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扛不住了!“退煤先锋”德国宣布重启封存的煤电厂,2030年目标还能实现吗?

第一财经 2022-06-21 11:22:40 听新闻

作者:冯迪凡 ▪ 高雅    责编:盛媛

5月德国能源价格较去年同期上涨87.1%,其中天然气价格同比涨幅为148.1%。

德国政府宣布将在冬季前大幅增加对煤炭的使用,以保障能源供应。

传统上欧洲高度依赖俄罗斯能源,乌俄冲突下亟需替代品,德国当然也是如此。在可再生能源波动性较大、弃核政策坚决不改的情况下,德国政府选择通过紧急法律,重新开放被封存的燃煤电厂,堵上能源供应缺口。

德国联邦统计局20日发布最新数据显示,德国5月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33.6%,涨幅创73年以来新高;5月德国能源价格较去年同期上涨87.1%,其中天然气价格同比涨幅为148.1%。

德国政府此前曾将逐步淘汰燃煤发电的日期从2038年大幅提前到2030年。在能源短缺压力下,作为全球“退煤先锋”的德国,2030年退煤目标还算数吗?

北京大学能源研究院副研究员李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德国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减碳过程中能否保证战略定力。换言之,现在是否只是短暂地走回头路?之后是否还会坚定执行脱碳路径?

德国PPI走势(来源:德国联邦统计局)

“德国经济界的选择”

当地时间19日,德国政府表示,将通过紧急法律,重新开放被封存的燃煤电厂进行发电,暂时恢复最多10吉瓦(1吉瓦=1百万千瓦)的闲置燃煤电厂,为期两年,这将使德国煤炭发电使用量增加三分之一。

同时,德国政府还计划在今夏向工业届拍卖天然气供应,以激励企业抑制消费。

“情况很严重。”绿党成员、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说,“这有点苦涩,但在这种情况下,降低天然气使用量至关重要。”

根据德国官方数据,德国目前天然气存储水平约为满额储气量的56.7%。近期,俄罗斯又将通往德国的主要天然气出口管道的产能削减了60%。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减少了通过波罗的海到德国的北溪1号管道的供应量。Gazprom回应这源于一个技术问题,即由于加拿大的制裁,西门子能源公司维护的抽水设备滞留在蒙特利尔无法返回俄罗斯。

在今年2月前,德国55%的天然气从俄罗斯进口。俄乌冲突发生后,这一份额已降至35%。德国总理舒尔茨近期接受采访时称,前几届政府错过了建立替代天然气供应路线的机会。

目前德国“亡羊补牢”的计划包括安装四个浮式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并优先加注可在冬季使用的储气罐。哈贝克希望到12月储气量能达到 90%。

不过,德国前总理默克尔在最近一次接受德国电台采访时还原了当年的政策制定始末,并称考虑到当时德国在推广可再生能源、弃核并淘汰煤炭,能源价格已经居高不下,德国的经济届选择了俄罗斯天然气。

默克尔说,俄罗斯的天然气,比来自沙特、卡塔尔和阿联酋的液化气以及美国液化气都便宜,若当时放弃俄气去选择更贵且在环保方面仍有争议的液化天然气,“即违背经济意愿,也对德国工业实力不利”。

默克尔还称,彼时的德国政府愿意用税收补贴想要在德国建液化气接受站的德国企业,但是直到她任期的最后一天都没有企业愿意建,“因为液化气价格太高,没有进口商愿意提前长期订购”。

德国2030年退煤目标还能实现吗?

2021年,欧盟从俄罗斯进口约1550亿立方米天然气。其中德国是欧盟天然气消费份额最大的国家。

通常,工业用气占德国天然气需求三分之一左右。在俄乌冲突之前,俄罗斯天然气支撑了德国强大的制造业,然而近3个月以来,德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PPI屡创新高。

5月,德国通胀攀升至7.9%,与1973年到1974年的冬季比肩,PPI则同比上涨33.6%。德国业界早就发出希望德国政府延长燃煤电厂时间的呼吁。德国工业联合会主席鲁斯沃姆曾表示,应立即停止燃气发电,并释放燃煤发电的储备,“首先应确保能源供应的短期过渡,而不是全面退煤”。

此次,德国政府表示将重启封存燃煤电厂的消息传出后,受到德国工业界欢迎,但同时也遭到环保界质疑。如前所述,按德国政府计划,德国全面淘汰煤炭的时间已大幅提前8年至2030年。目前德国政府称2030年退煤的目标不变。

李想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德国的选择是当前局势下不得不走的一步。

“电力系统的供给需求必须是平衡的。风电和光伏都被称为波动性可再生能源,比例过高时,就需要很多灵活性电力资源帮助实现供需的实时匹配,这也就是天然气发电在德国能源转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李想介绍道,“德国的减碳主要是通过退煤,同时增加适量的天然气发电,再加上大量的波动性可再生能源实现的。”

他说:“这也从侧面折射出净零排放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事。德国此前一直被标榜为能源转型的先驱,从减少煤炭增加使用天然气,再到减少天然气增加大量可再生能源,但当遇到能源供应安全方面的问题时肯定要放缓净零排放的目标,首先保护能源安全,因为这才是重中之重。”

李想表示:“德国2030年实现退煤,也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并不是轻松自然就能够实现这一目标。而现在的情况是,即使付出代价,也不一定能够实现。而且,欧盟和德国最近几次对自身气候目标完成度的评估都不是非常乐观。

“在全球经济不太景气的情况下,任何碳中和的措施都需要花费一定不小的成本,如果坚持更为激进的绿色路线,付出的代价就会更大。”他说。

德国政府可持续金融咨询委员会成员、德国观察政策总监保尔思(Christoph Bals)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目前,在极端天然气短缺,且未来很可能是极端寒冷冬天的情况下,德国经济部讨论2年内使用被封存燃煤电厂的计划,“但在德国,目前该计划还不太可能引发人们对德国退煤实际情况的怀疑”。同时,他说,德国总理朔尔茨非常在意气候变化,不过也主要是从供给侧考虑,所以本届政府正在推动可再生能源,比如绿色氢能,但其他议题恐怕就没有那么上心了。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