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马克龙上台和民众没有蜜月期 德国人的态度却变了

第一财经2017-05-24 22:29:00

简介:在失望了10年之后,法国民众对马克龙的期望不是一般的高。默克尔也是如此。

马克龙就任法国总统10天后,虽然没有迎来和法国民众的蜜月期,却让德国人的态度改变了。

关于马克龙和德国的渊源还得从三年前的一个故事说起。

三年前的柏林夏日异常炎热。有一天,德国经济学家恩德莱因(Henrik Enderlein)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巴黎经济学家皮萨尼-费里(Jean Pisani-Ferry)打来的,他想为一位名叫马克龙的年轻法国政府顾问谋求一份在柏林的教职。

皮萨尼-费里在电话中对恩德莱因说,马克龙和他的老板法国总统奥朗德闹翻了,现在正在找工作。

即便在这之前,恩德莱因已对马克龙有所耳闻,并认为他前程无量。

最终马克龙修复了同奥朗德的关系,政治起飞,在短短三年内从经济部长开始,最终成为法国近代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这不禁令人遐想,如果马克龙在2014年的夏天去了柏林,欧洲历史将会出现何种际遇?虽然德国可能多了一位好教授,但两国恐怕将和“德法同心”再度失之交臂。

在英国退欧的大背景下,在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之后,“德国人的态度也变了”。在满满行程之中,法国前总理拉法兰拨冗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在谈到欧洲政治和德国时,拉法兰的眼睛一亮,笑容中带有几分老政客才有的狡黠。

“德法之间拥有稳定组织关系非常重要,在今年九月之后,德法之间就可以有五年的稳定发展时间,合力合作。”拉法兰对记者说,“就像你说的,德法之间可以有自己的‘五年计划’。”

不过马克龙上台后的第一份的民调却不容乐观:法国民众对新任总统埃马克龙在就职初期的表现满意度为62%,此外仅有45%的受访民众表示对新总统马克龙执政抱有信心,低于数位前任总统,马克龙和民众之间恐怕没有蜜月期。

拉法兰独家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先要看六月法国国民议会的选举情况,之后再着手对法国劳动力市场发起改革。“他(马克龙)对我说,他想在7月开始搞。”拉法兰说。

德国称马克龙是“昂贵的朋友”

从近期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其社民盟党内的讲话来看,默克尔是同时带着怀疑和希望的复杂心情来看待马克龙的。德国的媒体则将马克龙形象的称为“德国一位昂贵的朋友”。

默克尔深知,马克龙向往的是一个不同的欧洲:一个更加积极主动,更加团结一致,且被赋予更大权力的欧洲;马克龙希望欧盟可以拥有自己的财政部长和统一的欧元区预算。

在上星期一的基民盟领导人内部会议中,默克尔坦言,她不会因为法国有了一位新任总统而改变她的行事方式。不久之后,默克尔的发言人就发表声明称,德国政府不是欧洲债券的支持者。

然而另一方面,默克尔并不想让法国的这位新总统一上任就过得太艰难。她也需要和马克龙结盟来抵御过于强硬的难民政策对她在欧盟内部造成的种种伤害。

最终,默克尔认为,柏林与巴黎的合作程度能够加深到何种程度,将取决于马克龙,即如果他能够改善法国经济,坚持欧洲的稳定标准,那么她就准备作出让步了。一位接近默克尔的人士对德国《明镜周刊》透露,说:“如果马克龙能够做出成绩,我们给他一些东西会更容易些。”

而马克龙也深谙此种政治对话艺术,在不同场合提及法国必须先要以改革换取他国尊重。

“马克龙说,如果法国人想快乐,必须自强,而想自强,必须改革。”拉法兰告诉记者。

马克龙的顾问顾拉赫(Sylvie Goulard)则更直接地表示:“如果要在欧洲受到尊重,法国必须履行自己的义务。”

马克龙和民众没有蜜月期

尽管诸事都要等待法国议会投票结果,并且马克龙私下设定的改革日期已经提前到7月,但在高失业率的压力下,法国民众仍希望马克龙可以迅速做出成绩,以往的蜜月期也荡然无存,而几乎是政治新面孔的新任总理爱德华·菲利普的民众满意度则更低,这也为马克龙-菲利普组合执政提出了现实的挑战。

法国民调最新结果显示,法国民众对马克龙在就职初期的表现满意度为62%,对新任总理爱德华·菲利普的满意度为55%。

与往届总统相比,法国前总统萨科齐就任最初的满意度为65%;奥朗德在的最初满意度也有61%,击败了极右翼当选的马克龙并没有赢得更多法国人的新。

在总理方面,奥朗德任内的法国前总理埃罗就职之初的满意度达到65%,2014年4月政府改组后的法国前瓦尔斯的满意度最初也达到58%。

此外,根据另一所民调机构艾拉贝所做调查,仅有45%的受访民众表示对新总统马克龙执政抱有信心,而此前数年中,民众对于奥朗德、萨科齐、希拉克就任之初的信心指数均超过50%,马克龙此次的民调低于数位前任总统。而此调查还显示民众对菲利普的信心指数仅为36%,同样大大低于历任总理。

此次大选中所暴露的问题是,许多来自法国铁锈带的极右翼选民并非出于传统极右翼信念考量,而是由于被全球化抛弃不得不投入极右翼怀抱。

数据显示,从1975年至2016年,法国年轻人的失业率从4.4%跃升至25.7%。如何破解高失业率,自然成为马克龙的首要重要议题。而曾主导经济改革,克服阻力强推《促进经济增长、活动及机会平等法案》的马克龙则首先看上了法国劳动法改革。

“我想如果他能快速组织改革,他就能成功;如果他等,那就不太可能,所以这次改革应在10月之前进行,这也是我们必须在他总统任期的前6个月就必须行动起来的原因。”拉法兰表示。

德法五年计划能否成型

若马克龙可以成功在法国国内改革中有所建树,德国也准备好了向法国提供更多资源。

就在马克龙胜选四天后,德国外交部就适时掏出了一份新文件——《香榭丽舍宫2.0:德国与法国合作的新动力》。该文件除了承诺加强德国以及欧元区的预算之外,还呼吁德国和法国在运输基础设施和数字网络方面进行联合投资。该文件提到的一个可能的融资来源还包括用于处理核废料的投资资金。

此外,德国还设想德法可以在外交政策领域加强合作,例如在欧盟委员会专门设立一个联合或轮流的法国-德国欧盟委员(French-German commissioner),以及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其他国际机构中设立一个合作性的法国-德国代表。

拉法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英国脱欧之后,德法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强了。”

在法国6月国会选举和德国9月选举之后,德法可以利用这五年进行充分的融合并专注于一个方向的努力,即发展德国和法国的经济。拉法兰表示,在未来五年内,有两个非常稳定的政府一起工作,这本身就是很有趣的事情。

当然,作为欧洲拥护者,马克龙与默克尔的愿景不同:与默克尔相比,马克龙希望摆脱欧盟应对危机资源不足的窘境。在德国洪堡大学的演讲中,马克龙引用了欧盟委员会主席德洛尔的一句话:“欧洲需要一个愿景和一个螺丝刀。”

“不幸的是,我们目前有很多螺丝刀,”马克龙说,“但我们仍然缺乏愿景。”

责编:缪琦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