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专访导演路阳:在捉襟见肘的资金和时间成本中,让《绣春刀II》拍得更难一点

第一财经APP2017-07-17 12:01:00

简介:《绣春刀II:修罗战场》从2014年10月开始写剧本,2016年7月关机,2017年6月做完后期,到最终8月上映,前后花了近三年时间,所有人的工作强度都非常大。“拍戏本来就是件特别消耗时间、精力和脑力的事情,反正已经很难,就不在意让它更难一点。”路阳说。

导演路阳在《绣春刀II:修罗战场》拍摄现场

电影《绣春刀II:修罗战场》临上映,导演路阳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了张图片,是在电影院里看片最后滚字幕时出现的“片尾字幕制作”栏,里面出现自己的名字,底下还有一行放在括号里的字:“预算花光了,没办法只能自己做了”。

相比2014年《绣春刀》的3000万成本,第二部的预算达到近8000万,拍摄时间也从第一部的67天延长到86天。可是对于时长两个小时满满的古装动作戏、夜戏、户外场景而言,还是显得捉襟见肘。

“假如说上次准备一场戏要半小时,那么这次需要准备两个小时。”路阳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举例,比如一场水上戏,两位演员在船上讲话。场景听起来简单,但现实中要考虑河水的流动,需要在船上搭建摄影工作平台,保证50个工作人员全部上去不会有危险。成片里顶多三分钟的戏份,拍摄一次至少需要四、五个小时。

“我也可以选择好拍的方法,把两个人的对话放到陆地上去就行了。但这个情景是需要的,花时间拍摄的内容总会比没怎么花时间的镜头效果要好很多。”他说。

开拍前,他们预计要拍摄2400个镜头,这就意味着平均每天都要拍30个。可是在10小时的工作日里,一天通常只能拍20个镜头而已。再加上古装动作戏所特有的场面难度,所有人的工作强度都非常大。“拍戏本来就是件特别消耗时间、精力和脑力的事情,反正已经很难,就不在意让它更难一点。”他说。

更何况,现场拍摄只是全部工作的一部分而已。《绣春刀II:修罗战场》从2014年10月开始写剧本,2016年7月关机,2017年6月做完后期,到最终8月上映,前后花了近三年时间。路阳认为,这些时间一点都不能再压缩。如果预算更宽松的话,其实还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打磨。

路阳在给张震讲戏

卖不动的古装片

导演路阳今年38岁,七年前拍了人生第一部电影。

《盲人电影院》剧本是与朋友合作写出来的。那时的路阳,刚出道,没作品也没钱。剧本里有一位胡同里的知识分子大爷,台湾演员金士杰是路阳内心最理想的选择,但他明白,自己的资历不可能请得动。朋友鼓励他发封邮件毛遂自荐,他又找机会去台北面谈了一次。结果老爷子喜欢剧本,又看中了新人导演身上的某些特质,欣然同意。

“如果没有金士杰,那部电影可能就拍不出来。”路阳至今都还记得,这位戏剧影视前辈在看完剧本之后,自己面对他时的忐忑不安。随后,金士杰又与他合作两次,虽然每次戏份不多,分量却极重。

另外一个路阳想都不敢想的演员是张震。

路阳的处女作出来以后得了奖,让他信心倍增,开始筹备《绣春刀》。可是跑遍整个行业,投资方都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告知他:古装片是卖不动的。

那段时间,国内院线充斥着一批古装烂片,导致观众产生普遍的抵触情绪。市场会见风使舵,自然需要规避这样可以预见的风险。“可我就是不相信,为什么不能拍古装片?古装片怎么就不能拍了?”路阳坚持认为自己能做到与众不同,轴劲儿起来,跟周围意见杠上了。

他的故事主角是个在明朝为宫廷当差的锦衣卫,夹杂在各种权力旋涡中,奋力寻找自己的活路。路阳觉得,所有演员里只有张震是最佳选择。

《绣春刀II:修罗战场》请到杨幂等明星加盟

张震在《绣春刀II:修罗战场》中讲述“沈炼如何成为沈炼”

“张震是个很奇妙的演员,从《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开始,几乎每部都很好,可是大家却不太确定他本人的形态。”路阳说,“他身上有种东西和沈炼这个人物的契合度挺高的。”可是,2012年的张震是已经出道20多年的一线明星演员,不知名的新人导演怎么可能请得动他?

