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地产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王健林割肉“自救”,万达电影即将易主

第一财经 2023-12-06 17:03:24

作者:孙梦凡    责编:张歆晨

今年数次为王健林换取“急救”现金的万达电影,这次真的要易主了。

今年数次为王健林换取“急救”现金的万达电影,这次真的要易主了。

12月6日,万达电影发布公告称,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北京珩润企业管理发展有限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健林,拟转让其合计持有的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51%股权,“接盘方”为上海儒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若上述事项最终实施完成,将导致公司控制权变更。”万达电影表示。鉴于该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为保证公平信息披露,维护广大投资者利益,避免股价异常波动,公司股票自2023年12月6日开市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2个交易日。

2023年,对王健林的万达商业帝国可谓关键一年,除了旗下债券的兑付事项,年底前商管平台能否上市,关系着整个万达系的现金铺排和资金安全。为缓解公司资金需求及压力,今年万达电影已经数次被“割让”,而上海儒意也并非首次下场“抄底”。

今年7月10日,万达投资向陆丽丽协议转让万达电影股份1.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26%。7月17日,万达投资向一致行动人莘县融智兴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协议转让万达电影股份1.7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14%。

到了7月23日,万达电影又公告表示,万达文化集团与上海儒意影视制作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万达文化集团拟转让其持有的公司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49%股权,此次接手的便是上海儒意,转让价款为人民币22.62亿元。

上述转让前,王健林及北京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拥有北京万达投资的全部股权。转让后,北京万达投资由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持股49.8%,上海儒意持股49%,王健林持股1.2%。上海儒意间接持有万达电影9.8%的总股本,万达电影实际控制人仍为王健林。

如今,王健林再度大笔脱手万达电影股权,将直接失去后者的控股权,可谓“忍痛割肉”。

从资本市场表现看,万达电影虽然股价较高峰有所回落,但总市值仍然达271亿元,且随着国内影视市场回升,万达电影业绩也在回温,前三季度其收入约113.47亿元,同比增加46.98%;净利润约11.14亿元,经营现金流约37.96亿元,算得上较为优质的资产。

灯塔数据显示,2023年至今,全国电影票房514.5亿元,其中万达院线票房89.4亿元,远超第二名的44.81亿元。截至2023年9月30日,万达电影国内拥有已开业影院877家、7338块银幕,其中直营影院709家、6159块银幕,轻资产影院168家、1179块银幕,前三季度公司累计市场份额16.5%,行业地位稳固。

趁势拿下这一资产的上海儒意,同样是影视圈故事颇多的选手。灯塔数据显示,上海儒意影视近年来累计出品作品43部,累计出品总票房176.77亿元,累计发行总票房74.34亿元。包括《你好,李焕英》《消失的她》《独行月球》《送你一朵小红花》等作品。

柯利明是这一系列操作背后的重要人物,企查查显示,上海儒意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上海儒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均由柯利明持有99%股权,不过腾讯在背后的隐秘角色同样不容忽视。

时间回到2020年10月,彼时恒腾网络全资收购儒意影业,交易总额约72亿港元,同时双方签订三年对赌协议,儒意影业需在此后三年中贡献至少15亿净利润。交易完成后,恒大、腾讯在恒腾网络的持股比例分别为45.55%、16.9%,柯利明持股12.5%。

2021年下半年,恒大遭遇严重的债务危机,为了腾挪流动性,该公司先后三次向柯利明、腾讯、联合资源投资控股出售所持有的恒腾网络股份。同年11月,恒大已全部清空恒腾网络股权,柯利明又成为大股东。2022年2月,恒腾网络更名为“中国儒意”。

中国恒大退出后,2023年7月4日,中国儒意宣布,以1.6港元/股发行总计25亿股认购股份,集资净额40亿港元,腾讯将拿出8亿港元通过子公司Water Lily参与认购,交易完成后,柯利明的持股比例将下降至15.14%,腾讯通过Water Lily的持股比例为20.36%。

因此,虽然这两次接手股权的为柯利明名下公司,但柯利明为中国儒意董事长,且万达电影首次公告也表示,上海儒意为中国儒意协议控制的下属公司,中国儒意拥有上海儒意100%的实际权益,那么中国儒意背后的股东腾讯扮演了什么角色,引发市场种种联想。业内认为,腾讯及上海儒意方面拿下万达电影股权,看中的是其院线相关资产。

从实际情况看,“儒意系”也到了需重振业绩的时候。8月31日,中国儒意公布截至2023年6月30日的中期业绩。财报显示,中国儒意半年收入为8.04亿元,同比增加22.85%;但净利润由盈转亏,从去年同期的1.47亿元减少至-2.64亿元。

公告称,公司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各板块积极布局下阶段业务发展所产生的固定成本支出,成本由2.97亿元上升至11.49亿元,其中电影及电视节目版权摊销费用从去年同期的1.46亿元增至8.92亿元,是公司加大力度布局未来带来的暂时性战略性亏损。

接手万达电影后,上海儒意会有怎样的发展前景,对行业格局会有哪些影响,还有待观察。对王健林来说,当下最重要并非这一电影资产包,而是整个商管帝国的前路如何。

截至2023年三季末,万达商管共有短期借款16.0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646亿元,应付账款122亿元,流动负债合计1094亿元,流动资产合计1080亿元,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27.73亿元,较2022年末下降69亿元。

评级机构穆迪表示,如果万达旗下物业管理子公司无法在2023年底之前首次公开募股(IPO),鉴于回购义务金额相当大,公司流动性将进一步减弱。截至2023年9月底,该公司拥有约660亿元的理财产品,但不确定能否及时调动这一现金来源用于偿债。

举报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