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特写|年轻人复兴地摊经济,从“后备箱”开始

第一财经 2022-10-26 19:02:58

作者:刘晓洁    责编:李娜

给企业打工不是年轻人的唯一出路,摆摊作为一项低门槛创业的选择,不失为一个可以尝试的方向。

“别人卖菜,我卖花,可以饿死,浪漫不死。”大福在南京摆摊卖花,这是他花摊的标语,几乎每个过路人都会将他句话读一遍。

大福的花摊

大福是90后,在摆摊之前,他做过三年摄影师、在义乌开过小商品网店,还短暂当过外卖小哥,2021年他开始摆摊卖花,找到了真正想热爱做的事。

“我不适合上班,喜欢自由,不想过朝九晚五的生活。”大福表示,自己做过很多行业都不是很出色,只有摆摊卖花有了一点小小的成就,未来的目标是开一家花店。

像大福这样的90后有很多,尤其近一两年后备箱市集的兴起,吸引了许多年轻人加入摆摊潮流,但和传统印象中的“摆地摊”不同,这些年轻的摊主更善于营造氛围感,摆精致的地摊,并且善于利用小红书、抖音等社交软件扩大自身影响力。

小红书提供的数据显示,2022年1-9月,小红书上包含“摆摊”关键词的笔记发布量比2021年同期同比增长288%。

在年轻人看来,给企业打工不是年轻人的唯一出路,摆摊作为一项低门槛创业的选择,不失为一个可以尝试的方向。在第一财经采访的年轻的“摊主”中,有的在苏州摆烧烤摊月入6万,有的在福州卖三明治摊最后开起了实体店。

大福认为,大多数年轻人喜欢摆摊的氛围,“哪怕不赚钱,出来玩也好,后备箱市集很多都是兼职,他们下了班开着车就走出来了。”

但从入门到放弃的也不在少数,摆摊并不意味着毫无门槛,从选品、摊位、线上运营引流、线下变现,尤其需要摊主的付出和坚持。

从创业者到“摆摊人”

“很少有男生卖花,刚开始带着花走在路上很多人都会看向我,社恐的我有点紧张。”卖花的第一个月,大福的生意很差,一天只赚几十,有时候都不开张。

在经过反复放弃和试错后,一年多后,大福的花摊生意走上了正轨。工作日卖花的营业额最低在400-500元/天,周末能到1500~2000/天左右,而三八节、520、情人节这种日子大福最多一次收入达到了8000多。

获得这样的收入,大福要在周末早上六点就去花市进货,然后打刺、剪根、修花瓣、醒花,中午出摊,一直卖到晚上10点,回到家已经是12点,“真的很累,有时候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一度累病过。”特别累的时候大福会在周一、周二休息,这两天生意较淡。

除了夏季高温的一个多月,大福每月的营业额都稳定在 15000- 23000之间,除去成本,利润大概在一半。这在南京已经是中等收入水平,对大福来说,这接近朝九晚五的工作收入,但会更自由。

相比大福,在苏州摆烧烤摊的唛唛爸营业额则一度达到6万,“摆摊第二个月,总收入60281”,唛唛爸这条国庆节前发的小红书笔记点赞已超1.5万,成为他小红书最爆的文章,涨了不少粉。

唛唛爸的烧烤摊

唛唛爸是一位95后,曾开过一家中小型公司,这两年行情不好公司解散了,虽仍有散单,但空闲时间增多。“摆摊一开始只能算是娱乐,因为也比较闲,正好上半年疫情刚解封后,苏州这边兴起后备箱市集,就去尝试了一下。”

唛唛爸表示,自己近一周平均一天的营业额大概在1500元,国庆节前他最高营业额达到了4000多,这里面的净利润约在四成左右。

对于其一个月6万的营业额,网友中有部分质疑的声音,唛唛爸告诉第一财经,之所以有较高的营业额,也是因为他的平均客单价不低,维持在50-60元左右,另外自己现在摊位固定在苏州的诚品书店,回头客也增多了,作为一个网红打卡点,诚品所在商场本身自然流量不错,人群消费能力也不低。

