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韩国经济艰难寻求脱困解围

第一财经 2022-11-13 22:43:56 听新闻

作者:张锐    责编:任绍敏

韩国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在全球货币政策加速收紧、世界经济步入下行周期,以及地缘政治险象环生的背景下发生的,而且也以不同镜像投射到了许多国家身上。

经济增速创下一年中的最低速度,通货膨胀达到24年的最高,对外出口首现两年来的月度最大降幅,贸易逆差持续七个月有余,企业债务接近历史最高,居民部门负债升至历史最高水位且为世界最高,与此同时,韩元跌至13年的最低位置,外汇家底出现剧烈萎缩。系列重要指标的集体走坏,显示韩国经济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损伤与煎熬。

宏观经济景气低迷

截至2022年9月底,韩国经济已经实现连续九个季度的正增长,但不像前面几个季度呈现出环比递增的连续态势,今年前三个季度韩国经济却表现出鲜明的增长边际递减趋势,尤其是第三季度GDP仅增长0.3%,创下了一年之中的最低增速。宏观经济走弱,一些重要的子指标表现一般,其中截至目前韩国的制造业与非制造业指数已连续下滑三个月,反映消费动向的零售销售额指数更是连续下滑了五个月。

韩国是一个典型的由财阀所掌握的经济,其中三星、现代汽车和SK集团等十大财阀贡献了GDP的70%,但如今这些产业巨头似乎雄风不再。拿三星来说,今年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大降23.6%,营业利润更是狂砍31.39%,而且还是近三年来利润首次出现同比负增长。当然三星不是唯一一家感受到寒意的大厂,十大财阀中的海力士营业利润更是环比猛降61%。微观市场主体的日子不好过,宏观经济指标当然也就不尽如人意。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将今年韩国经济增速从2.5%下调至2.3%。同时,鉴于全球经济滑坡趋势明显以及财政金融政策的普遍性收紧,亚洲开发银行将韩国2023年的经济增长预期由原本的2.6%下调至2.3%,而荷兰国际集团的研究报告更是预测,韩国将在2023年出现经济温和衰退。

对外出口疲弱不堪

韩国经济以出口驱动为主,对外依存度高达60%以上,贸易出口贡献了韩国GDP的五成左右。然而持续演绎的全球疫情打断了国际供应链正常秩序,加之与韩国存在紧密贸易关系的欧美等发达经济体经济出现剧烈收缩且显衰退迹象,拉动韩国出口的外需遭遇残酷压制;与此同时,今年美联储暴力升息,韩元连连下挫,导致进口成本飙升,不断上升的进口原材料价格传导至出口产品身上,形成对出口竞争力的反向挤压,韩国贸易逆差显著放大。

最新数据显示,10月份韩国出口同比下降5.7%,创下了两年多来的最大百分比降幅,月度贸易逆差67亿美元,且连续七个月进口超过出口,为韩国对外贸易历史所未见。另据统计,今年截至目前,韩国积累的贸易逆差已达252亿美元,为历年同期的最大规模,同时,按照韩国贸易协会的预测,今年韩国将出现时隔14年的年度贸易逆差,且全年逆差规模将创出过往25年来的新高。

值得强调的是,由半导体、显示器、电视、家电、智能手机等组成的科技产品出口占到韩国对外出口总额的1/3左右,但恰恰是这些产品构成了韩国出口塌陷最为严重的部位。受到全球半导体需求滑坡的影响,韩国芯片出口收入出现两年来的最大降幅;韩国今年全球电视出货量创下10年来最低,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创下8年来最低,计算机出口量出现两位数的同比下降。

通货膨胀乌云密布

在2022年6月创出了24年来的最高水平后,韩国CPI通胀指数虽然略有下行,但却一直盘踞在高位,9月CPI依然同比劲升5.6%,而且通胀已经蔓延和渗透到关乎韩国民生的各个领域。截至目前,韩国35种主要生活必需品中有33种上涨,包括面粉、食用油、香油等食品,平均上涨率为9.9%。韩国开发研究院的调研表明,受到通胀恶化的影响,衡量居民家庭消费总支出中食物支出占比的恩格尔系数目前升至12.86%,创近21年新高。

基于抑制与打压通胀,韩国央行今年以来已连续加息七次,使得基准利率10年来首次升至3%。虽然加息令通胀显示出触顶回落苗头,但由于韩国通胀压力主要源于食品和能源的输入型通胀,韩国央行预计,通胀率可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保持在5%~6%区间。

金融市场哀鸿遍野

像全球许多国家一样,韩国央行的大步升息其实是追随着美联储暴力加息的脚步而展开的,但最终韩元不仅没有受到利率升高的有效托举,反而颓势难改。截至目前,今年韩元对美元下跌幅度超过了17%,创出13年来的新低,且韩元成为了2022年亚洲市场上除日元以外表现最差的货币。

