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专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专访徐井宏:改革与创新造就清华控股的高速发展

第一财经 2016-07-19 14:04:00

责编:孙祺

站在清华科技园启迪科技大厦26层落地窗边,清华大学、清华产业就在徐井宏眼前。

站在清华科技园启迪科技大厦26层落地窗边,清华大学、清华产业就在徐井宏眼前。

这里是清华产业的总部——清华控股。据最新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清华控股总资产已达到3000亿人民币。

其正对面是启迪控股的大楼,徐井宏和清华产业的结缘,当年就从启迪控股起步。徐井宏现任清华控股董事长,其2012年接任以前,清华控股总资产580亿元。

创新创业孵化加上高校科研成果产业化,科技创新加资本驱动,以及各项重要机制的改革与创新,造就了近些年来清华产业的高速发展。

其六大集群组成的产业布局,不断形成支撑创新创业的生态系统。清华控股对成员企业充分授权的业务决策机制、以审计为手段的监督约束机制、以增量为核心的激励考核机制,加上绵绵不断的科技和人才供给,这个自生长、自连接、自繁衍的传奇生态,仍在继续扩大。

清华产业的两条发展主线

徐井宏有典型的“学者风范”,他组织打破层级的讨论,时而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讲,他对待身边下属随和,希望在这个数千亿产业的体系内建立没有“领导”的平等关系。

徐井宏出生于1963年,1980年考入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1988年硕士毕业留校,曾历任清华大学团委副书记、校长办公室副主任、行政事务处处长、副总务长、校长助理等职务。

1999年,他着手筹建清华科技园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启迪控股前身),从此投身清华产业。他从2000年开始担任该公司总裁,推动清华科技园建设。2012年,徐井宏执掌整个清华产业,担任清华控股董事长。现在,他还有一重身份是清华大学研究员。

徐井宏曾担任一把手的启迪控股、紫光股份,当前成为支撑清华产业体系快速增长的核心企业。当前,启迪控股总资产从当初的十多亿元已增长到超千亿元,清华控股旗下公司、紫光股份母公司紫光集团总资产达到1200亿元。

此外,清华产业体系内其他知名度较高的公司还包括同方威视、辰安科技、博奥生物、同方知网、清控人居、慕华教育、清控核能、清控科创等,涵盖创业服务、信息科技、生物医疗、安全、教育、金融、能源、智慧城市、创意文化等众多领域。在资本市场,包括紫光股份在内,“清华系”控制的上市公司超过了十家,仍在不断攻城略地,投资参股了其他多家海内外上市公司。

清华控股旗下众多高科技领域企业,包括多家行业领军型公司、上市公司、创业型科技公司在内,构成了清华产业的主体版图,其近几年来的高速发展,与清华控股对全局的把握,与徐井宏都密不可分。

清华产业基本发展主线有两条:一是科技服务,科技园孵化器本身和与其孵化有关的科技创新创业;一是科技创新,推动高校科研成果产业化,背靠清华大学知识产权和人才资源,将沉睡的实验室专利转变为可盈利、可持续的产业。

清华产业资本动作频繁,不仅体现在紫光集团的密集并购,其旗下基金还在其他多个领域展开了投资和并购。其多次使用夹层基金等金融手段开展杠杆收购,同时也频繁利用了上市公司融资功能。不过,清华产业的资本运作并没有超出服务于产业发展的范畴,其源头在于清华控股“实业为本、金融为用”、产融互动的发展理念与路径。

“什么是企业迅速成长的原因?中国有华为,除了华为之外,几乎找不出任何一个没有资本推动成长的其他案例。”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徐井宏表示。

如何自连接、自生长、自繁衍

孵化创新创业企业、促进科技成果产业化,一方面源自清华产业的历史传统,但也与徐井宏的“理想主义”有关。

“成为一个真正的企业家,和挣一笔钱、做一笔生意并不一样,企业家能够创造出让世界更美好、让人类更幸福的价值,没有强大使命根本走不了很长的道路。”徐井宏说。他多次提到使命感和情怀。

他多次表示,希望将清华产业打造为产学研一体化的世界级标杆,孵化、投资、运营创新性企业的巨人,同时他也深感中国必须摆脱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他还认为中国在重大技术、关键技术和原创技术方面仍然存在较大差距。

他认为建立对人才的激励机制,包容和使用好人才,是成就一切事业的关键。为此,清华控股在内部推动了一系列改革。

“到控股后(2012年),我想的第一件事,是怎么能让真正的企业家、人才能在这样一个体系上、这样一个系统中如鱼得水。”他说。

在机制方面,徐井宏带领清华控股实现了从“资产管理型”国企向“资本管理型”国企的转型,在“充分授权的业务决策机制”下,对一线企业决策充分授权,也同步推行了“以审计为手段的监督约束机制”。

“以增量为原则”,他还建立了市场化的考核激励机制。在清华大学批准下,清华控股旗下企业发展红利会与股东和员工团队共享,在保障国有资产不减值同时,因引入增量考核激励机制调动管理层和员工积极性,达成了企业发展的良性循环。

当前,他打造了这样的一条发展路径:产业层面,背靠清华大学和清华产业聚合资源孵化创业企业,依托高校科研成果打造核心科技企业;资本层面,通过金融手段加速体系内企业发展。以技术创新加资本驱动,连接了总资产数千亿元的产业版图。

此时,各路获得充分授权和增量激励的“野战军司令员”,在清华产业生态资源支持下,持续不断扩大着各产业集群和清华产业整体版图。

“其实大量业务都是他们(清华控股旗下企业)带着部队在一线打出来,并不是我做出的。我能做的是支持他们去这么做,承担我应承担的责任,敢于决策我应决策的事情。”徐井宏说。

迎来新的历史契机

“毫无疑问很多的创新,尤其是近代的创新都是源于大学。”徐井宏说。

据多家投资机构负责人观察,和高校结合的科技创新已成为全球创新流行的新模式。以硅谷为例,硅谷科技公司经常由斯坦福教授创立或聘请其担任主要职务,硅谷科技公司负责人也经常站上斯坦福讲台。

因为1980年推出《拜杜法案》,全美大学、研究机构都能够享有政府资助的科研成果专利权,整个美国科技成果转化率因此逐年迅速提高。当前,美国的创新已不像人们想象的仅在硅谷开展,还聚集在全美多个地区、多所高校附近。高校,已成为全球当前的主要创新策源地。

今年3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印发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若干规定的通知》,5月又推出《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

根据最新政策,国家设立的研发机构、高等院校科技成果可自主决定转让、许可或者作价投资,除涉及国家秘密和国家安全外无需审批或备案,还规定可利用股权、分红等方式激励科研人员进行成果转化。

在过去的理念中,我国科研人员在大学做的科研都属于学校和国家,但新的政策已允许科研人员以专利和技术入股,无疑大幅拉升了科研人员研发积极性和进行技术转让积极性。对于清华产业而言,又迎来了新的机遇。

最近,徐井宏在天津达沃斯论坛宣布了清华控股最新的“星聚计划”和“基石计划”,打造“万亿”清华控股的目标,或许已不再是梦想。

(一财网出于传递商业资讯的目的刊登此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键字

清华达沃斯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