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消费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疯狂动物城》风靡国内 成功离不开团队的用心创作

一财网2016-03-16 22:03:00

简介:《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经过多方采访了解到,成功背后是迪士尼、梦工厂之类的美国动画大公司耗时数年,对剧本反复修改的结果。

5年时间、50多个动物物种、前后近500位工作人员参与制作、19.7万张草图、在华上映10天票房已高达7.74亿……这些数字描述的正是近期热映中的迪士尼动画电影《疯狂动物城》。

无论如何,这部片子红了。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经过多方采访了解到,成功背后是迪士尼、梦工厂之类的美国动画大公司耗时数年,对剧本反复修改的结果。人物设定过程极为精细和耗费时间,每种动画动物角色的性格和特征必须与真实动物一致,为了制作毛发的真实感,一个几秒的镜头可能是一个团队耗时数月制作而成。

细节决定成败

一部动画电影的成功与否除了故事和人物,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动画质感,迪士尼和梦工厂都是这方面的翘楚。美国大型动画制作公司会将制作组分为人物组、建模组、编剧组、灯光组、背景合成组等多个组别,他们要根据剧本和“人设”(人物设定)随时进行沟通和修改。

“有时候,有些大型美国制作公司会为了一个动物的特殊皮毛质感自己耗资开发一个专门的软件来渲染制作,可能这部戏结束后,这个软件就无用了。”长期从事动画制作的张威透露,有很多美国制作公司会使用“人物捕捉”技术来进行虚拟人物动作设计,即动物角色所做的动作其实来自于真人演员。这样的效果当然棒,但非常耗时间和成本。而动画处理则更复杂,要根据人物个性来设计动作,比如不同的人物拿水杯的姿势完全不同,很多美国制作公司会为了一个姿势重做无数遍。

与动画人物制作相比,背景的制作也毫不简单。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曾经在梦工厂看到,一个山体的光线感和色调就需要耗时数月制作,这在电影中也仅作为背景出现几分钟。

迪士尼方面透露,动物城是个与众不同的城市,这里有着文化迥异的社区,例如沙漠动物的高档社区撒哈拉广场、北极熊居住的冰川镇、麋鹿们聚集的闷热潮湿的雨林区、鼠类所聚集的小型啮齿动物镇,以及生活着成千上万超萌兔子的兔窝镇。在背景绘制上,撒哈拉广场的色调是以红色、橙色和黄色为主的暖色调。冰川镇则主要由冰雪构成,以蓝色和青色等冷色调为主。那里的一切都不会融化,要用浮冰来替代自动行进步道,并且交通工具都是滑雪车。设计师非常有策略性地加入了一些霓虹灯光,并在它们的反光和投影上做了不少文章,这令这片区域增色不少。

值得注意的是,《疯狂动物城》中光是树木的数量——超过50万棵——就体现了许多重大的技术进展。正是有了这样的进展,艺术家们才能够创造出细节丰富、叹为观止的动物城环境。

兔朱迪差点是个“007”

有了细节还要有好的框架。迪士尼的模式是先构建故事内容,然后通过科技手段来包装和实现内容,并配合衍生品同步打造。

最初设定电影剧情时,拜伦·霍华德希望打造成一个“007系列”的谍战片,主角是一只野兔,讲的是野兔离开动物大都会后如何下南海查案。

但在迪士尼内部会议时,他却被集体吐槽,大家认为没有人要看兔子下南海,反而是动物大都会可能引起人们的兴趣。

初稿被毙后,拜伦·霍华德把主角改成了一只兔子和一只狐狸,而且狐狸是第一主角。它们并不和平相处,作为肉食动物,狐狸必须戴上“驯化圈”。大量画师投入绘制后发现这个故事有问题——戴上“驯化圈”的狐狸性格是愤世嫉俗的,主角都不爱动物城,这个故事不够正能量。

“在迪士尼内部,我们要求故事必须正面积极,小人物可以有大理想,只要你努力就已经证明了自己。因此迪士尼故事必须是有鼓励意义的。”华特·迪士尼公司中国区企业传讯部相关负责人黄晨透露。

