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多次受罚却带病狂奔,做了7亿人次核酸的核子基因,这10年都干了些啥?

第一财经 2022-11-30 06:38:48

作者:杨佼 ▪ 黄琼 ▪ 曹璐    责编:杜卿卿

张核子是谁?

兰州市卫健委的一份通报将深圳核子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核子基因”)及其实控人张核子夫妻,推入风暴眼。

第一财经记者多方调查发现,张核子夫妻名下数十家公司都与医学、核酸检测有关,不少还是在疫情之后突击成立。旗下公司参与检测屡屡违法违规受罚,核酸检测规模却依然一路狂奔,达到惊人的7亿人次。

而细查“核子系”企业背后,一张复杂的股权交叉关系网浮出水面。记者梳理公开信息发现,张核子与巴颖为夫妻关系,两人2000年前后开始经商,商业版图起步于装修、零售等领域。伴随之后基因检测升温,二人于2012年开始进入基因检测行业。

而2019年底突然暴发的新冠疫情,为核子基因开启了另一条快速扩张的通道。张核子作为受益所有人的96家企业中,名字带有“医学检验”且持股比例超过63%的有39家。其中有16家是2022年成立,仅10月份就成立了8家核子华曦医学检验实验室。

一路狂奔而来,核子基因屡屡违规。从2017年开始,其基因鉴定业务就被主管部门处罚。2020年以来,其核酸检测业务,就因谎报检测结果、伪造医学文书多次受到监管处罚,但这并未能阻止核子基因加速扩张的步伐。该公司近期称,累计核酸检测数量已经达到7亿人次。

核子基因多年前就已筹划IPO,从2016年开始陆续引入多家有限合伙企业股东。这些合伙企业的出资人,不少都是核子基因子公司的管理层,而且普遍存在交叉持股。这些合伙企业还有大量出资人,除了入股的相应合伙企业外,没有任何其他企业投资、任职经历。

张核子是谁

11月25日兰州市卫健委的一份通报,让“核子华曦”与“张姗姗”成为社会关注焦点。

兰州市卫健委称,前一天上午,该市七里河区依据核酸检测结果转运阳性感染者时,发现个别待转运人员健康码显示核酸检测阴性,原因之一是兰州核子华曦实验室工作人员误将个别核酸检测异常人员名单信息录入阴性人员信息包中上传至工作系统,使个别待转运人员健康码显示核酸阴性。

官方通报后,因为同时在38家公司担任监事、出资人,兰州核子华曦的监事张姗姗受到极大关注。而引爆舆论的关键是,张姗姗竟然同时在38家企业任职,其中担任高管的企业36家,担任股东的企业2家。

但实际上,张姗姗担任监事的36家企业中,除了个别之外,其他绝大多数都是由核子基因直接、间接100%持股。而合计持有核子基因77%股权的张核子、巴颖,才是核子华曦系列企业的实际控制人。

张姗姗担任高管、股东的企业,并非全部都主营医学检测。第三方信息显示,张姗姗担任高管的上述企业中,名称中出现“核子华曦”字样的检验公司、检验实验室共有19家,遍布在广东、湖北、河南、重庆、甘肃、福建、吉林等十多个省市。

虽然同时在这些企业担任高管,但公开信息显示,张姗姗涉及的38家企业中,除了两家有限合伙企业外,其他绝大都数都由深圳核子基因直接、间接100%持股,只有个别企业没有全额持股,如深圳诺因科技有限公司,核子基因持股比例为30%。换句话说,核子基因才是“核子华曦”系列企业的大股东。

核子基因网站介绍称,该公司是一家“集基因技术研发、市场应用于一体的高新科技型企业,目前已在全国开设64家子公司、50个实验室”。而第三方信息显示,核子基因共对外投资了62家企业。除了个别企业名称中带有生物、网络科技外,其他的都与基因技术、医学检测有关。

在张姗姗背后,张核子、巴颖两人,才是核子华曦、核子基因的实际控制人。资料显示,核子基因共有11家股东,其中张核子出资2400万元,占比64.7%;巴颖出资450万元,持股12.13%。另外9家股东合计出资约1052万元,占比约23.17%。

张核子、巴颖是谁?两人又是什么关系?

