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阅读周刊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实体书店迎来业态变革,市集销售火爆,直播有利有弊

第一财经 2024-03-01 11:48:28 听新闻

作者:佟鑫    责编:李刚

各地风起云涌的线下书市上也出现“爆买”的情况,显示出读者的“报复性消费”欲望。

《书见:需要书店的24个理由》主编、实体书店观察者雅倩认为,小书店的生存虽然不容易,但找到自己的特色,坚持热情,还是有机会长期经营下去的。2023年的出版业虽然总体艰难,但也有一些积极的现象出现,比如社交网络为实体书店提供流量支撑,带来新的读者关注度。各地风起云涌的线下书市上也出现“爆买”的情况,显示出读者的“报复性消费”欲望。

在变化之中也有不变的东西,雅倩自己作为开线上书店7年的实践者,还是强调卖书对选书人来说能带来无可替代的满足感,买书对爱书人来说也依然是很幸福的一种生活方式。

社交网络为独立书店带来新的机会

第一财经:这本书的序言里面,书萌高级顾问、资深书店人刘贵写到书店1.0时代到3.0时代的“业态革命”。在疫情之后,以及言几又这样的连锁化扩张失败之后,大家都受到很大震动,你认为以后书店业态还会有4.0时代吗?

雅倩:我觉得可能这样的说法就不会再有了,因为其实是两条不同的道路。大型连锁书店依托的是商业模式,或者背后有比较好的支撑,比如SKP的书店,等等。这些不愁钱的书店,在资金上比较好、整体运转都比较好的店,可能会走一条路。剩下的就是纯粹的独立书店,比如上海的远方书屋、乐开书店等,这些小店走的又是另外一条路。这两条路上是两种不一样的书店。总的来说,小书店还是挺难的。在困难的情况下去找一条适合自己的路,能够走得通,能够健康地运营下去,呈现这样一种存在方式是我在《书见》第三本里面所做的。

第一财经:现在书店依托社交网络去运营,已经是很普遍的做法。据你观察,这个趋势可能还会有怎样的演变?

雅倩:小红书之前做的一个活动叫“独立书店复兴计划”,去年年中的几个月,联合了很多小红书上的独立书店,我觉得是一个挺好的活动。这个项目做了一份线下取阅的报纸,蛮大的,里面介绍了参加这次活动的书店,还有一些阅读相关的内容。还有一些其他的物料,会统一制作后给到书店,让它们去送给读者。

从这类活动中可以看出来,网上的社交活动,大家都觉得很好,很积极在参与。小红书这场活动的一个联合共创者,就是《书见》第三季的序言作者之一小郁,她做了一个“书店地图”小程序,可以用来搜索城市里的书店。书店地图里面收录的书店很全,信息也是在更新的。现在其实还是有蛮多人愿意去做与独立书店相关的一些事情,纯粹是出于热情。像书店地图,就是一个志愿者团队在维持更新。

2023年初在“书店地图”上可以找到全国127座城市的779家书店

卖书有强烈的心理满足感

第一财经:这些年你不断观察记录书店,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这么多年你觉得自己已经成为行业内的一员了吗?

雅倩:以前因为真的很喜欢书店,跑到书店里去工作。到了上海以后,也是一直在跑书店。后来做这方面的书,总的来说因为本来就喜欢,又不断在和书店人接触,对我有很大帮助。这件事让我形成了习惯,当我到达一个地方,我就会去书店。

在书店要做的事情就是看书,天长日久,无意之间就会扩大我的知识面,让我能接触到更多东西。之前可能关注的范围比较窄,局限在专业上,后来我发现,看的书多了以后,涉猎的面就会比较广,比较冷门的、比较热门的方面,都会接触。

当然,这样也会导致家里的书比较多……其实也是对自己的一种督促,让我永远保持对知识的热情,好奇心长存。

我也有一个线上的小书店,开了7年,我会特别关注新书,也会注意有哪些新的知识领域。跟书打交道最好的一点就是,你永远会觉得知识很匮乏,要不断学习。

第一财经:你是怎样给自己的线上书店选书的?这么多你观察过的独立书店,有没有对你的选书风格产生一些影响?

