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文旅产业与城市更新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探访独立书店 | 不设限的乐开书店,为何对摆书摊上瘾

第一财经 2022-07-26 16:29:45

作者:李刚 ▪ 任玉明 ▪ 黄泽胤    责编:李刚

2011年乐开书店刚开业的时候,蜗牛做了一张店卡,反面写着“将实体书店进行到底”,她很希望有机会把实体书店一直做下去。
探访独立书店 | 不设限的乐开书店,为何对摆书摊上瘾

【编者按】独立书店并不显眼,却是很多人的精神家园。城市在变,街角的小书店也在变化。有的无奈告别,有的依然坚守,有的新鲜开张。我们想要道一声:嘿,你好吗?我们想弄清楚,这个古老的行业该如何适应、转型?
第一财经推出“探访独立书店”系列,走进不同城市的独立书店,拜访他们的主理人,探索正在发生的故事。探访的脚步从上海和成都开始,以后会抵达更多地方,欢迎提供线索和建议。

创办于2011年的乐开书店,是一家不想给自己设限的独立书店。80后店主蜗牛说,一路探索实践,可行的做法就保留下来。与大多数书店相比,乐开的业务乍看有些驳杂,却也体现了独特的经历、店主的个性与立足现实的生存之道。

书店面积不大,空间被充分利用。店门口的纸箱里,放着顾客捐赠的绘本等书籍,以极低廉的价格售卖,更像是环保理念下的旧书流转。店内新书为主,也有部分旧书;可以买书也可以成为会员租书;实体书店之外,乐开还不定期经营移动书摊和书车。作为纸质书阅读的信仰者和践行者,乐开为推广阅读持续举办各类线下活动,同时也注重线上的传播、交流和销售。

乐开书店面积不大,但对读者来说很温馨使用。    摄影/任玉明

店主蜗牛想尽办法与读者在不同的场景相遇,让他们走近阅读的同时,也为书店拓展生存空间。十余年摸爬滚打,这家称得上老资历的独立书店,发展出机动灵活应势而为的经营策略,这也成为它颇为独特的理念和个性。

7月下旬,上海的高温天气压迫下,路上行人不多。文定路218号画家街2M层的一个安静角落,是乐开书店所在地。乘电梯上楼,经过书店门口的旧书摊、书箱和展台,这些物件陈列得随意而自在,提醒读者在这家店可以自由随性翻翻书,或者找店主聊聊天,不必拘泥。

80后店主蜗牛来自山东济宁,“就是水泊梁山的那个梁山县”。乐开书店实体店先后落脚在五角场、新天地等地,2020年8月搬迁到如今的店址。120平方米左右的空间,临街一侧是一排书架,另一侧摆放着木色桌椅并留出展览空间。最近,乐开与“玩具大王”陈国泰合作的“奇妙的童玩世界”展览正在进行中,展台上怀旧的铁皮玩具让成年人和小朋友都很有兴趣,蜗牛在一旁讲解,并适时介绍一下《中国小玩意》这本口碑极佳的书籍。

乐开书店与陈国泰合作的展览正在进行中。    摄影/任玉明

店内的书大都可以随意翻阅,有初来乍到的客人坐下来点杯饮料看书,与蜗牛熟悉的客人则一边选书一边与她聊天。受高温天气和疫情波动影响,书店的客流还没有恢复到3月底封控前的水平,但特地来店支持的书友也不少。

蜗牛说,乐开的选书面向大众,没有专门限定于某一类人群。“你能看到店里的顾客有多个年龄段的人,有年轻人,也有爸爸妈妈带着小朋友,最多的是居住在附近的居民和在附近工作的白领。”她认为,如果书店附近居民经常光顾,小店就能比较好地存活下去。

6月初,乐开书店恢复线下营业。“首先开始集中打包4月、5月积攒的一些线上订单”。封控期间,乐开积极推进线上业务,很多书友在线上下单买书,“恢复营业后有蛮多订单需要发货”。6月下旬客流有所恢复,乐开也推出了原计划3月底举办的一些活动,“像儿童旧物的拍卖市集,还有非遗风筝手作坊等”。