第三方信息则显示,张核子目前为核子基因执行董事、总经理。核子基因官微信息显示,1990年,张核子考入中国医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深圳公安局技术处,筹办中国最早的的DNA中心,后离开公安局后自主创业。

巴颖也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深圳商业联合会官微今年3月的一篇文章显示,巴颖为核子基因创始人、董事长。1997年,巴颖以优异的成绩从中国医科大学硕士毕业,被分配至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成为一名主治医师。

工作五年后,“巴颖与丈夫张核子毅然下海经商创业”。也就是说,张核子、巴颖是夫妻关系。

上述信息还提到,在财务已经自由的情况下,巴颖和张核子为了实现 “让世人多活十年”的愿望,又在2012年成立了核子基因。

经过十年经营,核子基因已经形成了庞大的商业版图。数据显示,在张核子作为受益所有人的96家企业中,名字带有“医学检验”且持股比例超过63%的有39家。其中有16家是2022年成立,仅10月份就成立了8家核子华曦医学检验实验室。

不过,张姗姗的真实身份、与张核子、巴颖的关系,仍然是一个谜。

而张姗姗以高管身份出现的36家企业中,其担任的具体职务清一色都是监事,以股东身份出现的深圳金盛鑫、金智鑫两家合伙企业,认缴出资额分别只有5万元、30万元,出资比例为1.71%、2%。

张姗姗频繁担任上述企业的监事职务,不少是今年7月才开始的。公开信息显示,7月6日,张姗姗成为郑州核子华曦医学检测实验室监事,此后又担任了重庆、郑州、哈尔滨等地的核子华曦医学检测实验室监事。此外,张姗姗担任监事的核子华曦医学检测实验室,直到今年10月以后才成立。

截至目前,核子基因尚未对外界质疑做出任何回应。11月29日上午,第一财经记者前往核子基因位于深圳市南山区南山智园的深圳总部。在A7栋12楼的深圳核子华曦医学检验实验室,记者看到公司大厅有数位工人正在搬运物料。

当记者提出采访要求时,前台工作人员称:“我们现在不接受任何采访,公司领导在外面出差,这件事情跟领导已经反馈了,但是目前采访是约不到,现在是谢绝访客的状态。”

“正常来说,实验室一般不对外接受访客,今天因为有工人在这边不停地装卸货物,所以才开了门。”该人员称。

当被记者提出希望得到更多资料了解公司时,该人员称“没有资料可以提供”,“有关介绍可以在网络上查询”。

而后记者前往核子基因位于A4栋6楼的办公区时,恰好遇见有人进入公司。不过,原本称“欢迎”的工作人员在得知记者身份后立刻表示“不能进”、“不接受媒体访问”,看到记者准备拍照立即制止,并关上了公司大门。

发家史:从装修零售到核酸“大鳄”

尽管有关张核子、巴颖夫妻的公开信息为数甚少,但通过此前的一些宣传文章,两人的发家史仍然有迹可循。

张核子、巴颖早期的商业活动,主要集中在装修、零售、服装设计、房地产等领域,进入基因检测、核酸检测是这很多年以后的事情。

2000年前后,两人注册了深圳市红石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石装饰”)成立,注册资本为100万元,主要从事建筑装饰、装修等等装修业务。

2003年,张核子介入零售生意。那一年,张核子、张原子成立了深圳市联动通信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动通信”),经营产品包括计算机软硬件、通讯产品、仪器仪表等,注册资本300万元。

2005年,红石装饰作为股东之一,成立了深圳杰丝碧尔服饰有限公司,张核子担任董事。2010年12月,该公司被吊销。

2006年4月,张核子又进入房地产周边行业,成立了深圳市红石房地产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石房地产”),注册资本100万元,两人各持股50%。

到了2012年,张核子、巴颖的商业触角,跨界延伸到了当时受到追捧的基因检测领域。当年,核子基因成立,初始注册资金为100万元,2013年增加到1000万元,巴颖、张核子分别持有20%、80%。经过多次增资,目前注册资金约为3707万元。

成立之初,核子基因的业务,主要集中在基因检测等相关领域。官网信息称,该公司成立至今,始终专注于基因科技领域,目前已拥有40家标准PCR实验室,网点覆盖全国,并打造了医疗、健康、司法、科研四大领域的基因检测产品,获得发明专利等知识产权100多项。

