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银行发债回暖:二级债发行重启,年内“补血”规模已超万亿

第一财经 2022-06-13 20:38:36 听新闻

作者:段思宇    责编:林洁琛

当前,银行债券发行窗口较为理想。

经历了5月的低谷后,步入6月,银行发债回暖。第一财经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6月13日,本月银行已发和待发债券规模达1372亿元,明显高于5月全月发行规模;今年来看,年初至今银行债券发行规模已超万亿元。

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此前一度暂停的二级资本债重启发行。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为备战年中,银行资本补充有较大迫切性;而且,就各品种债券估值来看,当前市场估值已在半年中位数以下,对于银行而言,发行窗口较为理想。而随着银行资本补充工具的发行,债券市场供给也将增多。

银行债券发行提速

受多重因素影响,5月银行资本补充工具发行出现明显下滑。据Wind数据统计,5月共有14家商业银行发债,规模合计658.57亿元,较4月的2015亿元骤降近7成。

其中,普通金融债发行规模较大,其余还有绿色金融债、“三农”专项债、小微债等;相比之下,作为银行融资利器的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发行则骤减,当月仅有1笔永续债发行,规模为50亿元,无二级资本债发行。

步入6月,银行发债步伐加快。据记者统计,截至6月13日,有13家银行已发行债券或等待发行,发行规模合计1372亿元。其中,单笔发行规模最大的为建设银行的一笔二级资本债,计划发行规模为450亿元,将于6月15日发行。

对于发债提速,业内并不意外。兴业研究资产负债定价高级分析师郭益忻对记者表示,从过往历史看,商业银行在二季度的资产扩张步伐往往放慢,但今年情况预计有所不同。“各项稳增长目标存在极大迫切性、政策大幅发力背景下,6月可能猛追进度并带来1月、3月之后的又一个高峰。”

资产扩张对银行的资本补充提出了更高要求,再加上二季度是部分商业银行安排年度分红的节点,考虑分红后为确保资本充足率仍处于相对合意水平,银行存在资本补充的需求。郭益忻表示,为备战年中,银行及时通过各渠道补充资本仍有较大迫切性,尤其是在5月相对沉寂的情况下,而且当前市场估值已到半年中位数以下,对银行来说,发行窗口也较为理想。

在银行加大债券发行的同时,值得一提的是,停滞了两个月的二级资本债重启发行。6月8日,百信银行发布了一笔1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发行票面利率为4.69%,期限为10年。而此时,距离上次二级资本债发行已过去60天左右。

在百信银行之后,更多二级资本债正在路上。截至目前,建设银行、宁波通商银行、金华银行已在发行队伍中,且建行将发行两笔,分别为450亿元和150亿元,发行期限分别为10年和15年。

另外,近日农业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获准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不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的二级资本债券;同时,中小银行中,浙江武义农商行、浙江嵊州农商行、泉州银行也分别获准发行不超过5亿元、10亿元、2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

可以预计的是,二级资本债发行将持续增长。Wind数据统计,自年初以来,有28家银行发行了二级资本债,发行只数为29只,发行规模达3124.50亿元,几乎是去年上半年1096.20亿元发行规模的3倍。

不只是二级资本债,永续债发行也有望扩容。日前,建设银行公告称,获准在境内发行不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永续债),境外发行不超过30亿美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

相比其他资本补充工具,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一直是银行发行的“主力军”。二级资本又称附属资本或补充资本,是商业银行资本基础上扣除核心资本之外的其他资本成分,也是反映银行资本充足状况的主要指标;永续债指,没有明确到期日或期限非常长的债券,即理论上永久存续,用于补充银行其他一级资本。

业内的共识在于,在业务持续扩张以及缓释不良资产增加对资本消耗的背景下,未来银行发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一位银行业资深从业者对记者称,这主要是考虑到疫后政策发力稳增长,宽信用刻不容缓,而这一过程中的核心约束即是资本充足情况,银行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

实际上,这一趋势已有体现。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13日,今年银行债券发行规模达1.03万亿元,明显高于去年上半年的0.83万亿元。上述银行业资深从业者对记者表示,这一方面是受年初市场流动性充裕之下发债成本较低影响,银行发债意愿上升;另一方面,也与银行资本补充压力大有关,考虑到疫情及风险处置消耗资本金等因素,近来银行资本补充需求较为旺盛,尤其是中小银行。

(上半年银行债券发行情况。来源:Wind)

配置端需求仍存

供给端恢复了,配置端银行债仍存机会。此前,受权益市场调整影响,叠加债券市场同样纠结,银行理财的屡屡破净以及“固收+”产品的赎回致使资本补充类工具的需求弱化,冲击着市场,而4月以来这一现象已经有所缓和。

银行债券在票息凸显的情形下备受青睐,尤其是二级资本债,自2020年以来,二级资本债市场认可度和参与度明显提升,成交非常活跃,已经成为典型的交易品种。

今年4月至5月下旬,随着流动性投放加大,市场资金面较为充裕,资金利率持续低位运行,在此背景下,此前投资机构弱化的需求逐步趋稳,银行资本补充类工具受到追捧,利差大幅下行,直至5月低出现回升调整。

兴业研究报告显示,5月,在二级市场估值方面,由于“资产荒”重现,银行二级资本债、永续债在内的银行资本工具估值在买盘带动下一度回落到年内低点,月末出现超调反弹,收在年初水平,以国股新发永续债为例,目前估值3.5%~3.55%;二级资本债估值也回到年初位置。

“延续2021年以来的趋势,2022年以来,公募基金继续增持银行资本补充类工具。当前来看,这一品种的各类主要参与机构在需求端预计仍会保持配置,并不会趋弱。”民生证券分析师谭逸鸣分析称。

在这一基础上,有分析称,银行债仍具配置价值。华泰证券认为,在银行基本面整体改善情况下,银行信用风险整体降低,可关注普通银行债底仓配置价值。具体而言,今年以来,银行次级债利差呈现先上后下的趋势,近一周利率调整带动优质银行次级债率先调整,信用利差明显走阔,中高等级二级资本债利差回升至2021年以来中位数水平,可逐步加仓;等级利差方面,受基本面分化、二级资本债不赎回风险事件增加等,低等级利差有所走阔,不建议过度下沉。

谭逸鸣也表示,短期来看,流动性维持宽松仍较为确定,在宽信用得到确认、社融信贷明显改善之前,仍处于货币财政联动的窗口期,市场整体处于窄幅震荡期,二级资本债这一类利率品种在此期间预估调整有限,而调整出来的票息叠加稳定的资金利率之下仍有机会。但到6月底、7月初,需关注增量政策工具出台、宽信用成效或初显之下的调整风险。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