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专访德国中国商会总干事长段炜:中企进军德国迎来窗口期

第一财经 2022-11-01 19:47:22

作者:康恺 ▪ 冯迪凡    责编:戚德志

德国汽车行业对华投资,约占欧洲对华直接投资的三分之一。

“这家企业来了之后,这个地方慢慢地就变成了一个产业集群。”

谈起近期一家来德投资中企,德国中国商会总干事长段炜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这家企业过来之后,当地政府是想把当地就建成一个小型的电池集群。该中企对我们说,来的时候就开展了与上下游100多家供应商的合作。这确实是一个集群和规模效应。”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28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宣布,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邀请,德国联邦总理朔尔茨将于11月4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据报道,伴随朔尔茨访华的有12位德企高管,其中包括大众、宝马、巴斯夫等汽车和化工业的高层。

根据荣鼎集团的一份报告,德国汽车行业对华投资,约占欧洲对华直接投资的三分之一。在2018年到2021年间,仅德国三大汽车制造商及化工巨头巴斯夫集团四家公司,就占欧洲对华直接投资总额的34%。

近期,巴斯夫更是追加对华投资,其位于中国南部湛江的第一家工厂已于9月中上旬开始投入运营。这是该公司迄今为止最大的海外投资项目,投资总额达100亿欧元(约合690亿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中国也在投资德国。根据中国商务部今年1月的统计数据,目前在德中资企业超过2000家,集中在运输、汽车零配件、新能源等领域。截至2020年底,中国对德国直接投资存量160.6亿美元(约合1108亿元人民币)。

近年来,中国车企出海,就要“挑最难啃的骨头啃下”,正在挑战老牌汽车强国——德国。在段炜看来,这一方面在于德国8000多万人的人口优势,德国不仅有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其高级人才和研发人才数量也较多。

“单纯从成本角度来看,中国企业赴德投资不划算,但为什么大家还纷纷赴德投资呢?这背后的原因一方面在于中德经贸关系良好,这是中德关系的压舱石,双方企业对彼此的市场都有较大信心。同时中德关系也稳定。”段炜说。

德国中国商会总干事长段炜(来源:受访者提供)

朔尔茨访华,德国企业如何发声

朔尔茨任内首次访华,德国头部企业以实际行动支持,访华高管来自化工、能源、制造、医药、食品等行业,中德经济结构依然互补。

正如段炜所说,目前德国政界出现了一些杂音。

据报道,朔尔茨此前明确表示支持全球化,他称脱钩是完全错误的道路,德国必须和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开展贸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10月12日对此表示,我们积极评价欧方有关表态。中方同样支持全球化,反对脱钩。在当前世界经济形势低迷背景下,坚持开放合作,增强经贸联系,不仅有利于中欧双方,也有利于世界经济复苏。

段炜表示,在朔尔茨访华之前,各方看到中远海运入股汉堡港的这一案例,根据德国媒体报道,在德国国内六部委都反对的情况下,作为联邦总理,朔尔茨力排众议,最终该交易达成一个财务投资方面的妥协。

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车企都表示,其30%~40%的营业额都来自中国,它们得益于中国开放和广大的市场,希望加强对华合作。”

据悉,此次将随朔尔茨一同出访的企业包括大众汽车、西门子、默克集团、德意志银行、巴斯夫、德国生物技术公司、宝马、瓦克化学集团、阿迪达斯、婴儿食品制造商喜宝(Hipp)、加热技术公司GeoClimaDesign和德国拜耳集团。

中国车企进军德国有两招胜算

“德国大众汽车,每年向中国大概卖400多万辆车,占其全球份额将近40%。” 段炜表示,而现在在德国的马路上,已经有不少中国的汽车和中国品牌在奔跑.

