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文旅产业与城市更新
  • 商业创新与公益文明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对话小店 | 做独立音乐的半度,决定走进大众日常生活

第一财经 2022-08-15 14:09:39

作者:李刚 ▪ 张健 ▪ 任玉明 ▪ 周海涛    责编:李刚

作为独立音乐公司,半度音乐与商业逻辑总有些格格不入。疫情考验下,他们决定从一直专注的垂直音乐领域跨出来,跟外界产生更多的连接
对话小店 | 做独立音乐的半度,决定走进大众日常生活

8月的一个周末,莫干山路上汇聚多家画廊和小店的M50园区颇为热闹,年轻人因为展览和活动来到这里,唤醒了老牌网红园区的活力。

开在园区里已经20年的半度雨棚,是一家气质独特的咖啡馆,也是上海独一无二的音乐演出空间。推开门,便进入了一个安静得足以隔离外界喧嚣的空间。当日,三三两两的客人不时走进来,在清幽的音乐中喝咖啡、享用各式简餐,也自然而然地保持着安静。

位于M50园区内的半度雨棚,白天是一家安静的咖啡馆。    摄影/任玉明

作为半度音乐的线下艺术空间,半度雨棚咖啡区的角落展示着半度制作出版的音乐专辑,墙上则挂满了艺术家们演出的现场照片。穿过咖啡吧台区继续往里走,就是举办音乐会的空间。2003年以来,这里上演了300多场现场音乐会,包括中国传统民间音乐、世界各地民间音乐和戏曲等。自创立以来,半度音乐出版专辑近30张,创编中阮教材和乐谱,研发阮琴,举办音乐会,运行中国音乐地理项目、半度音乐节、民乐未来大师、刘星.中阮大师班、古歌.古曲复兴计划等长期项目。

上半年的疫情封控,令诸多行业步履维艰。将近3个月里,半度音乐和半度雨棚的演出、餐饮、艺术教育、艺文活动策划等项目全面停滞,以“艺术价值高于市场价值”为理念创办的半度,虽然商业运营一直比较艰辛,但这次面临的危机前所未有。

歌者小草与作曲家刘星一起创办了独立音乐公司半度音乐,她也是半度雨棚空间的主理人。小草告诉第一财经,这次疫情封控,对于半度“可以说是一个最大的挑战”,“我们跟很多中小企业一样,其实是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关头。”当日拍摄完自己古歌作品的MV后,小草匆匆赶回半度雨棚接受采访,即便谈及经营压力,依然轻声细语,带着浅浅笑意。

 半度音乐联合创始人、半度雨棚空间主理人小草    摄影/任玉明

“我们自己从来没有动摇过,如果条件允许,我们肯定是会一直做下去的。”作为独立音乐公司,半度音乐的运作与商业逻辑总有些格格不入,但一直坚持着存活下来。这一次面对困难,除了通过各种方式自救,也在寻找社会的支持力量,包括企业的支持和政府的扶持资金等。明年是半度音乐的20周年,纪念音乐会已经在计划之中。“放弃了还是非常可惜的,所以我们想说不能轻言放弃,但是真的如果做不下去了,也应该坦然地放下,因为这就是命运。”

M50园区是国企物业,6个月的免租解了半度的燃眉之急,后续政府部门的文创扶持资金,包括普陀区的文化事业扶持资金如果能顺利到位,也能缓解运营压力。“现在可以说在跟时间赛跑,每过一个月还活着,那就是幸事,这个危机还没有过去,还是很大的一个考验。”

疫情以来,小草一直在思考如何调整运营策略。去年,半度做了金融家艺术沙龙和音乐空间餐桌,这两个项目今年合并为“酒狂.三醉”夜间生活品牌,将音乐、演出与美食、美酒融合,《酒狂》和《岳阳三醉》是刘星改编的中阮专辑《广陵散》中的曲目。“我们希望做严肃音乐的同时,能够把中国传统的酒文化、美食文化,中国传统文学,还有东方审美都呈现在空间里面,倡导一种自在洒脱的生活方式。”

疫情给新项目的推进带来了很大阻碍,小草说,恢复正常后,半度雨棚这个空间将继续想办法与社会各界连接,进行艺术生活化、生活艺术化的尝试。“它未来不仅仅是金融+艺术沙龙,也可以是NFT的艺术沙龙,社会联盟的艺术沙龙,是音乐艺术+X”。半度计划推出定制音乐酒会,“比如我们现在正在策划的24节气主题音乐酒会,这样吸引的人会更多一些。不管是用何种方式呈现音乐,就是希望我们的音乐无处不在,各种呈现方式里都有我们的音乐。”