于是,制作团队再次改剧本,兔子从“傻白甜”的形象变成了勇敢独立的兔警官朱迪,并成为了第一主角。

“本质上来说,《疯狂动物城》是一个关于友谊的电影。朱迪和尼克——兔子和狐狸——在自然界是天敌关系。所以在故事一开始这两个主角的关系并不会很融洽。它们初遇时对于彼此的认知——或者说固有的理念并不客观也不准确。”导演之一瑞奇·摩尔说。

另一位导演拜伦·霍华德表示,这两个伙伴之间磕磕绊绊的关系是本片喜剧性的来源。“兔朱迪是个天生的乐观主义者,它相信谁都能实现自己的愿望——毕竟这就是动物城的宣言。而狐尼克则恰恰相反。它是个愤青。它相信自己具有无法逾越自身的局限。所以我们将这个充满活力的乡下姑娘放到大城市的中心,再配上狐尼克这个以戏弄它为乐的现实主义者。当然,兔子也是不容小觑的。”

无论如何,最终故事主题是“在疯狂动物城,任何人都能成任何事,天敌可以变拍档。”

正是迪士尼反复修改剧本,才呈现出精良的故事内容。

艺术源于生活

当年迪士尼《狮子王》的成功很大程度上缘于动画师团队耗费数年时间在非洲观察动物,根据各种动物的习性定下了角色和性格,这次的《疯狂动物城》也不例外。

“我们都是从小看那些超棒的迪士尼动物电影长大的,我最喜欢的童年电影是‘罗宾汉’。我打算向那个经典致敬,但要用一种全新的、与众不同的方式挖掘出更深的内涵。我们最初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一个由动物自己设计的动物大都市会是什么样子?’这个灵感让我们感到无比兴奋。”拜伦·霍华德说。

迪士尼方面透露,制片方创意并构建了规模宏大、细节丰富的动物城世界,在其中加入了50多种不同的物种,保留了它们在现实世界中的特点,并且让它们穿上衣服开口说话。

“创作团队光是调研动物就用了18个月的时间。”制片人克拉克·斯宾塞说,“我们拜访了全世界的动物专家,其中包括奥兰多迪士尼世界动物王国里的专家。我们跋涉9000英里前往非洲的肯尼亚,进行了为期两周的动物个性与行为的深度发掘。我们希望所有的动物都足够真实,并能够反映它们现实中的行为。”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通过大量的研究,制作方发现绝大多数的动物大约90%是猎物,仅有约10%是猎食者,制作方请教了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并对人类历史进行了回顾,发现只要存在多数派和少数派的划分,社会问题就会发生。任何种类的动物都会更倾向于与相似的动物生活在一起;它们在各自的群落中寻找庇护,并且会回避与自己看上去不同的动物。

所以,调研的结果让制片方构思出了一个关于固有观念与偏见的故事。

这个基本概念被植入了这个关于兔子和狐狸的故事中。它们在自然界中是敌对的关系,所以双方都对彼此有着成见,可是当它们被迫成为队友之后,它们发现曾经持有的成见其实是完全错误的。

了解这些动物的习性和社会属性后,制作团队必须完成“人设”(人物设定),他们发现看似弱小但具有一技之长的兔子可以是逆袭主角;看似天敌的狐狸则既狡猾又有善良的一面,它和兔子可以成为朋友;永远长不大、具有超萌外表的耳廓狐可以冒充宝宝,实则是个“老江湖”;速度超慢的树獭说一句话要半天,但却有着希望变身极速闪电的心态;一只小老鼠居然是黑帮老大,它的台词除了向《教父》致敬之外,也因为在调研中,制作方发现了啮齿类小型动物具有凶残的一面。这些“人设”都非常符合动物本性和剧情需要。

对细节“疯狂”追求的制作方打造了《疯狂动物城》,或许正因如此,才对得起正在疯狂飙升的票房。

责编:王立伟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