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中期选举如何决定美国未来两年?这些数据透露更多信息

第一财经 2022-11-09 12:15:21

作者:冯迪凡 ▪ 高雅    责编:盛媛

回溯历史,民主党和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的“攻防互换”概率如何?

2022年中期选举投票结果陆续出炉。

截至美东时间8日20点46分,在众议院,民主党获得21席,共和党获得37席。在435个众议院席位中,仍有377个席位归属尚未揭晓。民主党和共和党中赢得超过218席的党派将成为众议院多数党。

本次中期选举的结果为何值得关注?如果民主党失去对参众两院的控制权,拜登政府推动立法的能力将受到严重限制,从而导致美国总统拜登很可能受限于只能使用行政权力。

更重要的是,中期选举通常被视为对美国总统的一次“期中考试”。虽然要到2024年才能开始进行下一届美国总统大选,但中期选举结果可能决定拜登是否再次参选,以及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是否会寻求共和党提名参选。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刁 大明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目前的态势来看,共和党会在中期选举“翻盘”,但翻盘的幅度不会特别大。“现在一般认为,即使共和党拿下众议院,其席位也不会超过240席,即不会超过特朗普刚刚上任时的国会格局。这次选举主要决定因素还是经济。”他称,参议院的偶然性则比较大。

回溯历史,民主党和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的“攻防互换”概率如何?哪些数据指标值得关注?

美国选民在站点投票(来源:新华社图)

指标1:投票率

投票率被认为对于民主党来说尤为关键,特别是如果他们要在众议院保持领先优势的话。因为在政治学规律中,选举中想要变革的人往往比那些满足于现状的人投票更多。

中期选举投票率往往远低于总统选举年。根据荷兰国际集团的一份报告,通常,美国总统选举年的投票率为50%-60%,比如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时的投票率为67%。中期选举的投票率通常约为40%,2018年的投票率高于平均值,为53%。 

第一财经记者在纽约的两个投票点看到,8日清晨投票点并未排队,但陆续有人进入。

根据美国选举项目(U.S. Elections Project)分析的数据,此次,全美范围内的总体投票率在历年中期选举中处于高位,截至7日下午,已有超过4200万美国人提前投票。但投票率的百分比也因州而异,比如佐治亚州等州提前投票人数激增,甚至可能打破2018年的纪录。但加利福尼亚州等地的提前投票统计数据不如往年。

据美媒报道,截至上周末,共和党人在全美范围内总体的早期投票率表现较好,在内华达州和佛罗里达州等战场州以及加利福尼亚等蓝营州,共和党早期投票总数超过了2020年的水平。然而,在宾夕法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等有重要参议员或州长竞选的州,民主党的早期选票总数达到或高于2020年的水平。

佛罗里达大学教授、美国选举项目负责人麦克唐纳(Michael McDonald)称:“我们在一些竞争激烈的州看到的是,民主党人投票的比例高于共和党人。但从全美范围来看,在竞争并不激烈的州,比如佛罗里达州或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人邮寄选票的返回率实际上较低。”

指标2:历史数据

从历史数据看,在过去的22次中期选举中,只有3次执政党在众议院的席位有所增加:1934年美国前总统罗斯福执政期间,民主党在众议院增加了9个席位;1998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时期民主党增加了5席;2002年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时期,共和党在众议院增加了8个席位。

而自1934年以来,共和党已经17次控制众议院,且在过去的四次中期选举中都成功了。 在参议院,自1934年以来执政党已6次获得控制权,15次失去参议院控制权。过去21次中期选举中,参议院席位变化中值是失去5个席位,而目前共和党只需要获得一个席位就可以控制参议院。

美国政治选举分析网站库克政治报告(Cook Political Report)主编沃尔特(Amy Walter)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今年中期选举中对共和党人有利的另一个因素是,关注度不再像今年早些时候那样集中在特朗普身上。“媒体每天对1月6日国会事件或储存在特朗普海湖庄园住所的机密文件的报道已经不复存在。更重要的是,特朗普不再将自己插入中期选举的谈话中。共和党方面认识到,特朗普的好处是有限的。当特朗普沉浸在媒体报道中时,共和党更容易成为民主党攻击的靶子。”她说。

未来两年的三种情景

针对未来两年会发生什么,荷兰国际集团在报告中给出了几种情景。

第一种情境是,假设共和党赢得众议院,民主党保住参议院,拜登受到约束的情景概率则为50%。距离下届美国总统选举只有两年的时间,考虑到两党之间的关系,这意味着除非出现国家紧急状态,否则不太可能通过重大立法。

因此,拜登可能仅限于在允许的情况下使用行政命令和行动来规避国会反对。而行政命令只能在总统拥有宪法权力的领域执行,例如贸易谈判,而涉及到税收等领域则无法使用。拜登的重点可能会转向国际关系和贸易政策,使其不受国会约束。

而鉴于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忧正在上升,若美国政府提供财政支持的空间更小则意味着一旦通胀得到控制,美联储将有责任为经济提供刺激。因此,荷兰国际集团在报告中认为,这构成了美联储在2023年下半年开始大幅降息的基本情况。

第二种情境是,共和党赢得参众两院,这发生的概率为40%。据美媒分析,参议院的命运很可能取决于亚利桑那州、佐治亚州、内华达州、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这六场关键性的竞争。

在这种情境下,同样的,美国总统通过立法的能力受到限制。而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将能够阻止拜登在司法机构和其他地方任命关键职位的人选。

更重要的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支持的候选人如果在众议院和参议院都赢得了席位,将巩固他作为2024年美国总统选举共和党候选人的地位。

第三种情境是,民主党继续控制众议院和参议院,不过荷兰国际集团在报告中对此给出的概率仅为10%,并称:“鉴于目前的民意调查情况,这将是一个重大惊喜,但它将重振民主党和拜登。”

在这种情况下,拜登政府对财政更有话语权,宽松的财政政策可能意味着美联储降息的压力较小,尤其是在通胀被证明比预期的更具黏性的情况下。

同时,共和党未能获得足够席位可能会削弱特朗普被选为2024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机会。

此外,这种情况被认为将对2023年的美元有利,拜登政府将有等多空间通过财政政策应对经济衰退,当然同时也可能会使美联储将通胀率恢复至2%的目标变得更加困难。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