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GGV童士豪:阿里与亚马逊主战场在印度,开战越晚对阿里越有利

第一财经APP 2017-08-30 21:59:00

阿里在印度投资了Paytm、Snapdeal,而亚马逊已有迹象可能在今、后年成为印度电商市场的第一。

一转眼,童士豪加入GGV纪源资本已经四年。2013年,他带着全家从上海飞到了旧金山,开始新的工作和生活。新工作是任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常驻美国负责消费领域的投资。

童士豪在消费领域有十年的投资经验。在GGV的四年间,他在美国投了airbnb、slack等项目。在电商领域,投了wish、offerup、poshmark、ibotta等等,你可以把它们大概理解为美国的天猫、闲鱼、只二以及返利网。在美国apple store里的IOS shopping购物排行榜中,Wish排行第二,仅次于亚马逊。

阿里巴巴追赶亚马逊的步伐也越来越快,二者市值只相差数百亿美金,并且在多个市场、多个行业里两军对垒。

风投也需要适应这种零售业全球性流动的趋势。童士豪正在寻找这中间的突围和创新机会。

亚马逊市值可能先破万亿美元

华尔街对于中国电商公司的态度呈现两极分化的态度。阿里巴巴股价持续上涨,聚美和唯品会的股价却一直低迷。后两者曾是国内新型电商的代表,但是现在,单一的业务模式已经很难冲破巨头的“穹顶”。

截至美东时间8月29日收盘,阿里巴巴和亚马逊的市值相差仅326亿美元。童士豪在2015年曾预测阿里和亚马逊迟早会有一战。

他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道,战场可能会在印度或者东南亚其他国家——阿里在印度投资了Paytm、Snapdeal,而亚马逊已有迹象可能在今、后年成为印度电商市场的第一。但他认为开战越晚对阿里越有利,因为“阿里需要时间引进人才和增加国际化的经验”。

另据印度媒体消息,亚马逊正在筹备入股印度外卖上门公司Grofers,在未来五年,亚马逊计划在印度投资5亿美元,建立全国性食品杂货仓库和送货网络。而此前,阿里已向印度另一家百货电商Bigbasket进行了投资,后者目前在印度的20多个城市提供服务。二者形成了直接对抗。

“亚马逊应该会先于阿里成为万亿市值的公司。”童士豪说道,因为亚马逊在中国以外的市场和云服务起步更早。但是,阿里也有亚马逊没有的优势,如价格、市场、打法。

在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2016年对于电商的统计中,亚马逊在美日英法德的市场份额都是首位。而中国、印度是两个特殊的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电商都是本土化的企业。

阿里的崛起把中国中产阶级的消费习惯带到了大洋对岸。童士豪说,在投资Wish之后,他觉得这个平台可以吸引很多美国的平民用户,后来发现一些富裕家庭竟然也会在上面购物。

今年5月,Wish完成了F轮的融资,光大控股和IDG联合成立的光际资本参与了投资。

童士豪称,相比5年前,现在美国电商公司对于中国资本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如果他们想要嫁接中国市场,首先需要理解中国中产阶级的消费模式,其次,可能还需要找到一些合作方,中国资本开始在其中扮演起桥梁的作用。

但童士豪认为,利用中国电商经验在美国做投资,一定知道美国市场需求在哪里,对当地用户要够了解,才可以把中国经验成功的灌输给它。“比如,美国对线上线下结合的需求就不会像日本、中国这么强烈,因为这种结合一定是用户在公共交通中花时间很长时,才会出现的(想想你在坐地铁时刷淘宝的次数)。你如果自己开车,就没有时间干这些事。”

目前美国电商占到零售业的比例只有7~8%,这一数据要远远低于中国的15%。

对于亚马逊和阿里之后的战局,童士豪认为,亚马逊收购全食超市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会使其在日用消费品上的布局加快,再把AmazonGo的模式嫁接进去,他们的增长速度会非常迅速。尽管阿里巴巴也投资了超市,但在电商以外的业务上,两者还不是一个量级的。

陈年适合做平台

事实上,亚马逊和阿里的战争在十三年前就已经开始。

时间回到2004年。这是中美两地的电商行业异常热闹的一年。ebay收购了易趣,亚马逊收购了卓越;阿里巴巴从软银拿到了8200万美元的投资,马云大喊着“战争就要爆发”。

