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文旅产业与城市更新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城事行走 | 建筑学者的上海老城厢速写,一个遗失的梦

第一财经 2022-10-03 12:38:09

作者:蔡永洁    责编:李刚

上海老城厢微小体量的建筑构成变化丰富的街道立面与城市景观,它们有规律和无规律地组合在一起,成为市井生活的背景。

在我看来,昔日的老城厢是一个世外桃源,她与现代化的大上海显得那样的不协调。过去的城墙早已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今天的环城路,它把老城厢清晰地从这个大都市背景中凸显出来。不论是她的历史,还是她的今天,老城厢都是一个城中城。这里没有大上海的现代,没有时髦购物中心,没有时尚夜店,没有网红打卡点,她顽强地保持着百年前的生活样貌,邻里与日常是这里的主旋律。

人民路:呈半圆形,系民国初年拆城填濠所筑道路,原名法华民国路,1949年后改为人民路。

拆除中的老城厢

老城厢的独一无二在于她的小。高密度的建筑造就了致密、细小的城市街道与邻里巷弄;城市生活、邻里交往、家庭生活都在其间展开,不分彼此、不分等级、不分属性;小尺度促成了一种只属于家庭的亲密性。微小体量的建筑构成变化丰富的街道立面与城市景观,它们有规律和无规律地组合在一起,成为市井生活的背景。小的功能单元促成了丰富的生活;小店铺混杂在一起,成套、不成套的居住单元挤在一起,形成诸多功能互补的街区单元;当今城市梦寐以求的15分钟生活圈老早就在这里实现了。

小街、小巷、小店铺,老城厢的小造就了一种特别的空间与社会网络,其紧密性与多样性展现着正消逝着的传统与价值,与现代都市的大形成鲜明对比。如果没有过去几十年的建设性破坏,老城厢一定可以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乔家路:400年历史。明代著名抗倭将领乔镗之子乔木从川沙迁到城内,到乔镗曾孙乔炜这一代,由于祖上三代进士,乔家在上海城里地位日渐显赫,当地人就称乔家出入的这条路为乔家路。乔家路有小南门救火钟楼、宜稼堂、梓园、徐光启故居九间楼等历史遗迹。

今年的疫情给每个人更多的思考时间。网课之余,翻看去年在老城厢拍的照片,伤感油然而生。照片展现的都是空间场景,一个空壳。往日的生活消失了,只剩下冷清。窗户钉上了木板,房门和巷弄入口用砌块密封,店招被清除,挂在巷弄上方的衣物也不见了踪影;人,当然也消失了。

老城厢清场前后对比(西马街)

老城厢清场前后对比(金家坊)

上大学后养成的习惯,旅行时总带着一本速写簿。这次疫情在家闭关,正好写一篇关于老城厢的学术论文,翻看着去年拍摄的照片,不自觉拿起铅笔开始速写老城厢。这个春夏,画满了一整本,从上海画到欧洲各国,将记忆中的美好重新进行了一轮回忆。老城厢共画了近30幅,画的越多,对老城厢新的和更深的理解就越多。一般画这样一幅A4大小的速写大约10分钟;出于职业习惯,透视和比列把握得比较准确。但与相机的纪实性明显不同,速写经过了大脑的加工,画的是眼睛想要看到的东西,主观色彩浓烈了许多。情不自禁,在画面里加入了应有的人和物,画成了老城厢原本的模样。

梅家街区:梅家街古称“梅家弄”,早在北宋年间就已得名,相传其来历与文学家梅尧臣后代有关

西唐家弄

金家坊西马街:金家坊占地约15公顷,曾经生活着4000多户居民。金家坊地块共有16条街巷,其城市肌理是500年以来持续不断的建造活动层叠和拼贴的结果。

金家坊北孔家弄

集贤邨:位于金坛路35弄,其址前身为清代道台衙门,辛亥革命后改为淞沪警察总厅。民国二十二年,周边余地被出售,业主购进后分别建房,成为集贤邨。

望云路

以前的速写题材大多是欧洲城市的街道空间,画中国城市始终觉得不太适应,感觉欧洲的城市空间形态比较明确,特别是空间尺度以及形态的变化非常生动。而老城厢明显具有欧洲城市空间的某些特质,亲和、丰富,入画!

这些速写或许在多年后还会唤起人们的回忆与遐想,人们还会不断自问:我们当初为什么遗失了老城厢?

蔡永洁,2022年9月20日于上海浦东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