2019年底,突然暴发的新冠疫情,对核子基因的原有业务带来冲击的同时,也为其开启了快速扩张的新通道。

核子基因网站的一篇文章称,疫情暴发之初,武汉市决定对全体市民开展“十天大会战” 核酸检测工作后,张核子亲自前往武汉担任该公司总指挥,集团多名管理、专业人员前往武汉支援。自此之后,核子基因的核酸检测业务开始加速。上述核子基因文章还称,历经10天的“大会战”、120天的奋战抗疫,核子基因下属深圳、北京、济南、西安、重庆、长沙、武汉等医学检验实验室均获批为指定核酸检测机构,因此“更深切感受基因检测行业的新发展新机遇”。

目前,核子基因还在急速扩张。根据第一财经梳理,张核子为受益人的企业中,16家是在2022年成立的,仅10月份就成立了8家核子华曦医学检验实验室。11月29日,第一财经在某招聘平台搜索“核子华曦”发现,核子基因正在包括上海、内蒙古、兰州、北京、深圳、广州等全国多地,招聘新冠检测实验员或核酸采样护士。

与网贷合作、代理商滚雪球

张核子、巴颖的基因及核酸检测事业扩张过程中,代理商模式发挥了重要作用。

大约从2016年开始,核子基因开启代理商规模化扩张之路,核子基因从深圳出发,走向全国。

陈林(化名)2017年加盟了核子基因小屋项目,并预付货款6万元。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时祖源分析比较热,在深圳、上海和杭州等全国多地走访了解后,他发现二三梯队的测序商开放了加盟,其中核子基因相对前期投入低、产品可复制性可推广性强,于是他决定加盟核子基因的基因小屋项目。

陈林回忆,当时核子基因给了营业执照和司法检测资格等资质证明资料,小屋的主要业务包括天赋基因检测、癌基因检测以及亲子鉴定等。在加盟前,他还参加了核子基因的线上培训。

据核子基因相关介绍,核子小屋项目平均装修2万~3万元,平均月租金3000~5000元,配备2名咨询师,前期投资5万~8万,是投资小、见效快,适合个人创业的好项目。

核子基因的官微还称,该公司于2016年启动基因行业“百牌万店”计划。百牌即全国布局100家实验室,并取得国家牌照。万店即全国布局10000家“核子基因健康中心”。彼时,张核子亲自下场,向代理商们讲述着基因检测行业的造富故事。

2018年开始,核子基因推出的“基因创业巅峰论坛”在深圳、重庆、成都、北京、西安、长沙、郑州、济南、杭州、沈阳、贵阳、西安等全国十余个城市举行,期间召开数十场招商大会。2019年4月,核子基因集团开放“全独家代理模式”——在某区、县独家代理核子基因全系列的基因产品,并享受年度返利、免费上门服务等九大专属优势服务。

其官微内容显示,截至2018年7月,核子基因在全国有900个代理商,有基因小屋实体店约400家。

2020年9月18日,“核子基因商学院”重启代理商培训,针对后疫情时代的市场环境,聚焦代理商在经营过程中遇到的难点、痛点和堵点,多维度提供营销培训,激发代理商新思维、新方法。据介绍,核子商学院隶属于核子基因集团,坐落于深圳市观澜湖高尔夫球会内,建筑面积1500平方米。

为了发展代理商,核子基因甚至还与网贷平台、互联网分期平台合作。

2018年3月有媒体报道称,核子基因与一家名为“即有分期”的互联网消费分期平台合作,开展基因检测分期业务。合作之后,即有分期将获得以核子基因产品为基础衍生的金融分期产品的独家经营权,并在同行中获得核子基因产品推广、代理销售的独家经营权,向用户开展消费分期服务。

而据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即有分期的实控人、关联方,主要从事网贷业务。公开信息显示,即有分期成立于2014年,运营主体为深圳前海达飞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达飞金融”)。2020年12月,达飞金融更名为深圳即有科技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达飞金融的实际控制人为高云红。高云红曾是港股公司丰展控股实际控制人。高云红控股期间,丰展控股还与达飞云贷、达飞金融签订了信贷撮合的风险及运营管理、网贷撮合的相关的硬件租用合同。披露显示,高云红当时持有达飞金融、达飞云贷94.8%、71.3%的股权。

