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亚洲视角看脱欧:是悲剧还是错误的喜剧

第一财经 2016-07-27 21:04:00

对我来说,英国退欧是一场错误的喜剧,而且观众们已经表态他们并不喜欢这个剧本。



6月底英国退欧公投结果揭晓后,全球股市市值损失超3万亿美元,信用评级机构降调英国评级,由AAA降至AA,英国企业及政府融资成本上升,英镑大幅贬值至多年来最低水平。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英国退欧(Brexit) ,严格说来是一个关于英国是否想继续留在欧盟的公民投票。这场公投并不具备法律必要性,而是前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因为党内此前在这一议题上分裂而做出的竞选诺言。但一旦英国选择离开,卡梅伦便不得不请辞,并抛给保守党重大的领导危机。在成功领导了退欧运动的前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决定退出竞选后,两位竞争者相继涌现。与此同时,由于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拙劣的领导力,反对党工党议员成功通过对他的不信任动议,令党内乱了阵脚。
对于英国退欧带来的冲击各人有各人的观点,并且都很有趣。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对此感到非常惋惜,感叹道“英国人的投票结果使我们折了一翼,但我们依旧在飞翔”。一位来自苏格兰的智者发表评论称,与其说大不列颠主导了浪潮(Britannia rules the waves),不如说是“大不列颠放弃了规则”(Britannia waives the rules)。
退欧这场“离婚”闹剧导致了眼下的混乱局面。

离了婚的人能够自己好好过?
英国退欧,从经济角度来看并不是个理性的决定。英国每年向欧盟库房贡献其GDP的约0.5% ,但其GDP可从中获益达1%。伦敦地区以压倒性票数支持留欧,作为欧元区的金融中心,将成为退欧的巨大输家。如果英国退出欧盟,巴黎和法兰克福将会乐于接下这块欧洲业务大蛋糕。伦敦就业与房地产价格亦将受到威胁。
到目前为止,欧洲的反应折射出这场“离婚”中不同家庭成员的态度。德国总理默克尔较为谨慎,坐等英国的下一步行动。法国总统奥朗德则呼吁英国尽早退出。而意大利总理则向欧盟呼吁向境况不佳的意大利银行提供援助。
剩下的欧洲人主要有两大选择——其一是保持谨慎,应付过去就好。其二是将英国退欧视为警钟,完成所有能够巩固欧洲的改革。应付其实并不能算是一个选择。因为背后还有巨大的问题亟待解决,如乌克兰问题、移民问题、不平等、增长乏力,以及脆弱的银行。这也就难怪索罗斯会同时做空德意志银行的股票,并公开表达了对英国退欧后,欧洲是否会走上解体道路的担忧。

英国退欧对英国、世界和亚洲意味着什么?
不久后,英国将会忙于与其贸易伙伴进行新一轮贸易协定谈判。尽管让人担忧,但伦敦依旧是法律、会计、金融、数字服务的全球领导者,当然同时也受益于更加廉价的英镑。的确, 从欧盟迟缓的决策中解脱,英国可能会推动更多对市场友好的金融监管,以增强其作为金融中心的竞争力。
另一方面,欧洲则面临难题。英国的离去打破了德国与弱势法国及南方地区的平衡。最根本的问题是对重大改革议题需求的分歧,这些议题涵盖建立单一银行联盟,调整财政政策以解决公共基础设施,为国防、地区不平等、每年超过一百万的移民这些社会需求进行融资。
对全球而言,退欧暴露了一个重要的社会断层线问题。2001年,伦敦大学教授盖伊·斯坦丁(Guy Standing)将兴起的愤怒下层社会群体定义为“朝不保夕族”,这么说是因为这群人生活在贫困、失业的边缘,并承受着全球化、移民及工作机器人化带来的压力。朝不保夕族是支持美国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英国极右政党法拉奇(Nick Farage),以及眼下支持退欧的那些人。他们不信任这个社会,并对外国人与移民者有着深深的恐惧。
对亚洲来说,英国退欧意味着全球不确定性正在上升。如果大而富的欧洲巨轮也避免不了颠簸,而其他区域也有可能面临相同的情况,那么亚洲区域一体化的几率有多大呢?英国退欧冲击最大的威胁在于,欧元及英镑(四大储备货币中的两大货币)相对于美元贬值。而欧元贬值有点不合常理,因为欧元区是目前全球顺差最大的地区,其经常账户盈余约占GDP的5%。相比之下,美元和日元作为避险资产出现升值。我对英国退欧的担忧在于英国退欧传达出了另一个信号,即这个世界正在陷入通缩,我将在下一篇文章中对此进行论述。
最后,只有将英国退欧放在历史长河中才能对其有很好的理解。伟大的法国历史学家费迪南德·布罗代尔(Ferdinand Braudel)在他不朽的文明史著作中说,当欧洲被剖开来看,其中的一个核心问题便是“自由”。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将英国退欧称为“一幕悲剧”。对我来说,英国退欧是一场错误的喜剧,而且观众们已经表态他们并不喜欢这个剧本。英国选择的是他们最原始的对自由的权利。无论这场新的欧洲戏剧是以悲剧、闹剧或是新的《权力的游戏》的形式来展开, 我们都将屏息观看。
(作者系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院杰出研究员,朱映臻译)

责编:王培霖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