雅倩:我现在的选书方法,首先是自己感兴趣。好多书是先要拿到样书,看一下前言目录,大概的章节、内容,觉得很好,我才去推,50%的书可能是这样选出来的。剩下50%,我可能拿不到样书,就通过线上的信息去判断,包括豆瓣等。

我选书还是蛮谨慎的,我要确定这是一本好书,对人会有帮助。不管是童书还是成人的书籍,对人要有启发,书中的某些观点或一些方面是真的好,我才愿意推荐。跟风的或爆款类的书,我不一定会去推,除非确实好看。有一些人文社科的书,因为足够好才能成为爆款,但有的爆款纯粹是推出来的,不一定是真正的好书。

还有一方面,考虑到我的粉丝群体,做了这么多年了,老顾客的喜好我也比较了解,会特意挑一些特点相符的书提供给他们。

最初我是在有赞平台开线上书店的,在小红书没出来之前,有赞的流量还是可以的。这几年稍微受到一些冲击。其实开线上书店,还是因为没有一个实体空间可以开书店,作为替代选择先满足一下自己。你知道吗,卖书给别人,有一种巨大的心理满足。你推荐的这本书,别人愿意去购买、去阅读,这样一种共鸣很强大。去问问实体书店老板吧,他们卖书给别人,特别是自己精心挑选的冷门书籍,摆在书店里被顾客挑走了,他肯定很开心。

小城市独立书店的兴起值得关注

第一财经:租房子的成本,是不是开独立书店面对的最大问题?

雅倩:为什么现在三四线城市反而有好多小书店活得很好,很自在?因为租金很低,人力成本也低。比如自己做老板,顶多再雇一个人,水电费也不贵,就可以运营了。小地方的人文社科书店可能少,大家就特别容易聚在你的书店,很容易吸引到属于你的客群。大城市就不一样。

可能北京和上海还不太一样。北京每年的书店支持资金拨款还不少,北京的书店在这方面还是很占优势的,各区也有资金支持项目,书店可以去申请。独立书店可以在社区层面起到很大作用,社区肯定还是需要书店的,比如可以有离家近的地方安顿小朋友,大人也可以看看书。

第一财经:很多业者认为去年是出版业比较艰难的一年,从独立书店观察的视角来看,你的观感怎样?

雅倩:去年大家都觉得不太好,从书店来看,我觉得倒没有想的那么差。我的感觉是,大的书店有它们的问题,比如言几又的情况,西西弗书店做得蛮好,他们自己定制出版的书销量都不错,他们也会有一些好的创新方法。

小铺面的独立书店,可能大的经济环境带来的影响相对不如对大书店的影响那么明显。比如上海的乐开书店遇到租金上涨的问题,最终还是愿意坚持下来就在这个地方继续做。之前我也知道一些书店,租金涨了他就关店再去另找租金可接受的地方接着开,有的店主接连开了七八家店,开开关关,不断地搬,但是能一直维持到现在。这种店主坚持“我就是要开书店”,地方不合适,大不了就关了再找,一开就是十多年的也大有人在。

去年的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图书市集的火热。独立书店到市集摆摊,反而卖得很好。书、文创,都能卖得好。疫情之后,店主们终于可以聚起来了,就使劲聚。前段时间做书在杭州开了一场超大版的书集,上千家书店参与;北京地坛书市去年重启,卖得特别好。旁观书社去参加了,我去年去北京专门到旁观书社和他们聊,他们就是在书市上卖得特别好,都觉得摊位租少了,人太多了,什么都买,连明信片都卖光。简直有点报复性消费的感觉了。

可能现在人们的购书场景进一步分流了。有人喜欢就在网上买书,有人网上和实体店都买,少部分人坚持在实体店买,有的出于支持实体书店的目的,来都来了,肯定要买一本书走,以示尊重。

第一财经:你写过的书店这么多,你都去过吗?

