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专家称可再生能源补贴支出低于预期,受补贴核查等因素影响

第一财经 2023-03-10 20:53:41

作者:马晨晨    责编:计亚

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安排的支出低于预期。

2022年是实质性解决可再生能源拖欠困局的重要一年。成效如何,企业及投资界一直保持高度关注。

受国务院委托,财政部3月5日提请十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查《关于2022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23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下称“预算报告”)。根据新华社公布的预算报告(摘要),其中涉及2022年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安排的支出内容,引发能源业界的热议。

中国新能源电力投融资联盟秘书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安排的支出低于预期,基本可以确定是可再生能源企业的补贴发放不及预期。

根据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征收使用管理暂行办法》,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在除西藏自治区以外的全国范围内,对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扣除农业生产用电(含农业排灌用电)后的销售电量征收,用于以下补助:

一是电网企业按照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确定的上网电价,或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可再生能源法》有关规定通过招标等竞争性方式确定的上网电价,收购可再生能源电量所发生的费用高于按照常规能源发电平均上网电价计算所发生费用之间的差额;

二是执行当地分类销售电价,且由国家投资或者补贴建设的公共可再生能源独立电力系统,其合理的运行和管理费用超出销售电价的部分;

三是电网企业为收购可再生能源电量而支付的合理的接网费用以及其他合理的相关费用,不能通过销售电价回收的部分。

彭澎表示,后两项在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安排的支出中占比相当小,受影响的主要是第一项,即对可再生能源发电上网电价进行补贴的部分。

近几年来,可再生能源补贴的拖欠,导致很多可再生能源企业陷入现金流枯竭的危险境地,特别是民营企业处境艰难,部分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因没有足够的现金流偿还贷款,出现了违约现象。一些金融机构因此收紧风电、光伏行业的信贷规模,进一步加剧了可再生能源行业的系统性风险。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第一财经表示,今年的补贴发放不及预期可能存在以下三方面原因:一是可再生能源存量补贴项目的发电小时数降低了;二是可再生能源严格核查导致发放进度放缓,以及废止了部分不合规项目的补贴资格;三是补贴资金仍然存在缺口所以不得不收紧发放。

一位熟悉财政系统的行业人士表示,目前公布的预算情况较为粗略,不过从现有的情况来看,整体预算收入跟预算相差不大,但支出明显下滑,所以大概率来说是支出端的问题,而不是因为收入少了不够用。具体还要视更详细的预算表判断。

根据2020年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的关于《关于促进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有关事项的补充通知,纳入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清单范围的项目,全生命周期补贴电量内所发电量,按照上网电价给予补贴。

在未超过项目全生命周期合理利用小时数时,按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当年实际发电量给予补贴。风电、光伏发电项目自并网之日起满20年后,生物质发电项目自并网之日起满15年后,无论项目是否达到全生命周期补贴电量,不再享受中央财政补贴资金。

林伯强表示,当前绝大多数项目都没有达到并网20年或全生命周期合理利用小时数的临界条件,因此可再生能源企业获得的补贴金额和实际发电量存在直接关系。在新能源装机和并网大规模跃升的背景下,若消纳能力不足,则部分补贴项目的实际发电量可能出现下降。

根据全国新能源消纳监测预警中心发布的数据,2022年全国风电的利用率为96.8%,比上年下降了0.1个百分点;光伏的利用率为98.3%,比上年上升了0.3个百分点。弃风最严重的地区为蒙东,全年风电利用率仅有90%,其次为青海、蒙西、甘肃,风电利用率均低于95%。弃光最严重的省份为西藏,光伏利用率仅有80%,其次为青海,光伏利用率为91.1%。

第二个原因是可再生能源补贴迎来严格核查。彭澎认为,这是导致可再生能源补贴发放不及预期的主要原因,“核查导致很多电站补贴没发,不是不发了,而是需要甄别。”

去年10月,信用中国网站发布《第一批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核查确认的合规项目清单的公告》称,今年3月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自查核查工作,核查从六个方面展开,包括合规性、规模、电量、电价、补贴资金和环保等。第一批经核查确认的合规项目共计7344个。

多位接受采访的业界人士认为,本次国补核查直击行业痛点,重点核查存量风电、光伏项目,部分可再生能源企业将受到冲击。本次核查也被业界视为可再生能源历史欠账即将陆续补齐的信号。毕竟,“摸清家底”是抚平账目的第一步。

核查之下,因结果有疑导致项目被移出补贴清单、退回补贴资金的案例时有发生。

上市公司江南化工今年2月下旬发布公告称,公司位于内蒙古的一光伏电站被认定为存在未纳入规模管理、备案文件失效问题,该项目被移出补贴清单,退回已申领的补贴资金近1.7亿元。同时,截至2022年年底该电站尚未收回的近2亿元应收电费补贴可能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

无独有偶,上市公司太极实业去年8月也曾发布公告称,子公司位于内蒙古的5个集中式光伏电站项目被主管部门要求废止批复上网电价。同年10月,太极实业更新此事进展,超过4亿元电价补贴被要求缴回。

另一方面,许多公司经核查合格后,顺利拿到了大额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某大型电力央企内部管理人士此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22年企业收到两笔历史可再生能源补贴欠款和一笔常规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显著高于往年拿到的补贴金额,及时缓解了财务负担。另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多家上市公司发布的年报中也提及,2022年可再生能源补贴“加速收回”。

林伯强表示,尽管2022年的可再生能源补贴发放低于预期,但背后的成因复杂,且存在受补贴核查影响的现实原因 ,业界可继续观望后续推进力度。应该注意的是,补贴涉及到的对象仅是2021年前纳入补贴清单的存量项目,与新建项目无关,因此它绝不意味着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放缓,市场对此应有充分的信心。

前述预算报告提到,2023年,完善绿色低碳财税支持政策,协同推进降碳、减污、扩绿、增长。支持加快发展方式绿色转型。落实财政支持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支持可再生能源发展,推动能源结构进一步优化。

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可再生能源新增装机1.52亿千瓦,占全国新增发电装机的76.2%,成为我国电力新增装机的主体。截至2022年底,我国可再生能源装机达到12.13亿千瓦,历史性地超过了全国煤电装机。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