为捍卫韩元汇率,今年以来韩国央行已经在公开市场上卖出了270亿美元,导致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减少至4168亿美元,降幅为近14年的最大;另外,韩国还抛售了高达2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致使持有美债规模降至1123亿美元,降幅为金融危机以来最大。

汇率危机若隐若现的同时,韩国股票市场的表现更加惨不忍睹。从今年最高点的3010开始跳水,韩国综合股票指数(KOSPI)已跌至目前的2300点左右,跌幅超过21%,成为同期亚洲市场下跌最惨烈的市场。问题的关键在于,韩国股市中有高达72%的国际资本,韩元巨挫背景下所积累的做空力量格外强大,同时韩国几乎全民炒股,6000多万股票账户超过了5100万的总人口数量,其中20~30岁的年轻人有80%涉及股票、基金等投资,他们中不少人还是在3316点的历史最高点位蒙眼入市,如今绝大多数不是亏损累累就是深套其中。

债务危机黑云压顶

根据IMF发出的最新分析报告,至2022年底,韩国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将达到54.1%,较5年前上升14个百分点,上升速度比30多个发达经济体的同期上升平均值高出8.5个百分点。更重要的是,伴随着韩元利率的接连走高,韩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今年年初的2%左右劲升至目前的4.2%左右,其间最高点位达到4.65%,按照韩国央行计算,随着利率每上升0.5个百分点,预计年利息负担将增加约6.6万亿韩元。

比国债偿付压力更大甚至危机迫近的则是企业信用债。日前韩国江原道中岛开发公司因错过一笔2050亿韩元的资产支持商业票兑付期被韩国金融电信与清算协会宣布为破产,像这样的资产支持商业票据在韩国还不少,其中仅由建筑商支持的此类工具规模就达2.6万亿韩元,更为重要的是,目前韩国商业票据收益率已飙升至13年最高水平,韩国非金融企业债务杠杆率达115.2%。令人警惕的是,亚洲金融危机前夕,韩国非金融企业债务杠杆率为110%,之后升至116%时,危机便不期而至。

值得注意的是,韩国央行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本国家庭负债总额为 1.87万亿韩元,创下自有相关统计以来的最高纪录,而国际金融协会(IFA)给出的权威统计数据是,韩国家庭债务与GDP之比高达104.3%,在36个主要经济体中位列第一,是全球最高水平;另外,IFA报告显示,近四分之三的韩国家庭财富与房地产联系紧密,同时,韩国负债人群中,20~30岁年轻人总债务超过10万亿韩元,部分人的债务总额占年收入的270%。如今偿债利率不断走高,房价连连下跌,股市风雨飘摇,一场全民性的债务风暴正在韩国酝酿。

还能高飞吗?

韩国经济对全球变局显得特别敏感。的确,韩国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在全球货币政策加速收紧、世界经济步入下行周期,以及地缘政治险象环生的背景下发生的,而且也以不同镜像投射到了许多国家身上。幸运的是,在进行积极自我救助与疗伤的同时,韩国也不缺乏可以翻盘重来的机会。

首先,韩国央行调控还存在较为充沛的余力。本世纪以来韩国利率的最高点位为5.25%,对比之下还存在可以支配的2.25个百分点空间,虽然提高利率可能带来企业成本的上升以及债券利率的增加,但对于通货膨胀这一头号“经济敌人”还是具有阻抗作用的;另一方面,目前除了位列全球第九的既有外汇储备存量外,韩国还有超1.7万亿美元的净海外金融资产,继续阻击强势美元与捍卫本币的工具力量还较为充实。

其次,韩国经济扩张还有较为充足的活力。一方面,韩国的人均GDP达3.48万美元,是全球“5+3”俱乐部即人口数量在5000万以上、人均GDP在3万美元以上的七个国家之一,而且一年前韩国也被联合国贸发会议正式认定为发达国家,意味着其自我抗压与抗打能力并不弱。另一方面,从产业与技术基础看,韩国的工业竞争力位列全球第一,制造业研发强度与高科技产业密集度均居世界第二,同时韩国第三产业占GDP之比高达61%,产业结构层级配置高,意味着韩国后续潜力强劲。

再次,韩国对外贸易还具有较为充分的张力。韩国的对外贸易规模居世界第9位,同时韩国已与包括巨头经济圈—欧盟、美国、中国等在内的世界57个国家签订17项自由贸易协定(FTA),同时还持续推进与新兴国家的FTA,对此韩国政府日前还确立了摆脱以往侧重于与主要国家发展双边外交、同时谋求多边经济合作形态的战略。特别值得指出的是,作为韩国的第一与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与美国一直在为韩国输出顺差,即便是全球贸易萎缩的2022年前三季度,韩国竟分别从中国与美国拿到了高达38.87亿美元和211.87亿美元的贸易顺差。显然,只要中美两个大国的经济不出现意外变局,韩国的对外贸易就有底气。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