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独家对话施罗德CIO:明年中国股市存机遇,提振消费者信心是关键

第一财经 2023-12-13 21:31:52 听新闻

作者:周艾琳    责编:钟强

鉴于中国CPI处于负值,未来如何提振消费者信心将是最为关键的。

2023年,全球股市取得可观的回报率,以美元计值,MSCI全球股票指数迄今为止上涨 9%。然而,加息余波和地缘风险仍是悬挂在市场之上的阴霾。

2024年,不确定因素仍存,股市很可能延续波动。但一如既往地,“总有牛市存在于某个地方”这句格言或被证实是准确的。事实上,全球资管巨头施罗德认为,2024 年全球股票投资者有望在多个领域上获取丰厚回报。日前,施罗德投资CIO(首席投资官)约翰娜∙吉尔伦德(Johanna Kyrklund)在上海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独家专访,展望2024年多元资产的前景以及其对中国市场的看法。

在她看来,近期市场对美联储2024年第一季度就会降息的预期过于激进,尤其是在就业市场强劲、通胀仍高于目标之际,但她认为二季度过后确实有望降息,因此看好美国债券和股票的布局机会,不会因为科技“七巨头”估值高企就看空。就亚洲市场而言,施罗德投资看好日本股市。尽管中国股市在2023年表现一般,但吉尔伦德称,不要忽视中国,“别忘了去年此时全球投资者争先恐后加码中国股市,布局‘重启交易’。”在她看来,市场估值已经反映了经济放缓,低估值已经可以让选股者看到有趣的投资机会。鉴于中国CPI处于负值,未来如何提振消费者信心将是最为关键的。

市场对一季度降息的预期过于激进

2024年美国经济仍有希望实现软着陆,但是,加息525BP、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罢工、华盛顿功能失调和政府可能停摆等风险或使经济从2024年底开始陷入轻微下滑。同时,随着美国通胀数据开始下行,一季度降息的预期在12月初一度飙升至50%以上。

然而,上周五的11月非农就业数据给这种预期泼了冷水,非农就业人口增加19.9万人,高于预期18.3万人和前值15万人,11月失业率降至3.7%,预期和前值均为3.9%,时薪增速同比仍达4%。数据发布后,CME利率期货显示,市场预计2024年一季度降息的概率从一天前的53.5%暴跌至35.4%。

吉尔伦德认为,美联储不会急于降息,一直到明年夏天可能都会选择按兵不动,并观望经济情况的变化。一方面,美国经济仍具有韧性,就业市场景气、市场此前一直低估了财政刺激的力量,这种政策刺激具有强大的乘数效应,人们把钱花在了服务业上,这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提升了薪资。美国明年将进入选举年,财政的水龙头一般不会在此时关闭,因而消费仍将保持韧性;另一方面,即使通胀开始下行、薪资增速开始见顶,但就业市场仍然强劲、通胀仍与2%的目标水平有一定距离,美联储可以至少在二季度之前都按兵不动。

10月,美联储核心PCE同比增速分别降至3.0%和3.5%,较2022年高点分别回落4.1和2.1个百分点。其中,核心PCE同比连续九个月回落。不过,主流观点认为,抗击通胀的“最后一公里”仍具挑战性,即核心PCE回到2%的目标值将是一个波折的进程。

“通胀正在得到控制和市场预期的大幅降息是有区别的。”吉尔伦德认为,尽管有观点认为高利率可能导致实体经济承压,但企业部门早两年已经在低利率环境下进行了再融资,高利率的冲击可能要在未来一两年内体现,事实上这种预期已经体现在中小盘股指数罗素2000差强人意的表现上。但与此同时,经济增长也相当强劲,特别是名义增长,这意味着企业不必裁员,因而疲软并未传导至消费者。

很难看空美股和科技“七巨头”

美股2023年大幅反弹,进入2024年,各大机构似乎对美股的看法越发正面,降息预期无疑是潜在的支撑之一。正如巴菲特经常提醒我们,做空标普 500 指数很难。自 2010 年底以来,以美元计算,标普 500 指数的累计回报率为 340%,而欧洲股市为 95%,而新兴市场股市仅为 20%。

