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时装演示替代T台秀,年轻人接受吗?

第一财经2016-04-20 09:41:00

简介:时装演示在国外早已是时装周“标配”,这种强调互动展示的模式能被国内借鉴吗?

在外滩源真光大楼,上海时装周官方新平台LABELHOOD举行了三天的时装演示

设计师王海震品牌HAIZHEN WANG时装演示现场,布景颇有新意

设计师王逢陈品牌FENG CHEN WANG将秀场布置成“监狱” 摄影/吴军

“这完全就是场party。”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背后的一个姑娘对着她的同伴兴奋地大喊。她们画着大浓妆,穿着时髦的露肩衣服,年轻的目光不停打量着周围,不一会儿,她们就把话题一转,讨论起了场中央的模特哪个更帅。

一群嘴角淤青、眼神不羁的“少年犯”此刻正在人群的高呼声中,同几个“狱警”发生冲突。现场被布置成监狱的样子,有影视作品中常见的身高测量尺、醒目的警戒线、金属的囚笼。当戴着手铐的“狱警”一把撕开警戒线,早已沸腾的围观者一拥而上,有自拍合影的,想参演的也可过把瘾,总之都成了这出“剧”的群众演员。

这场来自设计师品牌FENG CHEN WANG的时装演示(presentation),是上海时装周官方新平台LABELHOOD的一次新尝试。4月9日至11日的3天中,共有12个品牌进行了服装演示。不少首次接触这类传播形式的非专业观众,对于能够亲手触摸的服装、来回走动的模特、视觉夸张的布景,感到新颖。时装演示在国外已不鲜见,《女装日报》(WWD)曾它与T台秀(runway)、约见(appointment)和晚会(party)定为时装周日程表上最常见的几种活动形式。理论上,它既有传统T台秀的展示功能,又有showroom的互动模式。

但有时候,两者结合得不那么好,或者出现了二选一的状况。4月11日,在邬达克设计的外滩源真光大楼,与FENG CHEN WANG同场开秀的,还有今年1月底才成立的THE LAWN。在三楼的展示空间,9位模特依次演示15个look,15分钟即全部结束,而宣传资料上时长为1小时,不知就里的观众围在粉色海绵和塑料布打造的展台边上犯了迷糊——相同的look模特已经演示了3回,但时间刚过去一刻钟,到底是走是留?

没有团队、没有助理,靠着LABELHOOD免费提供的场地、宣传支持,年轻的设计师Yang Yang(杨扬)将THE LAWN的首秀办了下来,据她粗算,模特和布景约花费1.5万元,也就是说,设计师只需担负演示环节产生的费用,在“大头”场地费上省了不少。若在上海时装周的大本营、新天地太平湖公园举办一场半小时的T台秀,据传这一数字将徘徊在10万元上下。

“LABELHOOD没有T台秀这么正式,需要比较大的(资金)投入,也消耗时间,对年轻设计师而言,(时装演示)更适合。”素然(ZUCZUG)创始人王一扬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虽然每个品牌的情况不太一样,怎样布景及演示取决于设计师的想法,但总体比秀场要轻松一些,距离感更小。就拿FENG CHEN WANG的“越狱”秀而言,后援团强大,警察由东华大学的学生和国际班交换生扮演,穿着囚服的幕后工作者中有产品设计师、时尚设计师、网站CEO等,而在前两天的演示中,MUSEUM OF FRIENDSHIP、YIRANNTIAN等品牌也减少了模特数量,增加其出场频次。

设计师Yang Yang品牌THE LAWN参与本季“栋梁一日”于LABELHOOD最后一天的呈现

共有12个品牌在LABELHOOD进行了服装演示,图为设计师Erica Chen品牌MÄRCHEN演示现场

对于初出茅庐的设计师而言,能够拿到时装周的入场券,并且顺利落地,就算迈开了职业生涯的重要一步。设立LABELHOOD的目的就在于此。这3天中,观众有望看到某一个设计师刚发布的第一个系列。“而在此之前,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牌子的存在。”Tasha(刘馨遐)告诉第一财经。她是买手店栋梁的创始人之一,其团队与上海时装周官方合作运营LABELHOOD。去年,这家上海的买手店曾为几位独立设计师提供联合演示的平台“栋梁一日”——这也是LABELHOOD的前身。“‘栋梁一日’想要表达的是栋梁自己的观点,LABELHOOD则承载着介绍新人的功用,推出新的设计师。”她这样解释。

在上海时装周组委会副秘书长吕晓磊的观点中,这一说法有些不同。“LABELHOOD面向的是新锐的设计作品,不是设计师。”正是由于LABELHOOD的名单中,绝大部分来自栋梁昔日的(意向)合作对象,人们不免担心,这个新平台仅仅是“栋梁一日”的复制品,以及这家买手店的野心是否变大了?“(栋梁带着自己的标准去挑选设计师及作品)这事很正常,没什么可质疑的,让任何一个机构做都是这样的。”王一扬认为,愿意去推动新生代的设计师,本身是件挺不容易的事。

另一项质疑来自“形式大于设计”——当一出剧高于一场秀,还会有人关注设计的本身吗?“时装演示就是一个展示环节,表达设计师的想法和感觉。每个活动的职能都不同,LABELHOOD就是展示,showroom就是订货,都是分开的。”尽管Yang Yang的首秀非常仓促,但王一扬依然在这位后辈身上看到了自己喜欢的设计。“我还是希望看到更有意思的新设计、新设计师,形式不是最重要的,最关键的是设计本身。”

按照LABELHOOD提供的数据,这个平台很有可能成为年轻人之于上海时装周的新纽带以及消费切口——3天的人流量共约2万多名,其中八成在25岁左右,“他们是未来市场的消费力量,”Tasha表示。这些普通观众通过注册渠道,添加申请理由,经过删选,才能成为幸运儿。“专业和非专业的比例为2:8,而在传统的秀场,绝大多数(就坐者)是媒体和买手。”

“70后”的王一扬还观察到,整个都市消费领域,包括前段时间的Design Shanghai、静安寺新开的WONDULLFUL DEPT里,几乎九成都是年轻人。“这是近些年非常大的变化,将来年轻人对行业的推动是非常大的,他们对设计、对时尚的兴趣和关注,远远超过他们的上一代人。”显然,上海时装周开始注意到这点了。

(图片除署名外,由LABELHOOD提供)

责编:沈晴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