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温彬:需求不足仍是当前主要矛盾,应优先考虑提振内需

第一财经 2022-11-10 11:50:23 听新闻

作者:温彬 ▪ 王静文    责编:任绍敏

物价对于政策的掣肘减弱,货币政策仍需保持稳健偏松基调,“以我为主”提振内需,确保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

10月CPI和PPI同比涨幅双双回落,前者降至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后者自2021年初以来首次降至负区间,反映出需求不足仍是当前主要矛盾,政策应“以我为主”,优先考虑提振内需。

CPI同比涨幅弱于市场预期

10月CPI同比上涨2.1%,较上月回落0.7个百分点;环比上涨0.1%,低于上月的0.3%,均弱于市场预期。

分类别看,10月食品价格环比上涨0.1%,但大幅低于上月的1.9%,成为压制10月物价涨幅的主要因素。猪肉价格环比上涨9.4%,高于上月的5.4%,连续第二个月涨幅扩大。受前期产能去化导致的供给偏紧影响,加上养殖户压栏惜售情绪偏强,10月中上旬猪肉价格上涨较为明显,不过随着第六批中央猪肉储备投放,大猪陆续出栏,下旬价格已有所回落。

其他大类食品大多环比下降,果蔬及水产品大量上市,加之节后消费需求有所回落,鲜菜、鲜果和水产品价格均由涨转降,分别下降4.5%、1.6%和2.3%,抵消了猪肉价格上涨影响。

非食品价格则连续两个月环比持平。其中工业消费品同样连续第二个月持平,服务则由环比下降0.1%转为持平,总体变化不大。

值得关注的是工业消费品中的结构变化。一方面,能源价格继续环比下降。当月交通燃料环比下降1.1%,连续第四个月环比下降,但降幅较上月收窄0.1个百分点。国内成品油价格调整滞后于国际油价波动,10月下旬成品油价格虽然上调,但对全月影响不大。

另一方面,制造业产品价格呈回暖势头。除衣着价格受秋冬新装上市影响环比上涨0.3%之外,耐用消费品三大项呈现环比上涨或持平,其中家用器具环比上涨0.2%,交通工具环比持平,通信工具环比上涨0.4%,分别好于上月的-0.3%、-0.1%和0.2%,应受四季度设备更新改造再贷款集中投放带动。

10月核心CPI同比上涨0.6%,与上月相同,均为2021年4月以来的最低水平;环比上涨0.1%,略高于上月的0%,略有复苏迹象。其中房地产低迷导致房租价格环比下降0.1%,略好于上月的-0.2%,服务业环比持平,耐用消费品价格环比上涨,共同推动核心CPI有所回升,但整体来看,核心CPI仍然偏弱,显示需求不足仍是当前的主要矛盾。

PPI同比进入负增长区间

10月PPI环比上涨0.2%,结束了此前连续三个月的环比下降态势,但由于去年同期基数较高,同比涨幅降至-1.3%, 2021年1月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分类来看,生产资料价格环比上涨0.1%,好于上月的-0.2%。10月以来,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涨跌互现,其中原油价格受OPEC减产及美元指数回落影响出现反弹,以及人民币汇率贬值,导致输入型通胀略有抬头。

具体行业中,10月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下降2.2%,较上月收窄1.6个百分点;冬季储煤需求提升,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价格上涨3.0%,涨幅较上月扩大2.5个百分点;基建景气带动水泥价格上涨影响,非金属矿物制品业价格由下降0.4%转为上涨0.6%。

与此同时,生产资料价格向下游的传导继续加速。10月生活资料价格环比上涨0.5%,高于上月的0.1%,与2019年9月持平,均为近10年来的最大月度涨幅。其中一般日用品环比上涨0.3%,为4月以来最大环比涨幅,耐用消费品环比上涨0.7%,为2011年有统计以来的最大环比涨幅,与CPI中耐用品环比回升相一致。

从产业链上下游整体表现看,前期上游涨价压力已基本传导至下游,而随着外部输入型通胀压力整体呈回落态势,上游与下游涨价压力有所倒挂,中下游盈利空间回升。据统计局数据,9月份工业企业利润降幅已较上月收窄6.0个百分点。

下一阶段物价走势展望

展望下一阶段,随着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不断收紧,全球经济继续降温,需求疲弱对大宗商品价格形成抑制,但由于全球地缘政治局势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OPEC+会议继续推动减产,预计以原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将呈震荡之势,整体来看,国内输入型压力将呈下降趋势。

国内方面,食品特别是猪肉价格仍是CPI的推升因素,不过随着政府冷冻猪肉储备投放等调控措施显效,以及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量上升,猪价继续上涨的空间减小。核心CPI略有回升,应主要受四季度设备更新改造需求推动,但由于出口增速连续三个月下行,国内疫情多点散发抑制消费,房地产市场仍未震荡企稳,总需求偏弱使其仍处于偏低位置。

综合来看,预计11月CPI仍有下行可能,但12月将在低基数映衬下有所回升。PPI则继续受到去年高基数影响、输入型通胀减弱以及总需求偏弱影响,下一阶段仍将处于负增长区间。这种情况下,物价对于政策的掣肘减弱,货币政策仍需保持稳健偏松基调,“以我为主”提振内需,确保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

(温彬系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静文系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宏观研究中心主任)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民银研究”微信公众号。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