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全面限产、抱团挺价,焦企承压钢企盼复苏

第一财经 2022-06-29 22:31:14 听新闻

作者:马晨晨    责编:任绍敏

焦炭市场态势主要取决于行业减产的幅度和范围,以及钢材终端市场需求提振的时间。

上游原料抢手、下游需求低迷,焦化企业正在承受“上下游夹击”的困境。

6月以来,焦炭市场先是经历两轮提涨,共计上涨300元/吨,紧接着又迎来一轮提降300元/吨,跌回月初水平。此前一个月,焦炭市场已经历经四轮提降,累计提降800元/吨。

焦炭是重要的冶金原材料,由焦煤在隔绝空气的条件下高温干馏炼焦所制得。焦炭下游需求主要集中在钢铁工业,占比超过85%,涉及烧结、高炉、铁合金生产等细分工序。

眼下,焦炭、钢铁企业正在围绕第二轮提降展开博弈。焦炭行业协会近日频频发声,甚至提出“全面限产,暂停煤炭采购”,寻求利润再分配的强烈诉求被摆上台面。

尽管行业提降提涨的传统由来已久,但今年的波动却并不寻常。据中信建投期货研报测算,2018~2021年,每年3、4月焦炭市场常有一个跌价周期,但今年却出现涨价周期。往年5、6月多为涨价周期,而今年却正在经历跌价周期。

“我们倾向将这种逆季节性归因于宏观周期以及疫情的扰动。”上述研报称。

焦化市场经历了什么?利润拐点何时到来?多位业界人士向记者表示,与动力煤相比,焦煤价格呈现出更明显的市场化特征。因此,焦炭市场态势主要取决于行业减产的幅度和范围,以及钢材终端市场需求提振的时间。

部分焦企抱团对抗提降

6月中下旬,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中国炼焦行业协会(下称“中焦协”)等行业协会均召开了市场分析会,围绕焦化企业的经营困境出谋划策。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理事长杨显峰在会上提出,要高度重视钢铁、焦化行业盈利不佳、市场需求不振、价格下滑的不利局面。要进一步提高长协合同履约率来减轻下游行业经营压力,行业协会间也将积极发挥协调作用,通过会商机制为煤钢焦产业链和谐稳定发展积极作为。

中焦协则提出了更具体的扭转措施。中焦协市场委员会6月20日召开的市场分析会上,山西、河北、内蒙古、山东、江苏、陕西、江西、贵州等地的主要焦化企业均有出席。

会议就个别钢厂提出的焦炭降价300元/吨后,各自企业的利润情况进行了交流。从与会企业通报的情况看,如果接受钢厂提出的降价要求,大部分企业都将处于严重亏损状态,个别企业亏损幅度将达到450元/吨。

与会企业一致同意,坚持亏损不生产、没有利润不销售的原则,全面限产,暂停煤炭采购;倾斜发货,将有限资源供给信誉较好的客户;坚守预收款政策不动摇。中焦协市场委员会呼吁,煤炭、钢铁和焦化企业要相互照应,共度当前艰难时期,迎接市场繁荣的到来。

上述消息一经发布,随即引起广泛关注。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焦炭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商品,由焦煤加工而成,主要流向钢铁工业,连接着煤、焦、钢三个产业。在焦炭企业普遍亏损的情况下,及时减产有利于优化资源和利润分配,提高议价能力。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提出全面限产的仅仅是行业协会,他们的提议并不具有强制性或约束力,也没有惩罚机制。因此执行层面的减产情况,取决于各个企业对于市场的预判和实际利益考量。”林伯强称。

从市场层面来看,尽管普遍亏损,但真正实施限产的焦企仍是少数。

据My steel统计,近期调研的69家焦企中新增限产焦企9家,占比13%,未来预计限产15家,占比21.7%,剩余部分焦企暂未表态或暂无限产计划。从整体调研结果来看,第一轮300元/吨的降价落地后,多数焦企仍保持正常生产,暂未有大幅减产行为出现,少数焦企新增限产,限产幅度集中在25%~40%,预计整体焦炭供应有所减量但幅度不会太大。部分焦企表示,若进一步亏损或焦炭继续有二轮提降则考虑新增限产,预计限产幅度大约在40%~50%。