路阳先把剧本发了过去,刚好有机会去台湾,又试着约见。“当时见面也不知道说什么,我就说,震哥,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话、挺内向,也比较紧张。结果他说,没事,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也很内向。”路阳努力在那样尴尬的气氛中推销自己,随身带了个iPad,就拿出来给对方看故事板。大明星没说什么,只是简单表示对剧本有兴趣。半年后,两人的合作居然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有了一线明星的加盟,开始不太看好的投资很容易就回头了。当然,对于“古装”、“动作”这两个标签来说,三千万的投资还是“低成本”,这意味着需要在短短67天里拍完所有镜头。

刚开始拍摄没几天,张震就找到路阳说,你们不要着急啊,慢慢拍才能出好戏。可是片场每一分钟都在烧钱,怎么可能不着急?路阳甚至连发高烧都不敢懈怠,最后阶段紧张到一个小时要拍完四、五个镜头。他一度跟摄影师私下交了底,即使效果只有七成,也必须要接着拍下一个了,否则电影就会连最基本的叙事都完成不了。“张震那阵子大概是有点焦虑的。”他现在想起来,嘿嘿乐了。

2014年,《绣春刀》在全国院线上映,获得好评。豆瓣上受上千人赞同的一条评论是:《绣春刀》真正回归了武侠电影的本质,导演是真真正正在做电影的人。

用电影表现“相信”的力量

“为什么那些电影连一个故事都讲不好?”这个问题路阳自己也很困惑,按他的理解,主创团队花费的所有心血,最终都会在电影作品中体现出来。体现的效果不好,就只能是之前的工作做不到位,或者目的不够单纯。

《绣春刀》最终票房9500万,没有同类商业大片动辄过亿票房的成就,但是对于低成本、新人导演的古装类型片而言,保本就已经是成功。更何况还收获了业内良好口碑。于是,第一部刚下映,路阳和搭档编剧就乘胜追击,开始着手准备第二部。

没想到的是,两年过去了,市场的口风还是不改当初:“虽然你第一部口碑不错,但是古装片是没有春天的。”执拗的导演这次更加不肯就范。

“我们需要大的类型片。全世界其实只有中国有可能与好莱坞的电影产业相抗衡,因为这里有足够大的市场。但如果光靠小打小闹轻喜剧是不会真的有进步的。”他说,“我也可以拍的简单点儿,但是不行,不能那样做。只有各种类型出来了,才能更多元地推动整个电影世界。”

《绣春刀II:修罗战场》中,张译饰陆文昭

“通常大家做电影的第二部会陷入一个逻辑,观众喜欢第一部,那么就应该沿用里面好的东西。但是这样反而会给你带来限制,”路阳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这个动机是功利的,于是不断推翻已经写好的东西重新来过,最后只保留了主角沈炼这么一个人物,为他写了个前传,讲述“沈炼如何成为沈炼”。

第二部里依然有金士杰所饰演的宦官魏忠贤,成为整个时代政治斗争中最重要的端点。张震饰演的沈炼,此时还没有遇到第一部锦衣卫同僚的另外两兄弟,同样作为“小公务员”,无意之间参与到错综复杂的政治阴谋里。第一部的故事重点是小人物的命运抗争,第二部则是小人物为什么要这样抗争。路阳太喜欢沈炼这个人物,把他放在各种人物关系之中,借以表现“相信”的力量。

路阳一直难忘与金士杰初次合作杀青后的谈话,这位前辈在酒桌上对他说:“虽然这次拍摄时间短、条件恶劣,但以后你再也不会以这样的条件拍电影了。”

“我理解,他可能希望我保持那种作为新人的状态,也许是粗糙的,但是可以不顾一切。”他说,俗气一点的表达就是,不忘初心。今天的路阳不再是新人导演,《绣春刀II:修罗战场》点映评论再次飙高,最终成绩尚难预料。对路阳来说,他已经做到自己想做的,并已开始着手下一部新戏剧本。

责编:吴丹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