而作为即有分期的关联方,根据媒体报道,早在2020年12月,达飞云贷秦皇岛西港路分公司等就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当地公安机关立案。

“带病”狂奔,核酸检测7亿次

2022年7月,深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公布了2021年度深圳市“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名单,核子基因赫然在列。今年11月11日,该公司又登榜了“粤港澳大湾区战略性新兴产业领航企业50强”,位列第26名。

事实上,在兰州“假阳”事件发生前,核子基因名下企业已经多次遭到处罚。

比如,广东司法厅信息显示,广东华曦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自2015年12月起,在绍兴越州医院设立亲子鉴定接案点,并在该处开展案件受理、采样等活动。

广东司法厅认为,司法鉴定机构跨省设立分支机构,除应经拟设分支机构所在行政区域的省级司法行政机关审核登记,还应报司法鉴定机构所在行政区域的省级司法行政机关同意。因此,华曦所在未经浙江省司法厅审核登记并经广东司法厅同意,跨区域设立亲子鉴定案件接案点的行为违反上述规定,根据有关规定,对其做出警告的行政处罚,并责令改正。

新冠疫情暴发后,核子基因名下多家企业又因屡次违规而被处罚。

2020年4月14日,济南华曦医学检验有限公司因未将感染性医疗废物置于专用包装物内被济南市卫生健康委员会警告、罚款。2021年1月,济南华曦再次因涉嫌谎报检测结果被河北省邢台市通报并展开全面调查。 此后,核子华曦系企业多次被沈阳、杭州、深圳、长沙、广州、贵州等地医疗主管部门处罚。在华曦在深圳、长沙等地被罚款,是因为伪造医学文书、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开展医疗卫生技术活动。

虽然多次被罚,但并未影响核子基因旗下的检测实验室开展核酸检测业务。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在医政医管局2022年1月30日发布的《第一批合格第三方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机构名单》中,名为“核子华曦”的医学检验实验室共有9家 ,分布在北京、辽宁、浙江、河南、广东、湖南、重庆、四川等地。

该公司网站信息称,今年2月以来,核子华曦先后参与呼和浩特、长春、上海等地的新冠检测。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以来,核子基因旗下公司共中标了5大项目,为包括北京、上海等地的学校、政府部门以及部分酒店进行核酸检测服务,还在9月份中标了深圳机场项目。

今年3月深圳疫情期间一篇对巴颖的采访文章中提到,在深圳多个区,核子基因都有参与,日均检测人数超100万人份。而公司网站信息也称,今年3月参与上海核酸检测后,该公司综合日最高检测量可达40万管,若按照10混1的方式进行采样检测,每日最高可检测400万人份。

那么,在新冠检测中几乎无处不在的核子基因,到底做了多少核酸检测?

上述今年3月对巴颖的采访文章称,疫情两年来,核子基因累计检测超过2亿人次。上述深圳商业联合会文章也称,核子基因累计检测数达到2亿人次。在稍后的访谈中,巴颖还称,目前已经累计在全国检测了3亿多人,检测量在全球排名前三。

随着时间推移,核子基因的检测量急剧增加。第一财经记者查阅发现,多份领航企业展示信息均称,该公司检测量达到7亿人次。目前,这些信息已被删除。但第一财经记者11月29日在核子基因办公楼发现,其“全国检测人数累计超7亿人份,样本检测0差错”、“其中深圳、北京和上海累计完成检测次数分别为1.33亿例、9372万例、8071万例”等内容仍在展示墙上公示着。

规模如此巨大的检测,利润空间有多大?