唛唛爸同时在运营粉丝微信群和小红书,有一些群里的粉丝会定期光顾,有不少的回头客,同时小红书也会给他有一定的引流。

虽然对唛唛爸来说,摆地摊的收入并没有达到他之前的收入水平,但他将摆摊看作是一个有意思的经历,“可以玩一玩,接触的人比较多。”这对他后续创业也是一个积累。

年轻人重塑地摊经济

后疫情时代,很多地方尝试开放夜市地摊经济,多个城市也放宽了对摆摊的限制。在这种背景下,许多年轻人开始走上街头摆摊。

9月22日,上海发布20年来首次进行全面修改的新版《上海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条例》,不再要求全面禁止“路边摊”,在规定不得擅自占用道路、桥梁等公共场所设摊兜售的同时,明确区和乡镇政府可以划定一定的公共区域用于从事设摊经营、销售自产农副产品等经营活动。这在各大城市出台的市容管理条例中还属于首次。

条例发布后,上海襄阳北路等地就出现了许多摆摊的年轻人,他们喊出“地摊复兴”的口号。但相比上一代“地摊”,年轻人的摆摊有其独特之处。

小红书上关于上海摆摊的笔记

“我们之前那一代人去摆摊是卖一些必需品,赚钱讨生活,无非就是卖吃的喝的用的,我们这一代人摆摊虽然也是想挣钱,但更喜欢卖爱好的东西,比如说鲜花、盲盒、手办、手工品、调酒、宠物小零食等等。”大福表示。

年轻人的摊位布置会花些小心思,营造氛围感,定制背景布是必须的,印上一些彰显个性的标语,如“负二代的摊”“摆摊总比加班强”“不想在家摆烂,干脆出来摆摊”,再围上一圈白球串灯,这已经是年轻人市集摆摊的标配。

大福还自己改造过一个粉色花车,“买了一辆三轮车,刷成粉色,每天骑着去夜市摆摊,回头率非常高,还有好多人过来拍照。”

大福的花车

社交平台引流也是年轻人必备的,摆摊的年轻人往往会将摆摊当成一个有趣的经历,通过在社交平台分享经验,同时可以积累起一批粉丝,当然也可以是交朋友。

从刚开始摆摊,唛唛爸就已经在运营社交平台,“一开始是抖音和小红书一起发,但实际反馈来看,抖音的用户群体比较广泛,而且小红书可能以年轻人为主,跟我产品会比较符合。”

现在唛唛爸主要在小红书发自己的摆摊日常,就他体验来看,这会起到一些引流的作用。目前唛唛爸的账号“唛唛猫の摊儿”有近7000的粉丝,点赞收藏约2.6万。

唛唛爸表示,自己前期发的内容效果并不是很理想,但后面做了一个盲盒的活动,每天来的粉丝会送盲盒(任意烧烤),现在年轻人喜欢拆盲盒,同时他建立了一个粉丝微信群互动,长期下来就有了一些回头客和粉丝。

唛唛爸告诉第一财经,小红书火了以后,引流的本地顾客并不是很多,但是有了全国各地的粉丝,这让他后期的重心有了变化,在此之前他的计划是做江浙沪周边的客流,现在则计划去全国各个城市摆烧烤摊,边烤边玩,相当于流浪式烧烤。在未来,如果积累起更多的粉丝和声量,他计划做烧烤产品和品牌。

大福也在小红书记录卖花日常,他的账号“大福哥哥的花车”不定时分享卖花技巧,也积累了近5000的粉丝。一开始大福只是单纯的分享,巧的是发了第一个视频就火了,受到鼓舞后,大福之后坚持发一些经验和感悟,现在他账号的获赞和收藏已经突破了3万。

