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阅读周刊
  • 经济人的人文素养阅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52岁横空出世的女作家凭日记夺文学大奖

第一财经 2022-06-30 11:56:36

作者:彭晓玲    责编:李刚

“她的文字带来的安慰像夏天的晚风,轻盈又真切。”《日日杂记》译者、作家默音说。

花(女儿)做了个梦:我在隅田川游泳,和我并行,在我的斜上方,妈妈在飞。天冷,贴暖宝宝出门。写字的时候,会先涂口红。看电影,《点与线》《黄色风土》《无影之声》《颜》……光看这些文字和生活记录,会有人相信作者已经67岁,是去世前一年留下的最后记录吗?

1976年,日本名作家武田泰淳去世,随后52岁的遗孀武田百合子出版了记录一家人日常生活的《富士日记》,以横空出世的散文家身份惊现日本文坛。而那之前,她是从未想过要从事写作的家庭主妇、丈夫的口述笔记员。之后,不把自己当作家的百合子,陆续出版了《狗看见星星:苏联旅行》《语言的餐桌》《游览日记》《日日杂记》等。

1992年出版的《日日杂记》是百合子生前完成的最后一本书,讲述母女与一只年迈的猫相伴相守。《日日杂记》中文版首度亮相后也深受读者喜爱,不到一个月就已加印,”尤其是经历了艰难的上海疫情后,她的文字带来的安慰像夏天的晚风,轻盈又真切。”《日日杂记》译者、作家默音说。

武田百合子与武田泰淳

被掩盖的女性写作

看了武田百合子全部作品的默音,是一位“深度粉丝”。默音最早知道她是通过日本作家、料理家高山直美。2015年左右,尚未专职写作的默音是出版社的编辑,社里样书架上有已经离职的编辑们向国外出版社索取的样书,无意间看到高山直美的《吃,说》,觉得文字散淡,读来让人放松,就陆续买了不少她的书。

默音发现,高山直美无数次提到武田百合子以及《富士日记》的影响,比如她也坚持写日记,和丈夫买下农民的房子动手改造,还沿着百合子走过的路线再去俄罗斯旅行——只不过百合子去时还是苏联。那简直就是完全追逐偶像的生活和写作。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生活能有如此大的影响吗?”怀着这番疑问和好奇,默音也去找武田百合子的书来看。她的代表作《富士日记》在日本书店很常见,但当时默音不知道封面上的蜡笔画是她丈夫武田泰淳所画,也不知道泰淳在他的年代是多么著名的小说家。考虑到三卷本的《富士日记》有点贵,默音买了比较薄的《日日杂记》,“那时也不知道这是百合子生命中最后一本书,只是一看就喜欢上了”。

读完后《日日杂记》后,默音决定将其翻译成中文。译稿完成,她意犹未尽,想到百合子在中国罕为人知,打算写篇文章介绍她。看了武田泰淳和朋友们写百合子的所有文章,以及2007年女儿把她未成书作品编辑结集而成的《那时候》以后,总算对百合子的人生有了更多了解,同时也理顺了出了名的百合子与名作家丈夫之间的关系。“武田泰淳过世后,她才作为作家出现在人们面前,也可以说她是一种被掩盖的女性写作,这个点很重要。”为此,默音专门为百合子写了一篇文章《口述笔记员的声音》。

没有衰老感觉的文字

武田百合子原姓铃木,生于1925年,26岁时嫁给年长13岁的作家武田泰淳。默音说,他们是典型的日本传统家庭,百合子操持家务,泰淳赚钱养家,除此之外,泰淳万事不操心,当他还是穷作者时,连上出版社讨要稿费这样的琐事都由百合子承担。“她非常能干,也谈吐有趣,是位敢闯、能拿主意的女性,尽管婚后忙于给武田打点事物、接待朋友、照顾孩子,但她没有失去自我,有她的声音。”

泰淳后来成名,和三岛由纪夫一起担任多项文学奖的评委,手头也渐渐宽裕,夫妻俩就在富士山麓盖了一栋小房子,将其命名为“武田山庄”。之后13年间,武田家过着东京和富士山两地往返的生活。在“武田山庄”期间,泰淳送给百合子一个日记本,鼓励她开始记录。“他们家的日记放在那里谁都可以看,就像一个家庭博客,三个人也都会去写,只不过泰淳和女儿武田花写得很少,基本是百合子在写,她写得很随意,从没想过要给大众看。”默音说,不管怎样,这成了百合子文学道路的开端。