深圳龙岗区疾控中心2021年4月公布的一则中标信息显示,该中心向深圳核子华曦和另一家检测公司采购时,给出的价格是单管采样服务费15元、检测费43.5元,5混1管、10混1管的检测价格则是16.5元、12.5元,条件是承诺单日检测能力4万管。

此外,深圳坂田街道一份向核子华曦采购核酸检测的公告显示, 2021年5月21日至2021年7月31日期间,核子华曦共为20.6万人提供检测,混采的单价分别为20元、10元、58元人,总价达428.6万元。

今年以来,核酸检测价额多次下降。第一财经查阅到的信息显示,今年1月,北京核子华曦与北京怀柔卫健委签订涉奥签约酒店新冠病毒核酸采样检测项目合同,合同期限为1月8日至2月11日,签约金额244.1万元。但合同未写明检测数量、单价。

深圳阳光采购平台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9月,核子基因中标了深圳机场的核酸检测服务项目,工作人员核酸检测单采价格为14元/人次,混采2.7元/人次。

错综复杂的股东交叉持股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在中国医科大学双选会招聘信息中,对核子基因的有这样一段描述:“核子基因科技投资3亿元,IPO上市计划正式启动,致力成为全国最大的基因检测销售平台。”

此外,在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九江学院、邵阳学院等多个招聘页面,以及“南昌招聘会”等微信公众号的招聘信息中,都能看到一样的描述信息。

截至目前,核子基因的上市计划尚未见实质进展。但从2016年开始,该公司就已引进多家有限合伙企业股东。

工商变更信息显示,2016年3月,张核子持股比例降至76.07%,深圳红珏资本合伙企业则成为核子基因持股4.9%的股东。当年9月,深圳红晶实业合伙企业加入,持股3.09%。次年7月,深圳红业实业合伙加入,并持股0.84%。此后,深圳大鹏展翅、金盛鑫、金茗、金鑫鑫四家合伙企业,也陆续加入。截至目前,上述7家有限合伙企业,分别持有核子基因接近19%的股份。

穿透之后,上述合伙企业的合伙人,不少都是核子基因的员工。如红业实业,共有21名合伙人,执行合伙人为邓凡占比8.28%。目前,邓凡在七家企业任职,其中三家是核子基因在的长沙、核子华曦系医学检验、基因科技公司,职务为法定代表人,另外三家则包括在上述合伙企业之中,身份既有股东也有执行合伙人。

资料显示,红珏资本的合伙人之一贾曼玉,目前一共在8家企业任职,7家为核子基因关联公司。其中,在太原、苏州核子华曦、南京核子基因和深圳华技科技有限公司的职务为均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在红晶、金盛鑫、红珏三家合伙企业的身份是董事。

红珏资本的另一合伙人高秋霞的情况也与之相似。其任职的8家企业中,7家为核子基因下属公司,其中4家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3家为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合伙企业的不少出资人,主要任职都在核子基因,但同时又在另一家与该公司并无股权联系的公司担任职务或持股。

以高秋霞为例,除了上述核子基因名下企业,她还在深圳正信普传培训咨询有限公司任监事,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注册资金100万元,自然人鞠艳超全额出资。

红业实业的执行合伙人邓凡也是如此。邓凡出资的企业,名为深圳红本实业合伙企业的合伙人,出资比例为33.33%。从表面上看,这家企业与核子基因没有关联,但第二大出资人张镁洋,却在多家核子基因系公司任职,并且与任职公司与高秋霞有所重合。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不解:持股对象都是核子基因的情况下,这些出资人为何没有采取向同一家合伙企业、同比例出资,最终持股核子基因的入股方式,而是采取了这种繁复的入股方式?

上述合伙企业的出资人,还普遍交叉持股。比如高俊霞,目前就是红珏、红晶、金盛鑫三家企业出资人,出资比例为2.08%、2.83%、3.42%。裴旭则是红晶、金盛鑫出资3.77%、1.71%的合伙人,贾曼玉也持有金盛鑫3.42%的出资额。

与上述出资在多个合伙企业出资,进而持有核子基因的做法相反,在上述合伙企业的大量出资人,都只有一次投资或任职经历。如红珏资本,21名合伙人中,有其他企业任职、投资经历的不到一半,剩余合伙人均没有其他企业任职、投资经历。金盛鑫的贾军杰、张智新、廖磊等多名出资人,也没有其他任职、投资信息。

资料显示,金鑫鑫、金盛鑫两家合伙企业的的执行合伙人,均为张颖一人。

不过,核子基因的部分有限合伙股东的出资人中,也有部分可能是职业投资人。如红业实业出资人郑丽,共投资了11家企业,其中8家为投资企业。红珏资本的出资人雷小龙,在深圳前海中民电商有限公司、中民保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等任监事的同时,还投资了多家投资管理、股权投资企业。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