2004年起,童士豪在中国从事风投行业。那时候的中国,风险投资刚刚起步。

他和日后搅动中国电商界的两个人认识了,雷军和陈年,并且相继成为了凡客和小米的早期投资人。这两笔投资后来让童士豪名利双收。

就像现在很多投资人去印度找项目时,都在有意识地参考中国模式;当年的风投,大家也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其中一块石头是日本,另一块石头是新加坡。

童士豪去过日本很多次,曾住在新加坡四年。他在东京和大阪观察这种高人口密度城市的消费模式,观察日本消费品的设计理念。中国和日本城市发展模式类似,他觉得无印良品和优衣库式的消费理念未来会更加适合中国社会。

回到中国,他看到了刚刚成立不久的凡客,针对白领消费者推出平价产品,童士豪非常兴奋,认为“凡客当时做的事情绝对有机会”,2008年7月,他和几家机构一起向凡客投资了3000万美金。遗憾的是,凡客后来的发展有些失控。

“现在我还是很喜欢陈年这个人。陈年的骨子里是个文人,他可以做出很有感染力的平台。”谈及陈年和凡客现在的转型,童士豪这样说。

日本社会的消费模式一直影响他至今,包括发达的便利店体系,他认为,便利店的普及在中国也将是趋势,GGV已经在这方面展开了投资。

他同时认为,正是因为有相似的社会发展模式,中国电商行业走过的路又可以拓展到其他金砖国家。他已经以个人的身份投资了印度几家本土电商。

社交,自营,新零售

凡客之后的小米,小米之后的返利网,返利网之后的小红书,都是童士豪在消费领域的经典投资案例。

当时,在淘宝和当当已经是巨头之势的情况下,电商的市场空间还有多大,是很多投资人疑虑的问题。

但是有两类机会是大家普遍看好的:女人小孩、低价模式。所以,感觉到投大平台已经无望的资本纷纷涌入了像聚美优品、乐蜂、红孩子、唯品会等等的美妆、母婴和特卖平台。此时的童士豪也在寻找新的机会,但是他并没有出手。

2015年,一个新的模式吸引了他:社交电商。他认为,这是大平台之后,第二代电商的主体模式,“巨头缺乏的社交基因给市场留下了空白点。”

这个时间里,twitter和facebook都在自己的社交网络平台上植入了购买功能;在中国,YOHO!有货、小红书、达令、洋码头等垂直电商纷纷出现。

童士豪认为,小红书是目前为止“从社交到电商”转化率最好的一家,大幅降低了获客成本。如果说第一代电商的起飞主要靠钱来买流量,第二代电商在运营策略上更加讨巧,情怀式营销往往可以出奇制胜;并且,他们并不和阿里、京东直接竞争,而是在各自的垂直领域争取上游。

不过,社交电商仍在摸索时,一个搅局者进来了,网易。网易同时推出了考拉和严选两大电商平台,分别主打跨境和高品低价的策略。童士豪认为,严选模式将是第三代电商的主体模式。

资本关心的是,严选的ODM模式对于贴牌利润的斩压,以及运营效率的提升。

“任何的零售,最后自有品牌销售的比例、获利的比例会越来越高,这个是无法阻挡的趋势。顾客进店之后,你会希望他买毛利更高的产品,这样才赚钱。”童士豪认为,第三代电商的核心是,自有品牌干得好,才能成为头部选手。

的确,就连亚马逊都在这么干。至今为止,亚马逊已经开发了包括服装、电子产品、家具、食品等多个领域的自有商品,品牌数超过了800个。

而唯品会也刚刚宣布了即将上线严选模式的生活品类。

“但是,严选模式是否会面临库存的压力?销售上,你要预测下一个卖好的产品是什么,如果没有掌控好节奏,库存风险会越积越高。”在经历过凡客的库存之殇后,童士豪把这个问题看得非常重要。

那么,“严选之后第四代电商的主体模式会是什么呢?”记者问他。

“一定是新零售。虽然要打造新的全球性平台很难,但我们要做的是投资于那些有胆识的创业者。”童士豪说道。

责编:彭海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