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究竟视频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又懒又想活得精致的年轻人,都靠什么活下来?丨光说

第一财经2018-04-15 21:44:00

又懒又想活得精致的年轻人,都靠什么活下来?丨光说

在开始读下面的正文之前,请先回答以下三个问题:

① 你是否非常不愿意主动做扫地、拖地这样的家务活?

② 你是否会因为家务分配不均、或者家务完成质量欠佳而和室友、父母闹过不愉快?

③ 如果周末有闲下来的两小时,相比打扫卫生,你是否更愿意看电影、逛街或者随便在家宅着躺着?

如果你的回答是肯定的,那么你可能跟这篇文章里即将出场的叶薇薇有着一样的生活状态。

叶薇薇绝不算是一个把生活过得马马虎虎的人。相反,她喜欢换着花样在家做饭。她很看重食材是否有机,会为那些声称不施化肥、不打农药的食物多花几倍的价格。她还在自家的露台上弄了个“小农场”,自己种菜,让家里10岁的孩子也体验上种植生活。

但说到打扫卫生,叶薇薇多少是不情愿的。因为有小孩也养狗,她希望家里每天都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然而面对上下两层楼的屋子,她总是提不起兴趣。

在家务活这件事上,叶薇薇也和自己的丈夫有分工。比如洗碗、拖地这些活儿是分给丈夫的,但按她的话说,男性大概没多少人愿意主动做家务。两人也会因为家务活儿谁做了谁没做、谁多做谁又少做闹过别扭。

叶薇薇家里的扫地机器人、拖地机器人和洗碗机就是这么来的。“我先看中,他就说‘买买买你去买’。你会觉得有了这些机器,家里幸福指数高了很多。不用纠结这些碗你今天没洗干净,重油的碗为什么没用洗洁精为什么没用热水,很多鸡毛蒜皮的矛盾都没有了。”自从有了这些帮他们解放双手的电器,叶薇薇和丈夫都产生了“人生很美满”的感觉。

如今叶薇薇家里放着两台扫地机器人,她会给它们定好时,让它们在她出门上班后就运转起来。她算过账,花两三千买一个扫地机器人,比天天请阿姨来家里打扫要划算。她不放心在家里没人时把钥匙交给阿姨,会担心阿姨是否按照她的要求把每个角落都打扫干净。“但扫地机器人很好,沙发底下也能扫,我都不可能每天弯腰进沙发底下去扫。”

叶薇薇的故事或许不是80后、90后中的一个孤例。由于独生子女的出生背景,这群人或许从小就没有过多参与到家务中,他们也可能并不擅长劳动活儿。当他们离开父母独立生活后,不管是独自居住、同人合租还是组成了家庭,都需要面对操持家务这件事。

毫无疑问,相比于上一辈人,他们对于居家生活已经有了截然不同的态度。这会影响到他们如何对待家中的各种劳动,也会因此产生一些新的消费行为。

年轻人都是怎么看待家务的

尽管每天5点就已经下班,但由于公司离家比较远,叶薇薇通常要7点才能到家。在每天剩下来的空闲时间里,她需要做晚饭、陪孩子,也要有自己休闲放松的时间。硬要从这段空闲里挤出时间来做家务,在她看来 “难度比较大”。

“有时间我宁可陪家人、陪孩子,小孩这个阶段更愿意家人陪伴,如果我错过这段时间,就无法挽回了。”叶薇薇如今对家务活的想法是,“如果能花钱把工作交给机器来完成,就让机器替我完成”。

天猫电器美家事业部整合营销总监吴瑞晨将人们每天下班后从到家到睡觉前的时间概括成了“黄金三小时”:“我们现在每天上班会很累,回家黄金的三小时,一小时做饭,一小时家务,还有一小时准备睡觉,这个时间对他们来说很宝贵。”在手机淘宝App上和家居生活相关的界面里,空气炸锅、扫地机器人、蒸汽拖把等新潮小家电正被官方轮番推荐。吴瑞晨认为这些小家电能解决的,正是让人们更合理地利用每天并不算充裕的家中休闲时间。

如果问问80后、90后的父母,那代从“艰苦朴素”的生活里走出来的人,大概不会把个人生活和家务放在非此即彼的两端。

牛电科技的创始人胡依林就发现,父母并不能接受他觉得又好玩又有技术感的洗碗机、扫地机器人和手持吸尘器:“他们完全看不惯,都说‘这些东西能用吗?不能用手吗?’”