半度音乐和半度雨棚独特而难以替代的价值,也来自于长期合作、持续演出的音乐家和一直追随的乐迷。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期间,就有一位女士进来,问工作人员何时恢复演出。在半度音乐的观众微信群里,也时常有人询问什么时候能再到雨棚来看演出。小草说,作为一家在市场缝隙中艰难生存的独立音乐公司,半度经过多年摸索已经找到了几个方向的生存模式,“它们可以让我们维持生存,而且能够持续地做艺术。但是疫情这几年,真的有一些归零的感觉。”

年轻人渐渐回到M50园区     摄影/任玉明

为了不被疫情打倒,半度这几年加速应变。2020年,小草决定从一直专注的垂直音乐领域跨出来。“我们应该走出去,跟外界产生更多的连接。所以2020年做了治愈系列音乐会,跟视觉艺术、餐饮还有插花等领域的人合作,我觉得反响是非常好的。”她说:“治愈系列音乐会,治愈了我们自己,治愈了演奏家,同时也治愈了听众。”2021年,半度音乐与与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胡建君老师合作,推出了一系列江南文化系列活动。系列活动做了20多场,参与者反响也很好。

“我们已经有20年的内容积累,之前就像搞科研,一直做研发,现在我觉得我们也可以尝试用烟火气的方式、接地气的方式去探索怎样跟大众产生更紧密的连接。”小草认为,半度音乐的音乐作品本身算不上是面向大众市场的产品,优秀的音乐作品需要进一步产品化、流量化,触达越来越多的群体,让音乐成为他们生活方式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

“这些条件都成熟了,才是能够商业化的一个条件。我觉得现在形势还是比较紧张,但是从大趋势来看,不管是需求还是能力,其实还是在往上走。”小草说。做文化需要积累,积累的年份越久内容越多,被更多人知道和认可,品牌的影响力就越大,也就能带来更多的跨界合作机会。

作为半度音乐和半度雨棚的管理者,也是古歌歌者、创作者和推广者,小草兼有机构运营和艺术创作两个身份,她一度颇为无奈、挣扎,但现在想通了。“你会觉得这两种身份带给你的体验和经历,是任何一种单一的角色没有办法给你的。我既然别无选择,索性就不拘泥于要做哪种身份,更多地执着于是不是一直在自我突破,一直在自我完善,想把个人的潜能发挥到极致,所以我的状态还可以,比较乐观。”

第一财经:疫情对团队的影响大吗?

小草:团队人员受疫情的影响有一些流失。我们在疫情前培养了几个不错的伙伴,但这次封控之后他们就离开上海了。现在我们其实也很困难,他们流失以后也没有去及时补充人员。

第一财经:半度与很多音乐家,尤其是年轻音乐家有很好的合作关系,演出行业受影响很大,你比较熟悉的音乐家们状态怎么样?

小草:如果是在院团工作的音乐家,情况还是比较正常的,跟着大环境走,我觉得应该没有太受影响。还有一些独立的音乐人,他们会受到很大影响。我们都会保持联系,像我们计划9月重新启动的半度音乐会,也会跟他们一起商量。像青年作曲家张梦,我跟他合作创编小古歌,疫情期间我们就把12首小古歌的创编工作都完成了。疫情期间受影响的时候,可以做一些幕后的工作,一些准备的工作。

 半度雨棚已经举办了近300场演出    摄影/任玉明

第一财经:半度是以线下的演出等活动为主要内容和特色,如果线下不能恢复正常,只有线上还是完全不够的吧?

小草:对,我们以前线上考虑得非常少,因为从效果、品质来说,线上和线下有的时候真的是一个天一个地,这也是我们以前没有怎么考虑线上的原因。但是这次疫情期间也做了一些尝试,因为毕竟线下完全断了,而且整个大趋势是大家都在考虑往线上这个方向走,我觉得我们可以做一些试水。但是其实还没有找到一种很好的方式能够在线上替代线下,未来如果技术越来越成熟,我们可能会跟专业的合作伙伴一起找到合适的模式和方式。

第一财经:半度音乐到明年就创立20年了,它是一个有艺术理想的机构,但是运营策略也在发生变化,为了艺术理想而寻找商业路径肯定比较辛苦,但是你觉得还是可以走得通的是吧?

小草:对,但是我觉得需要不同领域的合作,如果只是我们这一个机构想要在商业运营上有很大的突破,质的突破,我觉得不太可能。作为一家小型机构,想把各类人才都汇集到自己的团队,难度还是比较大的,所以我们一般来说就采取项目制,包括中国音乐地理都是项目制。

第一财经:城市发展、更新离不开文化,对于上海以及M50所在的苏州河这一片区域而言,半度是不是有自己独特的价值?

小草:当然,无论是我们自己,还有常年陪伴我们的这些听众,还有这些演奏家,都会认为半度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存在,一个城市如果没有这些不同的特色小空间,我觉得城市的活力和它的特色也会大大减弱。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