施罗德投资认为,整体而言,美国企业的管理及创新能力仍优于全球大多数市场,而美国商界汇集了一群独具特色的企业。科技、通讯和医疗保健等高增长行业,在标普 500 指数中的权重远高于其他地区。例如,现时信息科技行业占标普500指数的 28%,而欧洲仅占6%。基于以上情况,标普500指数很可能会继续以高于其他市场的价格进行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与世界其他地区之间的估值差距目前处于极端水平。具体而言,2023 年,美国科技“七巨头”(Magnificent 7)年贡献全球股市的大部分回报,目前的市值已经超过英国、法国、中国及日本市值的总和。从历史角度来看,尽管这种两极化往往会持续很长时间,但在某个时刻,差距会无可避免地缩减。

但吉尔伦德认为,很难看空美股和“七巨头”,尽管它们的股票升幅不如以往,但这些企业仍是独特的企业,商业模式强大而且利润丰厚,它们的地位无法轻易取代。“相比起20多年前的互联网泡沫时期,当时那些科技股甚至没有盈利,但如今这些科技巨头都是现金牛,因此它们有希望可以继续有所表现。”

同时,在剔除“七巨头”及其他高增长股后,标普500的交易价格仅略高于其长期平均水平。 实际上,在许多情况下,美国中小型股的估值看似具吸引力,机构对于2024年美股的涨幅能否扩大覆盖范围也密切关注。

除了美股,在亚洲市场,日本股市的机会亦被广泛关注。吉尔伦德认为,日本股市的亮眼表现更多由日元贬值驱动,如果日本央行2024年开始加息且日元走强,这对当地股市而言将构成挑战。不过,东京证券交易所的改革,加上促进企业提升资本效率和股本回报率的行动,将为投资者带来机遇。

中国股市有机会、提振内需是关键

尽管2023年中国股市表现一般,但中国目前占MSCI新兴市场基准的30%,吉尔伦德认为不能忽视中国股市,目前估值开始呈现吸引力。

她称,“人们非常关注房地产市场,但并不是中国指数中的每一只股票都由房地产市场驱动,我们认为在中国股市中已经能够找到一些有趣的投资机会,因为估值已经变得更便宜了。”

最新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积极的财政政策要适度加力、提质增效”;“社会融资规模、货币供应量同经济增长和价格水平预期目标相匹配”。以往更常见的说法是“保持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有观点认为,这可能和当前物价偏低有关。11月,CPI同比下降0.5%,PPI同比下降3%。物价偏低将拖累名义经济增速,同时等比例拉低货币量和社融增速。而“价格水平预期目标”使用预期值,规避了CPI和PPI偏低对货币量和社会融资的拖累,有利于货币政策发挥积极作用。

鉴于楼市的复苏仍需时间,因而对投资而言,不会等到地产全面复苏,吉尔伦德认为目前更关注的主要是消费情况。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0月同比增长7.6%,环比仅增长0.07%,CPI处于负区间,如何提振消费者的中长期信心至关重要。

乐观的迹象或在出口方面显现。尽管今年中国出口承压,但情况好于预期,亦好于众多东南亚国家。中国11月出口(以美元计价)同比增长0.5%,进口下降0.6%,出口结束了连续六个月的下降。同时,作为全球贸易一个指标的韩国出口在芯片出口的助推下,11月为第二个月增加,并扭转了连续15个月的下跌趋势。施罗德投资认为,随着欧美补库存周期开启,中国的出口压力有望缓解。

行业板块上,目前施罗德投资表示更加看好经济的结构性变化。首先,制造业特别是高技术投资体现出明显的韧性。这表明技术升级已然成为共识;其次,中国的汽车、新能源和电子等高端制造业开始稳步在全球推进,并已经在一些市场取得相当大的份额。这是中国制造业的实质性进步,随着越来越多企业在海外设置产能,这一份额获取料将持续;再次,在经济及企业盈利调整的背景之下,“平替”消费的兴起是今年消费市场的一大亮点。

举报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