即使是在胡依林向父母展示了机器的清洁效果后,后者还是没能完全接受。胡伊林觉得这更像是生活环境和生活习惯所致,对上一代人而言,每天打扫卫生像是一项必须做掉的例行任务。“他们更倾向于自己打扫,我妈妈就特别喜欢,因为退休了没事干,不会打游戏或看片,有时看会儿电视就去打扫。”

作为一个创业公司的创始人,胡依林忙起来时会靠外卖果腹。但他自认为是一个有洁癖、也对生活有仪式感的人,他讨厌外卖餐具,叫来的外卖会先放到自己的餐具里再开吃。

这让胡依林分外满意一年前买的洗碗机,觉得那帮他处理掉了作为一个洁癖颇为头疼的杯子上的水渍,还能顺带高温消毒。“我觉得时间应该花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看书、出去玩、写文档、看电影、听歌。”在这个会专门用自己的餐具盛外卖的男性消费者看来,基础的打扫卫生像是在浪费时间。

吴瑞晨也观察到了人们的这种心理状态,他把这总结为年轻人更愿意关爱自己,享受生活。一个典型的现象是,他们往往对打扫卫生避之不及,却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做饭,甚至是过程颇为繁琐的烘焙上。

在吴瑞晨看来,烘焙、收纳整理、养多肉小盆栽都已经演变为了趣味生活的一部分。“这才是(他们认为的)生活,他们就是愿意把时间花在各种享受生活上,而不是传统家务活。”

连带让吴瑞晨注意到的是,随着80后、90后消费能力的提高,他们对于大多数“享受生活”类电器的消费都毫不吝啬。比如在天猫平台上,消费者购买电视的均价是三四千元,但会有人愿意花6800元购买胶原蛋白机,花3800元购买破壁机。这让天猫决定将“关爱自己”“享受品质生活”定为2018年和消费者沟通的出发点之一。

如今,叶薇薇正享受着一批“解放双手”的电器带来的高效率。在周末给家人准备大餐时,她会同时用到空气炸锅、炒菜机器人等电器。“一个煲汤、一个炒菜、另一个可能在煎排骨、炸东西,然后我电饭锅煮点儿饭、煤气灶另外再做个菜,一小时就可以搞定了。”

而在小红书里一个名叫“林欢喜的理想生活”的账号上,1989年生的博主史小雯也在介绍自己解放双手的心得。除了介绍除甲醛空气净化器、“厨卫家居神器”、有“生活仪式感”的圣诞装饰外,她还单独写了一篇戴森吸尘器的全型号测评。

史小雯告诉金字招牌研究室,她见过妈妈花半小时扫地,但从自己开始做家务起,她就买好了吸尘器,“全部吸一遍5分钟就可以搞定”。

解放双手”的电器到底卖得怎么样

 

千万不要低估全权为自己生活做主的年轻人在“解放双手”上的消费力。如果将手持吸尘器、蒸汽拖把、空气炸锅、炒菜机器人、干衣机、扫地机器人归为“解放双手类”电器,那么根据京东提供的数据,从2015年到2017年,这六类产品的销量都实现了成倍增长。其中,空气炸锅和炒菜机器人的销量在3年内的复合增长率分别超过了430%和190%。

而从搜索数据来看,这六类产品在2017年的搜索量都达到了2016年同期的2倍,其中炒菜机器人和手持吸尘器的搜索量则是2016年同期的4倍。

在京东给出的数据里,不同性别的消费者还对“解放双手类”的不同电器各有偏爱。比如男性更爱购买扫地机器人、蒸汽拖把和手持吸尘器,女性则更关注干衣机、空气炸锅和炒菜机器人——似乎从这里也能暗暗摸索出男女在家务中的分工。