武田百合子与爱猫

1976年武田泰淳去世,编辑为了做纪念特辑,刊登了百合子在泰淳生前最后一年的日记。没想到一经刊发好评如潮,于是第二年完整的《富士日记》出版,此时百合子已52岁。《富士日记》一上市就引发轰动,当年即获“田村俊子奖”。这是专门颁发给女作家的奖项,一共办了17届,百合子正好是最后一届获奖者。“当时日本文坛作家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一个横空出世的人,他们找了很多奇怪的词来形容她,什么‘天真浪漫’等,我觉得可能很多作家有点被她的才华吓到了。”默音说。

《日日杂记》则于1992年出版,第二年5月,百合子就因肝硬化去世了。它的写作风格和《富士日记》类似,都是用日记来记录生活。但除了偶尔提到身体不舒服、要去检查眼睛,整体是明朗振作的,完全没有作家生命迟暮的沉重。

“她的文字和气质一直没有年龄感。”默音说,从《富士日记》到后来的《日日杂记》,文字越来越精炼,但却没有衰老的感觉。“所谓文字上的衰老,是技术虽然很完美,但一直在同一个地方兜圈子,有些名作家到了后期这种感觉挺明显。”

文字像支游击队

作为名作家的妻子,同时也为武田泰淳的写作做过口述记录,百合子让很多人好奇的是,她的写作是否受到丈夫影响?

默音说,他俩写作风格完全不同。武田泰淳是战后派作家,小说中有对战争的反思。他喜欢中国历史,也写过关于司马迁的畅销小说,比较有哲思。但是时代变迁后,读者看起来会有点晦涩和隔阂。如今在日本,很多人提到他的第一反应,反而是“武田百合子的丈夫”。

而百合子的文字给人一种经久不衰的力量。“很多事情明明很简单,她却写得很有意思。而且她有一种很活泼的生命力,读者好像跟着去体验了一样。”默音认为,武田百合子是和汪曾祺类似的作家,写作中都充满了生活的细节与美。

默音还提醒,百合子和泰淳一起从苏联旅行回来后写的《狗看见星星:苏联旅行》也非常有意思。尤其需要注意的是,“狗看见星星”这个标题不是字面上所见的某种浪漫,而是有点无厘头,是说她在苏联上厕所,厕所的门关不上,只能用一条腿抵着门,“从那里望出去像狗看星星”。此外,外国作家去苏联,都会有政治、历史的描述,但百合子的日记里完全没有这些。“她也不懂那些意识形态领域内的分歧,就像一个刚生下来的孩子在看世界,但那样的写作又完全不造作,真的是浑然天成,这是百合子非常独特的地方。”

默音介绍,百合子在日本有两次阅读高峰,一次是1977年《富士日记》刚出版时,另一次是2003年,这时她已去世10年,当时日本有本影响力很大的杂志在创刊号上做了“武田花与《富士日记》”的专题。好多粉丝是把她的书拿来随手一翻,不料就此着迷。“因为读日记不是一定要从头开始,他们随便读读她的文字,都能汲取到某种勇气。所以还有日本作家打了个有意思的比喻说,她像一支游击队,因为文字里有种生机勃勃。”

默音也以自己为例,从看日文原著到翻译、改稿子、改校样,整个过程下来《日日杂记》看了起码五六遍,却没觉得厌倦,“这样的写作还是挺厉害的”。所以,对一位去世这么多年的作家,间隔这么长时间还可以安慰到现在的中国读者,她觉得并不意外。“现在我们虽然经济发展得好,实际很多人内心是焦虑的,总是在看着下一步,想很多明天、后天的事情,对今天却特别忽略。但《日日杂记》是把每一天都很仔细的品味一番,每一天都活得特别认真,所以读起来特别抚慰人心。”

《日日杂记》

[日]武田百合子 著

北京日报出版社·理想国2022年5月版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