雅倩:我写过或约稿过的书店,大部分都去过,也有少部分没有,以后再补上。疫情期间确实没怎么出去,去年开始好多了,能出去跑了,马上就恢复了去各地逛书店。像本溪的门洞里书店,哈尔滨的雪山书集,远一点的书店我都没有去过。

雪山书集是摆摊儿起家的,每一个独立书店都是这样有意思,有自家的生存方法。书中这些书店文章的顺序,是按从新到旧,第一家野山书店是最新开的,最后一家东大书店是最老的,二十多年了。而且前面这些新书店,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开的,都是80后、90后、00后店主。拿《书见》第一本、第二本来比,差别就比较明显,年轻人开的书店和老牌的书店是不一样的。开书店这件事情跟以前不一样了。

对很多人来说,开过书店就是开过了,不管能开多少年,关了也就关了,完成了这么一项任务,圆了心中的一个梦。《书见》第一本里已经有五六家店关了,加上第二本里的,可能有10家左右的书店已经关了。好多店租期两年,长一点三年,房子到期,租金不合适或优惠条件没了,那就关了。有一些店是因为这种情况关的。

第一财经:现在直播卖书在书业非常普遍了,有一些独立书店还很擅长运用直播手段。你怎么看这个做法?

雅倩:我自己没有直播过,也很少看直播。我可能对传统的卖书方式比较执着,对文字也比较执着,不爱去做视频。我觉得直播可以是一种卖书的方法,毕竟它的传播面更广,一次进直播间的人比开一个书店等大家上门,那不是一个级别的流量。如果大家都去搞,所有的书都搞,导致书价压得很低,这就不太好了。

《书见》第二季里的沈阳离河书店,老板孙晓迪最早就是直播卖书火的,现在已经把实体店关掉了,仅做线上。直播这个事,我觉得真不是谁都能做的,首先要有表达的欲望,愿意不停地去跟大家分享,然后又要有热情能够带动销售,才可以达到效果。现在布衣书局做直播很多,每天直播六七个小时,我点进去看过,主播就把屏幕放在那,在做自己的事情,像跟你聊天一样陪伴式地说话,这样也不累。不然每天直播这么长时间身体也受不了。

《书见·第三季:需要书店的24个理由》

雅倩、孙谦主编

金城出版社2024年3月版

举报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相关阅读

一家女性书店意味着什么?线下感受女性阅读潮流

近年来,随着女性主题书籍市场的蓬勃发展,国内许多城市涌现出了专门面向女性读者的书店和文化主题空间。

经济人的人文素养阅读
04-10 14:36

旁观书社:转型做折扣,库存书也能卖出惊人销量

旁观书社,位于798艺术区的独立书店,自2008年开业以来,走过复合型连锁书店的风起云涌、第一批民营书店的倒闭潮、电商和电子书的冲击以及疫情的冲击,依然屹立在原地,守候着读者。

文旅产业与城市更新 经济人的人文素养阅读
03-19 13:45

“思乡,于我是失去故乡”,诺奖得主古尔纳中国首站谈创作

中国作家格非在春节期间一字不落地阅读了《天堂》《海边》《砾心》《多蒂》四部作品。他在与古尔纳的对谈中提到,这些作品让他感到“震动”。

经济人的人文素养阅读
03-06 20:13

会客卖酒游学文创,实体书店存在的24种理由

2019年以来,雅倩与资深书店人孙谦先后出版《书见》系列“书店之书”,第三本《书见:需要书店的24个理由》最近上市。

经济人的人文素养阅读
03-01 11:26

返乡创办木艺工坊,他做生意的方式为何不一样|新春书摘

章韬大学毕业后,因生意上的历练和现实中的打拼,他年少时代朦胧、不确定的梦想,在现实的显影中,竟然倔强萌发。

经济人的人文素养阅读
02-12 12:21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