天猫电器的吴瑞晨会把蒸汽拖把、炒菜机器人等电器看作是“小家电”,他觉得它们并不像冰箱、洗衣机那样是家居生活的刚需用品,而是更能提升生活品质的那一类非必需品。

根据他的说法,在西方国家,每个家庭平均拥有的小家电数量是30个,中国家庭的这一数字则是14个。在中国消费者生活方式、生活品质都逐步向西方消费者靠拢的过程中,这类“解放双手”的小家电在未来的销量还将逐渐增长。

当然,我们也不要忽视了零售商和品牌商在背后的推动作用。吴瑞晨告诉金字招牌研究室,当洗碗机市场还只有传统的西式嵌入洗碗机时,一些消费者因为户型小、厨房小而最终打消了购买它们的念头。这让天猫开始有意和品牌沟通,寻找能够放在灶台上的台式洗碗机,可以一机两用、“变身”成冲洗池的水槽洗碗机,以及不用太占空间的小型洗碗机。从此,洗碗机也成了天猫电器中销量增长迅速的一个品类。

对于“懒人电器”,我们还在期待什么?

叶薇薇淘汰过5个扫地机器人。它们有的会被房间门口的金属条挡住而不能进某个房间,有的会因为被电线或者头发缠住而卡壳。

不容置疑的是,对于这类买来“替代双手”的电器,使用效果成为了消费者最为看重的一点。也正是因为之后选中的扫地机器人效果好,叶薇薇还说服了原本对它抱着抵触情绪的父母,让他们也习惯性地用上了一台。

那些解放双手的电器也给叶薇薇家里增加了不少亲子互动的机会。她说在有了洗碗机之后,洗碗不再是个苦差事。“小朋友也会帮忙说我来帮你把碗放进去,我来帮你放洗碗粉,也觉得自己可以用扫地机器人,他会觉得(用起来)很开心。”她认为最理想的家务劳动状态就是,家庭成员都有参与进来,但又省事。

叶薇薇还对如今被她选中的扫地机器人的智能化赞不绝口。家里的两台机器往往只用二十多分钟就能打扫完所有的房间,工作结束后,它们会给叶薇薇发一个“扫地报告”,里面包括它当天打扫的线路、工作时间等。如果机器还在运转,叶薇薇还能从手机端看到它的实时动态。

如果查看京东平台上消费者对“解放双手类”电器的评价关键词,你还可以发现他们对这些产品的其他需求。

几乎所有人都提到了使用是否方便,安装是否简单——对于主要目的是减少麻烦的电器,消费者显然不想在面对它们时,在如何操作使用上还要花太多心思。

“得把用户用这些产品的学习成本和使用繁琐程度降到最低,比较傻瓜的那种。如果解放双手的电器还要调整配对,那就很复杂了。” 胡依林说道。在创立牛电科技之前,他曾是跨国设计与战略咨询公司Frog Design的设计师,他认为这类电器越傻瓜越好,才能真正从头到尾方便到消费者。

考虑到如今中国年轻家庭普遍的小户型和对时尚需求的渴望,那些占地面积小、轻便又时尚的“解放双手类”电器可能更有市场。

在购买手持吸尘器之前,史晓雯本来用的是一个需要插线的、个头也比较大的老式吸尘器。那台机器功率大、吸力强,更符合她丈夫的需求,但它并不是史晓雯的最爱。“要插线,而且真的很重,对于我这种个子比较小的女生来说根本没办法在家里用,噪音也很大。”她说道。

另外一位花4000多元购买了手持吸尘器的受访者则告诉金字招牌研究室,这笔钱虽然贵,但她不会觉得心痛。一直以来,她都喜欢利用闲暇时间去美甲、按摩、做足浴或者做美容,觉得生活就得拿来享受,一些不得不做的家务活——比如照顾家里的花草、擦桌子,则会被她看作是做运动。

“说实话,有些事情是不需要你亲力亲为的。如果能给我个机器保姆,卖十万块,如果它好用,我真的会买。”她说道。

编辑:赵伟

关键字

懒人电器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