“这体现出中德两国之间合作的紧密性,也体现出了中国汽车企业的竞争力在不断增强。”他谈道,不过中国汽车刚出海,想进军德国市场并不容易。

除了显而易见的品牌直面竞争之外,德国汽车行业标准较高,涉及环保、供应链等方方面面,这又在无形中提高了中企的市场准入门槛。

不过,仍有两招胜算。首先,是数字化。

在段炜看来,数字化不仅是中国电动车企业的未来愿景,更是争夺消费者的重要武器。而在寻找产品差异化竞争力这个“找不同”游戏中,中国电动车企业很快悟到了这个关键点。

前不久,段炜参加了一些中国电动车企业在德的新车发布会。他发现,在电动车内部,中企纷纷将语音控制、AI系统等科技元素融入其中。不仅如此,数字化技术更渗透在诸多方面。比如,在汽车驾驶位置前方,司机可以轻松地使用较大的操作屏幕,汽车内饰则配备了环绕音响。“消费者甚至可以在车里打游戏,一台车俨然变成了一个娱乐空间和影音空间。”段炜说,“德国的数字化转型相对较慢,对于当地消费者来说,这都是非常新奇的。”

段炜认为,这背后是一个重要转变:中国车企先后经历过多轮出海,此轮出海的不同之处在于,改变了以往主打性价比的标签,而是试图以科技等新技术赢得欧洲消费者的青睐。

其次,则是系统性困局:德国企业意识到,在电池技术上,已经处于整体落后情况,需要中企成为供应链上的关键一环。

“大家看到德国在电池技术这一阶段基本放弃了:德国将这一段的能源技术认为是过渡阶段,没有想在过渡这一阶段技术之后再做什么,或跟亚洲国家来一争高低。”段炜解释道。

这也给予了中国企业进军德国和欧洲的窗口期。去年以来,包括宁德时代在内的多家中国头部电池企业宣布赴德建厂。

同时,德国也希望通过吸引全球头部的电池企业,发展当地电池产业集群。“德国经济发展呈现产业集群的特征。”段炜说,“以前像宝马这样头部的主机厂在德国某地建厂,就可以陆陆续续带动上下游100多个供应商赴当地投资。长此以往,便可以培育技术人才、不断完善厂房等设施建设,并促进当地产学研一体化发展。也正得益于此,德国冒出了一个又一个汽车小镇。”

在他看来,电池企业投资的道理同样如此,“像我最近参观了在德国的一家中国电池企业工厂,它真的就是带着整个产业链过来的。电池生产既需要上游材料,又需要其它技术线的配合,它上游的供应商就有100多个。”

德国化工、汽车产业链东移

由于气价持续高企,近日德国化工、汽车行业时常笼罩着一股悲观气氛。

段炜认为,未来德国化工产业东移的可能性较大,“从德国化工产业在欧洲的供应情况来看,天然气价格虽有回落,但仍处于历史高位,且乌克兰局势僵持不下,这意味着德国化工产业的用能成本还将较高。此外,在能源转型中,虽然环保议题正让位能源安全,但环保议题在德国仍至关重要,况且绿党目前还在执政联盟内部,未来化工产业在德国持续扩张的可能性不大。”

在他看来,我国化工产业或有一定优势承接其转移的产能,原因在于,其一,得益于较低的煤价、气价,及光伏、风能产业的不断发展,我国的用能成本具有较大优势。其二,化工产业是大多数工业供应链的起点,我国工业品类齐全,且未来发展空间较大,是全球巨大的化工品市场。其三,得益于多年的工业化积累,我国产业工人和工业基础设施都较为完备。

与化工产业类似,段炜认为,德国车企未来有望继续加大对华投资力度。“首先,我国汽车市场需求庞大,这与我国人口结构及消费升级趋势密切相关;其次,我国汽车工业的制造效率高、基础设施完备、人力资源优势明显。此前,德国车企在华积累已久,不仅合资建立众多工厂,‘双元制’学校模式也培养了大量汽车技术人才。”他解释称。

“在全球汽车电动化转移背景下,德国车企更加看重的其实还是我国的技术密集优势。”段炜进一步称,“车企倾向于选择在技术密集的地方研发产品。无论是在电池,还是在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等新经济领域,我国都处于全球第一梯队。中德加强在上述科技前沿领域合作,有助于德国车企向电动化、数字化转向,进而抓住产业转型机遇。”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