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周小川:实现碳中和需要动员巨额投资,金融业可从四方面助力

第一财经 2022-06-09 21:32:36 听新闻

作者:亓宁    责编:林洁琛

重视金融业在定价、风险管理,以及跨期、跨境投资中的作用。

随着全球气候环境变化的威胁增加,绿色金融在“双碳”目标下关注度不断提升。

“当前从全球来看,冷战思维不断上升,个别地方甚至出现了热战,全球金融合作相比以前困难了许多。在这种情况下,气候变化议题及其市场建设和融资是所剩不多的各方仍保持强烈合作愿望的领域。”国际金融论坛(IFF)大会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在近日召开的国际金融论坛(IFF)2022年春季会议上表示,要实现碳中和需要动员巨额投资,这尤其需要金融业发挥优势,同时金融业也有很多工作需要深化与落实。

周小川提出,要重视金融业在定价,风险管理及跨期、跨境投资中的作用,通过构建统一的碳交易市场、高效务实的碳配额设置发现最优的碳价格,实现最优的资源配置。在此过程中,金融业要考虑未来减排回报的折现,也要兼顾通胀干扰,做好风险管理和灵活性调整。

记者注意到,银保监会在近日发布的《银行业保险业绿色金融指引》(下称《指引》)中提到,银行保险机构要从战略高度推进绿色金融,并明确提出要将ESG纳入管理流程和全面风险管理体系。

实现碳中和,金融业能做些什么

“仅就中国而言,按照各家(机构)提供的较低估算,也需要约140万亿元的投资;就全球来说,估算的投资数字更是非常庞大。因此,能否成功动员并利用好这么大的投资,是金融界面临的重大挑战。”周小川认为,在走向碳中和的几十年里,财政虽然可以动员一小部分资金但比例很小,更大量的资金还需要民间资本来解决,这一动员任务离不开金融业。

如何大规模动员和使用社会资金?用市场的力量,就必然要寻求恰当的激励机制。周小川认为,要使大量资金能够投入到减排新技术和新产品的研发,以及各行业各领域设备的更新换代,就要让投资者不仅仅出于实现碳中和目标的觉悟性选择,更要依靠创造一种碳中和市场激励体系,即面向减碳或零碳的投资具有可预期、可测算的合理回报率。

但要吸引如此庞大的投资,当前金融业的各项工作还有较大差距,除了完善市场建设等基础工作,还需要建立一些基本指标体系;提高透明度,使投资、贷款等各类金融产品都能明确地披露对二氧化碳、其他温室气体排放和气候变化的影响。同时,金融界本身也应该带头减排,努力实现零排放。

“有人认为,二氧化碳减排包含的物理化学即工程内容比较多,因而主要是工业部门的事情,金融部门在当中只能起到辅助作用。这似乎没有重视金融业的角色。”周小川认为,从庞大的资金动员角度来看,金融业的功能及其优势在实现“双碳”目标过程中至关重要,在碳交易定价、风险管理,以及跨期、跨境投资中都有很大潜力。

首先,碳中和所需的长期投资及价格形成需要金融市场的定价能力。

其次,“双碳”投资多有跨期特点,金融界具备解决跨期问题的特长。周小川认为,尽管早期的碳市场可能主要解决当期定价以实现增产节约的问题,但整个“双碳”领域的巨额投资多数要两三年或三五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见到效果,包括对研发、设备更新、兴建新工厂和设施等的投资,也包括受控核聚变等更长期的大型、高难度研发项目,其中涉及的期限转换、收益与风险分摊、跨期会计核算等多方面问题都需要金融业的参与。

再次,不论是投资的长期性还是新技术、新工艺的应用前景,都存在较大风险,必然涉及大量的风险管理。周小川认为,金融业作为一个管理风险的行业,在这方面有理论、有实践、有人才,必然大有用场。

最后,很多投资还涉及到跨国境的项目和资源配置。跨国境的资源配置与优化需要建立在不同货币、汇率、兑换、金融市场套保及有关核算的基础之上,周小川认为金融业对这类“本行”业务有很大的发挥作用的空间。

需要高效的碳交易市场机制互相配合

要实现“3060”目标,金融行业需要与统一的碳交易市场、高效的碳配额和碳定价机制相配合,金融业既有不可或缺的优势,也有很多工作需要深化和落实。

早在今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周小川就在发言中指出,碳市场在优化资源配置上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在碳定价上可以考虑碳税与碳交易相结合。当时有人提出,将碳市场设计分为碳排放权市场和碳补偿市场,还有人提出将碳移除(carbon remove)、碳抵消(carbon offset)、碳削减(carbon reduction)、CCER(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等看作不同性质的产品,主张建立不同的市场。

但周小川认为,碳市场应该是一个规模尽可能大的统一市场,其所产生的价格一致,并且以资源配置最优化为目标。其中既包括惩罚性功能,也体现鼓励性功能,而且需要购买碳排放配额的资金总量应该等于所有用于激励碳减排、碳吸收的资金总量。此外,如果征收碳税,相应收入都应该用于支持碳减排、碳沉降、碳补偿,中间不应该被挪用。

他认为,统一的市场可以防止资金被误用,更利于发现最优价格,实现最优的资源配置;同时,统一市场所形成的碳配额约束条件可以确保在未来几十年中,由路线图、时间表所规定的各年度碳减排总量能得以顺利实现。

在这个过程中,涉及到的跨期资金平衡就需要金融业发挥优势,通过净现值法将未来回报转换到当期收益,形成对投资的激励。比如一些对碳减排、碳沉降及CCUS(碳捕获、利用与封存)等投资,是在未来某个投产年份才能产生碳吸收等回报。

银保监会6月1日发布的《指引》提出,银行保险机构要从战略高度推进绿色金融,并明确提出要将ESG纳入管理流程和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其中强调,金融机构不仅仅要对客户本身的ESG风险进行评估,还要关注客户的上下游承包商、供应商的ESG风险。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