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弹劾案后的韩国:总统宝座角逐拉开大幕!

第一财经2016-12-12 12:09:00

简介:那句“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的竞选说词仍记忆犹新之际,朴槿惠却终因遭弹劾为自己的政治生命画上了句号。

朴槿惠遭弹劾,既是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三个反对党议员联手执政党以金武星为首的非朴系议员,应该可以获得需要弹劾的200票,所以朴在国会遭弹劾不令人感到意外,但弹劾案获得234之高的票数令人感到意外。执政党一半以上的议员竟然没有力挺自己的总统,朴众叛亲离的程度令人惊讶。朴槿惠政治生命完结已成定局。

2013年2月,朴槿惠正式就任韩国总统,头顶两个令人欣羡光环:前总统朴正熙之女及东亚第一位民选女性总统。朴就任之初在外交上还是搞得风生水起:在南北关系上,提出建立信任措施;在区域问题上,推出东北亚和平合作构想;在与大国关系上,不仅巩固了韩美同盟,还把韩中关系推向了历史最高时期。虽然经济措施不太容易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朴力推《经济改革三年计划》,试图打造出经济再度高速发展的引擎。而“世越号事件”似乎成了朴槿惠总统生涯的转折点,朴执政能力开始遭受质疑。几年下来,朴在内政外交上面进退失据。经济工作乏善可陈,支撑韩国经济的大企业纷纷陷入困境,明星企业三星也因note7事件而遭受重创;外交上,建立信任措施无果而终,朝韩关系重回对抗模式,韩中关系发展也因“萨德”问题发生逆转。闺蜜崔顺实干政成为弹劾朴槿惠的导火索。实际上,在此事件表象之下,存在着精英和民众对朴执政能力的广泛而又强烈的不满。在朴槿惠那句“我没有父母,没有丈夫,没有子女,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的竞选说词仍记忆犹新之际,这位曾经历人世间极端坎坷的女强人最终因遭弹劾而为自己的政治生命画上了极为悲壮的句号。虽然这种结局对朴而言是祸,但对韩国这个国家而言可能却是福。朴的出局可以警示其他公职人员,不管你的权力有多大,都需要谨小慎微、遵纪守法,否则后果很严重。闺蜜干政门事件无疑把韩国的政治机器中的漏洞暴露无遗。修补这些漏洞会使韩国的政治重回健康的轨道。

弹劾之幕虽尚未最终降落,但韩国政局已从以弹劾为核心的街头抗议政治步入了以赢取总统之职为目标的选举政治阶段。韩国各党各派除私下谋篇布局外,还会进行公开的角力。在此过程中,韩国政党恐要经历新一轮的分化组合。新国家党在此次事件中深受其害,元气大伤,其议员在弹劾投票上的分裂很有可能导致该党组织上的分裂;三个反对党虽然在反朴运动中同仇敌忾、团结一致,但这种联手对敌的局面恐难以维持,他们在总统大选中是单打独斗还是进行新的联合,变数很大。可以肯定的是旧的政党格局一定会发生变化。

围绕政党的分分合合,有意角逐总统宝座的候选人会纷纷登场。

在第一梯队中,有一些人值得关注。文再寅有议会中最大党共同民主党为依托,并有着上次大选中积累的丰富经验教训,当下优势比较明显,但由于他与卢武铉曾过从甚密,文难以摆脱卢的阴影。作为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享有很高的知名度。他虽在外交上能力游刃有余,但在国内缺乏权力根基。由于要提前大选,时间将成为潘最大的敌人。安哲秀有可能会重出江湖以解上次退选之恨,但他依托的国民之党建立不久,势单力薄,加上他今年7月因部分本党议员贿选而辞去党首之事故,安的竞选之路不会平坦。此外,处于第二梯队的地方诸侯也可能会脱颖而出。忠清北道道知事安熙正年轻有为,有着较为丰富的地方治理经验,他有可能成为黑马。(成晓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盘古智库”微信公众号

编辑:孙维维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