,这是一个困难的时刻。但商品需求的潜在疲软不应被定性为一种经济放缓的信号。商品价格通胀一直高于服务价格通胀,而且疫情期间消费从服务大幅转向商品,要想完全逆转这种趋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就算你认为这种趋势永远不会完全逆转,现在也还没有逆转到接近平衡的水平。特别是对零售商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霍伊特也认为,美国库存与销售比率数据没有显示出问题,甚至按照疫情前的标准,它仍然很低。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5月中旬发布的数据,根据3月底的季节性调整数据,美国企业总库存与销售额的比率为1.27,2021年3月的这一数字为1.26。博斯詹奇也认为,零售库存和销售的比率,即使不包括汽车,也没有显示出警告信号。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