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癌症早筛业绩大增四倍,中国企业开辟新市场

第一财经 2022-07-16 07:58:10

作者:彭海斌    责编:胡军华

企业如果不满足于本土,而想成为全球市场和技术领先者,出海就是必选项。

中国的癌症早筛企业开始迈步走出去。

诺辉健康(06606.HK)的第一步是在中国香港站稳脚跟,并逐步覆盖东南亚国家。

诺辉健康7月15日披露的财报显示,它上半年收入增长接近四倍。中国癌症早筛市场在未来几十年内都不会碰到天花板,诺辉健康的董事长兼CEO朱叶青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但一家企业如果不满足于本地市场,而想成为全球早筛市场和技术的领先者,那么走出去就是必然选择。

必选项

诺辉健康7月15日披露,今年上半年该集团总收入预期2.171亿~2.316亿元,同比大增394.5%~427.6%。

这些成绩绝大部分来自于中国大陆市场。上半年,诺辉健康做了一项大胆的尝试,开辟中国香港以及东南亚市场。

诺辉健康的常卫清产品在六月登陆了香港市场。诺辉健康与Prenetics Group Limited(PRE.Nasdaq)战略合作,核心目标是推动癌症早筛产品常卫清香港上市以及试水东南亚。

癌症是世界顽疾,很大部分原因在于公众对于早期筛查的漠不关心,或者因讳疾忌医而错过最佳的治疗期。即便在香港等高收入地区,同样如此。

医管局香港癌症资料统计中心的资料显示,自2012年以来大肠癌一直高居香港最常见癌症前两名,并持续占据致命高发癌症第二位。

“结直肠癌同时也是最可以被预防的癌症。”Prenetics的CEO杨圣武此前接受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常卫清在香港是创新产品,唯一的‘竞品’是结直肠镜。“

相对于肠镜筛查必须在医院才能实施,诺辉的产品可以通过居家获取粪便样本后寄送至样本中心。“我们觉得能够在自己家里,舒服的做检测对于用户或者患者而言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同时,我们从香港的临床医生处收到了非常清晰的正反馈。“

中国香港或者东南亚国家都属于尚未开发的市场。据朱叶青观察,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的公司,在当地都没有代理公司,东南亚国家也没有本土获批的产品。

这也并不意味着市场唾手可得。

“实际情况是,没有人早晨起来就觉得今天我要去做一个结直肠癌的筛查,所以我们要去教育市场,让大家能够了解这一类筛查的价值。”杨圣武对记者表示。

诺辉健康的美国竞争对手精密科学(ESAS.NASDAQ)的尝试,显示出开拓陌生市场的风险。

几年前,精密科学曾与Prenetics合作,试图将其明星产品大肠卫士(Cologuard)推向香港,乃至中国大陆市场。不过,对于临床需求的错误估计,导致该公司未能如愿。

中国大陆市场还在快速增长,此时试水香港和东南亚市场,是诺辉的必选项,还是可选项?

“如果诺辉仅仅希望做中国市场的一个领先者,可能出海只是一个可选项。但是我们希望成为全球早筛市场的领先者,在一些新的癌种上有全球领先的技术,而不只是学习美国经验,所以出海就成了一个必选项。”朱叶青表示。

必争之地

结直肠癌是癌症早筛企业的必争之地。

“结直肠癌是最适合做早期筛查的癌症。除了它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一直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逐渐上升以外,它的发病周期比较长,给结直肠癌的筛查带来了很大的益处。”朱叶青表示。

结直肠癌通常由息肉引起,不过息肉演变为结直肠癌的时间可能长达十年。这给了潜在患者发现和解决问题的可能性。

精密科学的大肠卫士2014年拿到批文,2015年商业化收入3900万美元,到了2021年已经跳升至17.6亿美元。美国公司因美纳旗下的Grail推出的癌症早筛产品同样覆盖结直肠癌。

过去五年间,中国上市了一大批癌症早筛相关的的企业,比如诺辉健康、燃石医学等。此外,还有为数众多的已经获得多轮融资的IVD辅助诊断企业,比如康立明、鹍远生物等。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涉足了结直肠癌早筛的市场。

不过,不管是美国市场,还是中国的癌症早筛市场,都远远谈不上成熟。一则癌症早筛在潜在患者中的渗透率都还非常低,二则癌症早筛技术的演进还有较长的路要走,更不必提大规模前瞻性临床试验的耗时耗力耗财。

癌症早筛,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意义重大。

据2018年中国癌症统计报告,我国结直肠癌发病率和死亡率在全部恶性肿瘤中分别位列第三位和第五位。国内结直肠癌高风险人群约1.2亿人,其中年新发病例52万,死亡病例达19.1万。

早期发现和中晚期发现又有天壤之别。根据《中国体检人群结直肠癌及癌前病变白皮书》数据,I期结直肠癌人群的五年生存率可达90%、II期患者的五年生存率可达72%,Ⅲ期患者的五年生存率则降至了53.8%,Ⅳ期患者的生存率只有10.4%。

从这个维度来看,癌症早筛公司商业上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意味着中国抗击癌症事业的积极进展。

“我们认为未来至少20年都不会碰到(癌症早筛商业化)天花板。”朱叶青表示,一方面是因为中国人口基数庞大,另外一方面则是未来20年甚至更长时间,中国消费市场面临升级,健康消费会成为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半年当一年用

远大的前景,能为企业家提供信心,却不能令当下的困难消失。

“上半年,特别是上海、北京,包括像深圳广州的一些疫情的影响,对于我们线下的渠道影响比较大,像体检、医院我们相信下半年增速会比上半年更快,下半年肯定是把它当一年来实现。“朱叶青说,“我们产品刚刚商业化,就是要全速前进,尽可能占据更多的市场渗透率,让更多的人知道、选择我们的产品,这样才能加速良性的循环。”

中国创新的医药和器械上市公司,正在经历的另一重考验来自于资本市场。过去两年间,市值缩水大半的创新企业不在少数。即便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精密科学的市值,也从千亿人民币级别跌落到了目前的不到500亿人民币。

一家帮助初创企业融资的金融顾问公司创始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现在投资机构对癌症早筛这个赛道“非常的悲观”,因为在美股和港股上市的几家企业令“投资人赔了很多钱”。

对于资金储备不足的创新企业来说,这是尤其艰难的时期。

“一些创业型企业或者需要融资的企业会面临一些困难,比如它短期很难有足够的现金去支撑大规模的拓展市场,没有足够的现金去启动一个规模非常大的临床试验。”朱叶青对记者表示。

诺辉健康的年报显示,它2021年底手持现金约18亿人民币。朱叶青认为,资本市场动荡对诺辉股价有一定影响,对于公司的发展战略则不会构成冲击。他预计诺辉会在2024年实现盈利,而“现有的现金是足以支撑到盈亏平衡。”

资本市场的起起伏伏中,产业内部会发生分化。朱叶青相信强者恒强。“资本低谷的时候,有产品市场化能力、有足够现金储备、有高增长高毛利的企业,在这种逆境里会得到更快的增长,会进一步拉开差距。”

在全球范围内,癌症早筛都还是一个新兴的产业。朱叶青认为,资本市场天然具有周期性,流出的资金也会再度流入。

(《同心・方成》专题由梅赛德斯-奔驰S级轿车冠名发布)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