目前大福还没有考虑好用小红书的声量做些什么,他表示,此前有考虑过用平台卖货和直播之类,但并没有一个准确的方案。但无论如何,平台粉丝的积累对于之后大福转型实体花店,或多或少有一定的导流作用。

慧子在福州摆摊卖三明治,利用摆摊空余时间她也在运营小红书,因为此前有过互联网运营相关经历,曾经将微博粉丝做到了20万左右,做账号运营她驾轻就熟。

“大概剪了8000多条视频,发布了200多篇笔记。”慧子表示,不到一年她的账号“零度与你”粉丝量就从0涨到2万。但她目前也面临着账号转型,因为做摆摊博主并没有变现,在小红书平台,她更想转型做一个生活化的博主,或许变现的价值会更高。

门槛看低,却是个技术活儿

无论是大福还是唛唛爸,都在摆摊基础上思考更长远的计划。摆摊提供了一种低门槛创业的可能性,但并不是仅仅一腔热血就能做好,也并不是可以长久做下去的事业。

慧子对第一财经表示,当摆摊成为一个趋势,做的人越来越多,复制性已经非常高,想把它当成一份事业做是非常艰辛的。

如果是野摊,一定会受到城管的管辖,而参加市集则面临着摊位租金的成本。现在摆摊分为两种,可以摆野摊,即随便找个地方摆一摆,但有可能遇到城管驱赶。如果想长久固定下来,就得支付租金找一个场地,和市集组织方或者商场对接。

大福表示,南京摆摊的市集租金最便宜在30元一天,最贵的价格他接触到的是260一天。唛唛爸接触的苏州市集则按月算租金,他在诚品书店的烧烤摊月租就在2000左右。

摆摊也会受到天气温度的影响,比如梅雨天、冬天,路上的人流减少,也很少有人愿意停留。在高温天气时期,大福的鲜花每天都会被晒死一两百的货,人流量也低很多。

来自社会的评判和家人的劝阻也是一道坎。在大多数人尤其是长辈眼里,摆摊仍然是低技术工种,不被大众所认可。

“我妈一直不喜欢我摆摊……觉得你就是不务正业,摆摊你能赚多少钱,还是找个工作比较踏实,”大福表示,家人一直不太支持自己摆摊,他人的眼光就是一个重要原因,“就比如有人问我妈,你儿子在外面做什么工作,我妈说摆摊就很……你懂吗?”

但好在大福的爸爸更加开放,在看到大福花摊的成绩后,现在并不会反对,“当然口头上没有说认可,但他就是默认的那一种,长辈感觉还是比较含蓄的,不会把一些话说在嘴上。”

慧子认为,摆摊或多或少会被别人评判,但最重要是自己是否认可这个选择,不要看到互联网上的一些成功案例盲目去做,衡量好能力和得失。

慧子将摆摊当成了一个过渡。在摆摊之前,她正处于产后抑郁的时期,通过摆摊,她后来转而开起了实体店,并且收获了一份稳定的运营工作。“我走出来了,肯定比我待在家里抑郁的好,并且通过这段经历,我走到更强大的企业里去了,人就是阶梯式成长的,不可能一步就迈得很高。”

大福把摆摊这段经历当成是一个人生的转折点。“摆摊后我改变很大,我94年的,到现在也快30了,之前做过很多行业都不是很出色,爸妈也在催婚,说邻居家的孩子怎么样……但我现在摆摊卖花有了一点小小的成就,我一定会坚持下去。”

大福喜欢鲜花这个行业,他计划开一家花店,但房租一年接近20万,大福计划花摊再做一两年,存够本金就去实现。摆摊也是他积累市场经验的途径,为今后的花店作铺垫。

“先不急,反正慢慢来。”目前摆摊的生活已经是大福理想的状态,认识了许多新朋友,充实、快乐且自由。

摆摊或许不是一项可以长久经营的事业,但这些经历或多或少为这些年轻人下一个新生活的开始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