书店内的小人书摊位。    摄影/任玉明

乐开书店持续做各类线下活动,活动逐步恢复,更多书店会员也慢慢找回了线下的活跃状态,重新回到书店读书、买书,“这一个多月其实还是挺忙挺充实的”,蜗牛说。

第一财经记者第一次遇到蜗牛,是在2018年福建南平巨口乡九龙村的乡村艺术季。她和乐开的移动书摊出现在福建偏远山村的艺术创意活动上,把各类书籍带给村民。摆书摊,是乐开书店自2016年开始的尝试,此后,乐开的书摊经常出现在上海的各个创意市集上,她还曾经和老公、孩子一起开着书车上路,在沿途的城镇和乡村摆书摊。

蜗牛说,自己对摆书摊有点上瘾。流动书摊让她接触到了平时难得遇到的读者,更真切地体验到把阅读带给别人的快乐。目前乐开实体店经营稳定,但蜗牛还是有机会就会去摆摊,她也希望有机会再次开着书车上路,与各地读者在日常而又特别的地方因为书而相遇。

蜗牛回忆起在内蒙古乌兰察布草原摆书摊的经历。2018年,从上海出发,乐开的书车一路向西向北行进,在乌兰察布草原,“那天下雨,不能出去玩,也没法摆书摊,我们又不想闲着,我老公就提议说,我们就在蒙古包里面摆书摊吧。”结果,蒙古包里的临时书摊很快引来了读者。“你会发现书的吸引力非常神奇,很快就有人探头进来问,你们这是在摆书摊吗?书籍会让人变得柔软,也会拉近人跟人的距离。”一位小伙子买好书后马上就看起来,那一幕让蜗牛印象深刻。

乐开书店尝试了多种线上方式推广阅读拉动销售,但实体店仍是重心所在。    摄影/任玉明

对于经营而言,实体店仍是重心所在,今年的疫情封控让实体小店面临极大挑战。蜗牛说,除了上海发布宣布的免租6个月的救助措施,她不知道乐开还能得到哪些帮助和支持。她说,要感谢每一位无论是在线上还是线下支持书店的书友,“其实我们书店能够一直运营,就是因为这些书友一笔又一笔购买支持。”做独立书店需要初心和情怀,但是情怀本身解决不了经营问题。“如果能靠情怀存活的话,我相信书店会非常非常多,但靠情怀真的走不远,只能是靠那些一直特别喜欢书店的选书,认可你的服务和活动的书友,靠愿意掏出真金白银、愿意在你们书店消费的那些人。”蜗牛说。

对话乐开书店店主蜗牛:书店有其他行业没有的吸引力

第一财经:很多小店包括书店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但是我听下来觉得乐开的状态还是挺积极的,你觉得现在恢复元气了吗?

蜗牛:我觉得可能是某一种程度上恢复了,但是还没有完全恢复到疫情前。其实封控的两个月,我们做了蛮多的线上活动,每一次活动都和书友有一定程度上的互动和连接,也直接或间接带来一些书籍销售,也是希望能够做一些自救渡过这个难关。

第一财经:乐开书店已经创办了11年,与社群的连接情况可以介绍一下?

蜗牛:我们2011年开始在上海开实体书店,积累了很多老顾客老书友,实体店搬迁过许多次,应该是搬过六七次之后才到了现在这里。我们有一个客服号,也创建了一些书友群,上海的和其他地方的,在这些群里经常分享新到的书籍以及线下、线上活动的情况。我们一直通过各种活动增加用户的黏性。

第一财经:从2011年到现在,乐开书店的地址、形态和服务都有变化,你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

蜗牛:对于这家书店,我是不希望为它设限的,希望它可以自由生长,我们做了很多探索,一些好的有成效的实践就把保留了下来。

我们一开始的定位就是以会员制租书为主的特色书店,实践发现确实是比较有成效的,租书的利润会比卖书高一点。从书友和书店的角度考虑,租书都是不错的方式,所以我们直到现在也还在租书。