上海钢联煤焦分析师唐兄英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前市场看跌情绪仍在,普遍认为短期还有200~300元/吨的降幅,在成材需求没有明显好转的情况下,下游钢厂限产压力不减,双焦只能承压下行。目前市场核心矛盾依旧在于成材端,市场最终的反弹节点还是要看成材终端市场需求何时有效回升。

钢企盼需求回升

对于博弈的另一方钢材企业而言,这同样是个不寻常的6月。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5月,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6.7%,增速比1~4月加快0.2个百分点,比全部投资增速高0.5个百分点。5月,房地产开发投资额年内首次环比上升,房地产销售面积、销售金额环比增速分别为26%、30%。

上海钢联建材分析师吴建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从钢材的两个主要终端市场,基建和房地产来看,投资已有一定回升。同时国家持续发布稳经济等利好政策,或许这也是许多钢厂在面临亏损的情况下,坚持生产的原因之一。

据My steel调研数据,本周唐山地区主流样本钢厂平均铁水不含税成本为3388元/吨,平均钢坯含税成本4347元/吨,周环比上调13元/吨,与6月29日当前普方坯出厂价格4040元/吨相比,钢厂平均毛利润为-307元/吨,周环比上调107元/吨。

吴建华表示,目前市场仍然存在悲观情绪。一方面,受南方雨季及全国高温天气影响,相关用钢需求在疫情缓解后并不能得到明显提升;另一方面,基建投资要形成实物的用钢消费,可能要到下半年才能完全体现出来。叠加美联储加息及全球加息潮对大宗商品的抑制影响,预计8月下旬终端用钢需求才有望全面复苏。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现况来看,钢铁生产企业亏损加重,导致钢企检修减产情况明显增多。不过,这也有助于缓解淡季需求弱势下的供应压力,对钢价起到一定的支撑。按照今年稳增长落地和需求的释放节奏,下半年有较大概率迎来“金九银十”,届时钢铁市场的供需矛盾有望得到逐步缓解。

6月29日,有投资者在平台向钢铁企业询问如何应对原料价格上涨。华菱钢铁对此回复称,近期铁矿石价格同比虽然有所下降,但仍处于相对高位,焦煤焦炭价格同比大幅增长,对公司成本端造成一定压力。

“公司产品中直供比例较高,能较好地将成本传导给下游。未来公司将坚持做精做强钢铁主业,基于高端定位和个性化需求持续提升品种钢占比和产品直供比例,持续推动品种结构升级,巩固和扩大公司在相关钢材细分市场的竞争优势,力争保持稳定较好的盈利水平。”华菱钢铁补充称。

焦煤更重市场逻辑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的一些市场分析中提到了政府在调控上游焦煤价格中的多次发力,业界人士指出,这或许是一种“误读”。

例如,部分人士提到国家发改委于5月1日起正式执行的《关于进一步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的通知》,明确了煤炭中长期交易价格的合理区间,其认为上述文件对焦煤价格存在明显抑制作用。但据第一财经记者多方了解,这份文件所指的“煤炭”主要是针对动力煤,而对于焦煤市场的调价作用十分有限。

根据上述通知,山西、陕西、蒙东、蒙西地区所产的、热值为5500千卡到3500千卡的出矿环节煤炭,价格合理区间从200元/吨到570元/吨不等。秦皇岛港下水煤(5500千卡)中长期交易价格570~770元/吨较为合理。

而多位市场人士向第一财经表示,焦煤的热值多在6000~7000千卡,因此基本不在上述调控区间。

另一种说法是,今年国内通过核增产能、扩产、新投产等方式新增煤炭产能3亿吨,这将很大程度上改变焦煤的供需局面,从而影响焦煤价格。

但有业界专家向记者强调,新增煤炭产能的目的是发挥煤炭作为“压舱石”的保供作用,所以新增的主力也应是动力煤。通常,一个煤矿的煤种相对固定,不存在动力煤的产量上升了,焦煤就一定会同步上升的情况。

“政府部门之所以频繁调控和监督动力煤价格,主要是考虑到国家能源安全保供的基本需求,以及电价上下浮动范围的限制。焦煤更遵循市场化的逻辑,中下游价格可以相对顺利地传导,因此受供需影响较大,这也有利于发挥市场对资源的调节作用。”上述专家称。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