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高位减持后又30亿参与定增,高瓴资本“高抛低吸”宁德时代 | 公司观察

第一财经 2022-06-23 13:41:32 听新闻

作者:李隽    责编:杨佼

两年前的增发,张磊向曾毓群投资100亿元。

“在长期主义之路上,与伟大格局观者同行,做时间的朋友。”这是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所写的《价值》当中坚持的理念。不过在市场投资者看来,这“时间的朋友”更多是抓紧时间做“高抛低吸”。

宁德时代(300750.SZ)股价一度从高位接近“腰斩”后,高瓴资本“高抛低吸”的“股神”本色,在宁德时代的操作上再次体现得淋漓尽致。

6月22日晚间宁德时代公告显示,高瓴资本认购30亿元。6月23日上午宁德时代上涨2.57%,报收520.05元,比增发价的410元溢价超过25%。

高瓴130亿两次认购宁德时代增发

宁德时代6月22日披露,此次发行价格为410元/股,募资总额近450亿元,22家参与战略配售的参与方,囊括了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国泰君安证券、泰康资产、睿远基金、高瓴资本等多家海内外知名机构。其中,高瓴资本(HHLR管理有限公司-HHLR中国基金)认购731.7万股,认购金额约30亿元。

虽然两次增发都参与认购,但高瓴资本此次的认购金额,已经不到上次的三分之一。2020年7月,高瓴资本参与宁德时代上一次增发,认购数量为6211.18万股,动用资金近100亿元。

两次参与宁德时代增发,高瓴资本都将“高抛低吸”发挥得淋漓尽致。宁德时代上次增发时,价格为处于低位的161元/股。

到了2021年1月底,限售期满之时,宁德时代股价已越过400元大关,并且继续上涨。随后,高瓴资本就开始大手笔减持。公开信息显示,2021年二季度到2022年一季度,高瓴资本分别减持了宁德时代798.94万股、219.87万股、376.5万股。

虽然没有披露减持细节,但考虑到减持期间宁德时代股价大部分时间处于500元以上,甚至一度冲击700元大关,高瓴资本的抛售,正逢宁德时代股价处于高位,实现了精准的“高抛低吸”。而此次410元的增发价,同样处于相对低点,还不到其历史最高点的60%。

此前,在凯莱英(002821.SZ)等医药股,高瓴资本也采用了同样的操作手法。医药股在2021年7月见顶,凯莱英、泰格医药(300347.SZ)、爱尔眼科(300015.SZ)2021年三季报都显示,高瓴资本均已退出这些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值得一提的是,参与凯莱英的增发后,持仓时间还不到一年,张磊就开启“卖卖卖”模式。医药股大跌后的2022年3月底,凯莱英就称子公司引入高瓴等外部投资者。

定价博弈激烈,卖方看好宁德时代

张磊等投资业内大佬继续认购前,买卖双方在报价上博弈激烈,卖方分析师们依然不遗余力地唱好宁德时代。

有机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宁德时代增发过程中博弈很激烈,有些机构其实不愿意以400元以上买入,放弃认购的一些机构觉得,因为前一次增发在两年前才161元,还不到两年,增发价就翻了一倍多,让前一次参与增发的“赚翻了”。对高瓴这类资金来说,“前一次已经赚过很多钱,认购成本无所谓”,但如果没有赚前一次的钱,作为后来者实在不划算,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宁德时代公告显示,定增募投项目中包括4个生产基地,分别为福鼎时代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项目、广东瑞庆时代锂离子电池生产项目一期、江苏时代动力及储能锂离子电池研发与生产项目(四期)、宁德蕉城时代锂离子动力电池生产基地项目(车里湾项目),分别使用募集资金152亿元、117亿元、65亿元、46亿元,另外还有70亿元投向宁德时代新能源先进技术研发与应用项目等。

开源证券分析师刘强认为,2021年因需求快速增长,宁德时代电池产能供不应求,车企加快与宁德时代外的其他电池企业定点合作,市场担心其他电池企业是否会抢占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甚至部分车企是否会自己做电池,从车企的角度出发,定点除宁德时代之外的其他电池供应商可以保障其供应链安全,同时适当加强其产业链议价权,是必要之举。

不过,宁德时代是国内外大部分车企的第一供应商,客户优质且结构分散。宁德时代目前国内的核心客户是特斯拉、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小鹏汽车、南北大众等,海外核心客户是宝马、大众、奔驰、PSA、雷诺日产等。刘强认为,目前全球销量前10的新能源车企中,除比亚迪和上汽通用五菱外,宁德时代均是其核心电池供应商,客户本身质量高,成长性好。且从宁德时代的客户结构看,除特斯拉占其出货量的15%~20%之外,其他客户均占宁德时代出货量的10%以下,其他核心电池公司前三大客户的占比均在50%以上。宁德时代的客户结构分散且优质。

一季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宁德时代营业收入486.78亿元,同比增长153.97%;实现归母净利润14.93亿元,同比下降23.62%。业绩发布后,宁德时代董事会秘书蒋理表示,为维护新能源汽车及动力电池产业的健康良性发展,公司今年一季度承担了主要的原材料涨价压力,以碳酸锂为代表的原材料涨幅过大,是毛利率环比下滑的主要原因。

广发证券分析师陈子坤分析,宁德时代今年一季度“增收不增利”是短期现象,并不改变长期发展及估值水平,市占率及客户资源是投资机构最为关注的指标之一,短期内宁德时代的业绩来自规模效应的释放,但长期来看公司作为一家科技型企业,会获益于技术革新。

“本次向特定对象发行的股份自发行结束之日起,六个月内不得转让。”宁德时代在6月22日的公告中称。

张磊在《价值》中表示,“要帮助制造业更好更快的实现转型升级,真正的在产业中提升数字化、科技化、信息化水平,帮助制造业占据价值链的最高端。”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时间的朋友”,能在定增解禁后维持多长时间。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