另外,随着选书经验的积累,书籍也越来越有自己的特色,现在租书和卖书大概是一半一半。

2016年我们开始摆书摊,当时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马当路有市集,很热闹,但是没有卖书的摊位,当时就找到负责人报名。去摆摊之后,发现其实蛮有意思的,因为它和实体书店不太一样,你会发现很多人来到书摊的时候是有一种邂逅的惊喜感,这个是非常强烈的。从2016年一直到现在,有机会还会去摆摊。

非常感谢那位市集主理人给我们打开了一个新的方向,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2018年开了一辆书车去更多的地方摆书摊。我去摆了书摊之后,发现摆书摊也会上瘾,所以就一直去上海或者是其他城市摆书摊。

书店里各种有趣的角落很多。    摄影/任玉明

第一财经:乐开书店的书车在纪录片《但是还有书籍》里出现了,你也介绍一下书车的情况?

蜗牛:2018年临近暑假的时候,我跟老公讨论暑假带小宝宝去哪里,要过一个怎样的假期。我老公说要么我们开个书车出去旅行吧,当时我一听也非常开心,因为他比较喜欢旅行,我喜欢向别人推荐书籍,想到这样就可以去更多的城市,向更多的人推荐我精选的那些书。我们俩一拍即合,确定6月29号出发。

我们大概确定了初步路线,有一些朋友听说后,也向我们推荐他们所在城市可以摆书摊的地点。我们的公号发文章预告后,很多陌生的书友也在后台留言支招。我们一路去了很多城市,摆书摊的位置都是大家推荐的,有书店门口,咖啡馆门口,还有一些夜市,也有音乐节和农夫市集,还有一些乡村里的地方。我们一路总共走了58天,9000多公里,去了大城市,也去了18线小县城和乡村,邂逅了很多有趣的灵魂吧。

我一开始想带一二百本书,结果整理下来有七八百本,堆满了后备箱。卖掉后会从当地的旧书市和书店补货。

第一财经:作为独立书店店主,你怎么理解阅读这件事?

蜗牛:作为书店店主,我一直非常希望书籍能够融入到日常生活里面,希望阅读就像工作、吃饭一样,成为日常的行为。如果我们能够频繁消费精神食量,精神生活也会非常丰富。我真的非常希望大家把书买回去、租回去后是真正阅读它,而不是放在书架上积灰。

2019年开始,我们围绕着书做主题展览,发现是一个比较可行的方式,所以一直持续举办主题展览。2020年8月文定路这家店开业的时候,我们做了“你好小朋友”主题摄影展。展览能够让大家对书籍有更多的阅读兴趣,所以最终也是为书籍服务的。

很多读者阅读后在便签纸上留言互动。    摄影/任玉明

第一财经:书店运营要花很多心思,很辛苦,但也乐在其中吧?实践下来,书店虽然相对某些行业来说比较难做,但不是不能做,对吧?

蜗牛:对。现在全国各地的书店我感觉是前仆后继在开,每年都有书店关闭,疫情下今年也关了好多家书店,但是今年也新开了很多家书店,不同的城市都有新的书店开业。

大家都知道(书店运营)艰难,但是书店也有其他行业没有的吸引力。我开书店之后,除了遇到大家都能够看到的一些困难之外,更多的是亲身经历的一些美好的事情,这些美好的事情会让我产生很多的幸福感和满足感,会支撑我想要把这个实体书店一直持续下去。

2011年刚开书店的时候,我们做了一张店卡,反面写着“将实体书店进行到底”,我很希望有机会把这个实体书店一直做下去。

在面临变化和困难的时候,我比较愿意去做一些调整,希望能够给书店带来更好的收入和支撑。我并不是非常抵触互联网,这些平台都可以作为推荐书籍的辅助工具。在保障好实体书店运营的基础上,如果有精力再去做一些线上的传播,我也很乐意去做,因为我最大的初心就是为大众选一些小众的好书,并且把这些书给推荐出去。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