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权威发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赛勒斯:积极进入非洲市场,参与全球疟疾药物研发合作 | 老外讲故事·海外员工看中国(65)

新民晚报 2022-11-10 10:13:57

责编:陈红书

《老外讲故事·海外员工看中国》第65期

英文名: Cyrus A. Baidoo

中文名:赛勒斯·巴伊多

国籍:加纳

职业:复星医药疟疾药物(非洲)产品经理

金句:在非洲“推销”中国抗疟特效药,想帮助更多人

来自非洲加纳的赛勒斯是一个非常健谈、和善的人,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口白牙。

目前,疟疾仍是非洲大陆上最严重的疾病之一。根据WHO发布的 2021年《世界疟疾报告》,2020年全球有2.41亿人罹患疟疾,627000人死于疟疾,其中非洲大陆占95%以上。为了帮助更多人,赛勒斯每天都会走访多家医院,向医生、患者“推销”中国抗疟特效药。

从药学毕业生到非洲市场经理

毕业于加纳夸梅大学药学专业,赛勒斯先在非洲医药行业深耕12年、后在复星医药工作8年。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加纳人,他对非洲20年来医疗环境的变迁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

20年前的非洲,医疗条件非常落后,医疗设备和药物严重匮乏,患者要自己带着药瓶去医院拿药,经常断药、缺药……情况有了变化是从欧美等大型跨国医药公司进入非洲市场开始的,从2003年起,辉瑞、葛兰素史克、法玛西亚等公司相继入场,改写了非洲药物分销的市场格局。赛勒斯大学毕业,先后在葛兰素史克、辉瑞工作,在2014年加入复星医药成员企业桂林南药的加纳子公司(现Tridem Pharma加纳公司),推广复星医药的抗疟疾产品。

“很多朋友不理解为什么我要从一个美国公司跳槽到中国公司。他们说这个公司太新了,没有什么产品。”赛勒斯回忆道。“没有什么产品”的普遍认知,反映了中国药企在海外市场中面临的最大挑战。“他们不相信中国公司。甚至有人和我说,你不可能遇到有好产品的中国公司。”

其实在青蒿行业,中国青蒿资源丰富,在原料种植和价值提取环节上具有绝对优势。但由于在成药制造和研发价值环节上落后于外国企业,WHO药品预认证将许多中国药企的产品拒之门外。无奈之下,许多药企只能靠卖青蒿素原料挤进国际市场,以求分得一杯羹。

2005年12月21日,复星医药自主研发的青蒿琥酯片获得WHO药品预认证,代表中国企业实现零的突破,打开了将青蒿琥酯产品销往海外的通道,改写了青蒿行业中国药企仅能为外国公司代加工厂的历史。

随后,复星医药桂林南药生产的注射用青蒿琥酯Artesun®于2010年通过WHO 药品预认证,并被WHO《疟疾治疗指南》推荐为重症疟疾治疗一线药物。复星医药桂林南药成为中国第一家通过WHO药品预认证的注射剂生产企业。

“你的药简直是奇迹!”

“让产品自己为自己说话!”赛勒斯对产品的自信,来源于每一个在奔波中真实经历的日日夜夜。在推广注射用青蒿琥酯Artesun®早期,赛勒斯记得有一天他在医院的急诊室,刚好遇到一位母亲抱着她10岁的孩子进来。当时孩子因得了疟疾而疼痛难忍,虚弱到无法站立。“那时候我带着样品,就拿给医生,让他给孩子试试。没有办法,情况太紧急了,如果不立即治疗,孩子可能会死亡。”

眼看着孩子注射完第一针后,赛勒斯走出了医院。离开的这6个小时,他心里很忐忑,一直在祈祷“希望这次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直到医生打来电话来和他说:“Your drug is magic!(你的药简直是奇迹!)”赛勒斯至今也忘不了那通电话里医生惊奇而又钦佩的语气。

如今,赛勒斯所在的Tridem Pharma 加纳公司的规模已经从4人壮大到了15人,而他也从加纳公司的市场经理升任为复星医药疟疾药物(非洲)产品经理,业务范围覆盖整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从2007年自有品牌抗疟药开始进入非洲市场,到2010年注射用青蒿琥酯Artesun®通过WHO药品预认证,再到如今,复星医药成为全球疟疾药物研发制造的领导者、非洲地区最有影响力的中国药品品牌。

除了积极进入非洲市场、参与全球疟疾药物研发合作外,自2014 年起,复星医药开始通过eCME在线培训项目,为非洲一线医务工作者带来最前沿的疟疾防治知识。赛勒斯提到,对一线医护工作者的培训很重要,这是传播复星医药品牌的重要途径之一。“我们想帮助更多人,而不只是赚钱。”

截至2021年末,注射用青蒿琥酯Artesun®已救治了全球超过4800万重症疟疾患者(其中大部分为5岁以下非洲儿童),帮助非洲疟疾死亡率在2000至2020年间下降了约37.3%,非洲国家人民2020年的平均寿命比2000年延长了9.4岁。“在非洲,消灭疟疾”是赛勒斯和团队共同奋斗的目标,也是和“远在上海的公司总部”的共同心愿。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