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厕所革命新三年计划:不能厕所有了污染还在

第一财经 2018-05-27 22:23:53

作者:马晓华    责编:任绍敏

厕所革命首先要革掉旧观念和旧习俗,再把体验提上来。这么多年来,厕所革命也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厕所文化被忽视。

“一个土坑两块板,三尺土墙围四边”,很多年来,这都是农村厕所的真实写照。第一财经走访的一些村民说,以前上厕所的时候要拿东西赶蚊子,不然屁股上就会被咬几个包。

厕所的好坏关系到乡亲们生活的幸福程度,随着厕所革命的持续推进,乡村的卫生条件改善了不少。硬件设施变好,如何改变人们的卫生习惯,提升乡亲们的精神面貌,成了村里最重要的工作。

早在2015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就“厕所革命”作出重要指示,强调抓“厕所革命”是提升旅游业品质的务实之举。去年11月,他又指出,厕所问题不是小事情,是城乡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不但景区、城市要抓,农村也要抓,要把这项工作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具体工作来推进,努力补齐这块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的短板。

第十届中国国际旅游商品博览会本月25日开幕,同期举行的“2018中国厕所革命研讨会”和环保厕所展示、厕所革命展都吸引了不少眼球。

今年是“全国厕所革命”新三年计划的起始之年。按照计划,从2018到2020年,全国将新建、改扩建旅游厕所6.4万座,其中新建4.7万座、改扩建1.7万座,比上一个三年计划增加7000座,达到“数量充足、分布合理、管理有效、服务到位、环保卫生、如厕文明”的新三年目标。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办事处水与环境卫生项目主任杨振波博士认为,厕所革命首先要革掉旧观念和旧习俗,再把体验提上来。这么多年来,厕所革命也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厕所文化被忽视。即使建了厕所,比房子还高级,可是没有人的观念提升也不行。

“厕所革命,我们需要明确要解决什么问题,才能有清楚的改革路径,否则又走上了改革就是建造厕所的路。”杨振波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

厕所有了

世界厕所组织数据显示,全球有24亿人没有厕所或生活在厕所卫生较差的环境中,一些国家因此引发大量疾病,因为直排污物造成土壤、食物和水污染。厕所作为衡量旅游服务的重要标尺,某些时候更被视为国家“维持声誉和增强投资信心”的关键。

“饮水与厕所有关的疾病是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不安全供水和厕所与儿童生长迟缓有关,影响全球1.56亿儿童。”杨振波说。

“为了保证人们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我们必须使用卫生厕所,对厕所进行改造,粪便要在进行安全处理后方可排放到环境中或者作为肥料用于农业生产,不能造成粪便暴露。”杨振波表示。

中国政府十分重视对千年发展目标的承诺,投入大量资源,15年间,超过5亿人获得了改善的饮用水水源,使获得改善饮水水源的人口比例达到了95%,其中,城市为98%,农村为93%。改善的厕所使用率也有极大提高,有76%的人口使用卫生厕所,包括64%的农村人口和87%的城市人口。

在沈阳市西北100多公里处一个村庄,全村有80多户,其中有四分之一的家庭拥有了两个厕所。一个是无公害化厕所,一个是传统的厕所。

“当前北方的农村厕所已经改到户,有墙有顶,都是彩钢板做的,很多人把它当成了夏天的洗澡间,因为新建厕所也不能冲水,费用也不少,每家每户要出400~600元。”第一财经在走访时遇到的农户解释称。

但是这样的厕所,在建成之后就被搁置了。“有的人家做了洗澡间,有的放点农具。厕所没法用,用完后没办法处理粪便,还不如我们原来的坑厕,比如容易挖。这里没有下水道,也没有水冲厕所,建成了就是一个摆设。”该村其他的农户表示。

其实这样的厕所,在北方很多省份都铺开了。

2004年,中央财政设立农村改厕转移支付项目,推广建造无害化卫生厕所,提出了三格化粪池式、双瓮式、三联沼气池式、粪尿分集式、双坑交替式及完整下水道水冲式卫生厕所等6种模式。2009年又将农村改厕纳入深化医改重大公共卫生服务项目予以大力推进。2004年以来,中央财政累计投入83.8亿元,新建、改造2126.3万户农村厕所。

根据1993年第一次农村环境卫生调查的结果,全国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仅为7.5%;到2016年底已经大为改观,普及率达80.3%,东部一些省份达到了90%以上。在一些基础条件比较好、居住比较集中的农村地区,具有完整上下水的水冲式厕所已经基本普及。

在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中国政府承诺到2015年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达到75%。在《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11~2020)》中提出,到2020年,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达到85%。这个目标中国已经提前完成。

北京科技大学能源与环境工程学院教授李子富多年来一直在积极推进厕所革命,他说,公共厕所增加了,人口也在增加,每万人拥有的公共厕所数量变化不大,从1979年~2014年,看起来基本上是稳定的。

“厕所革命第一个阶段是可及性革命,将废物统一收集到一个地方,包括农村的改厕、城市公共厕所建设等,虽然有些厕所设施简陋,但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可及性问题。”盖茨基金会高级项目官刘东表示。

上世纪90年代,中国将改厕工作纳入《中国儿童发展规划纲要》和《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卫生改革与发展的决定》,在广大农村掀起了一场“厕所革命”。新世纪以来,中央和地方持续加快推进农村改厕工作。

为扭转中国“脏厕大国”的国际形象,改善公共场所卫生条件,国家以旅游业为突破口,将推动厕所建设与管理的现代化,改善公众的如厕环境,作为推进文明进步的切入点。

根据国家旅游局网站的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10月底,全国已新改建厕所6.8万座,各地安排配套资金超过200亿元;44亿人次中外游客的如厕需求问题基本得到满足。

与全世界仍有近26亿人无法获得马桶或厕所等改良过的基本卫生设施相比,中国的厕所革命已经取得了第一阶段的胜利。

污染还在

可是,有了厕所依然没有最终解决根本的问题,就是生态污染的问题。

国家卫计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农村卫生研究室副主任苗艳青调查发现,虽然各地农村改厕工作成绩出众,但使用卫生厕所后续管理问题,尤其是粪便处理问题正变得日益严重。超过90%的受访干部都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在个别地区,粪便处理问题已经开始影响到卫生厕所的使用率。

苗艳青称,中国公共区域的厕所问题涉及到管理机制和工作机制。在城市,即使有人负责公厕,有些公厕还是脏乱不堪;在农村,连下水都没有,谈不上冲。很多乡镇卫生院都没有公厕,更谈不上厕纸、洗手之类。

“很多公厕只能捏着鼻子进去,冲水式马桶没有水或者设备坏了不能冲,或者下水道堵塞,洗手池有水就不错了,很难看到公厕里面有纸、洗手液或者烘手机,这就是中国城市公厕的现状。”苗艳青说。

按照李子富的解释可以知道,粪便里面含有很多致病的微生物、蛔虫卵等,尿液里的致病微生物的量相比较而言非常少,又含有大量的尿素,这个实际上是一种肥料。对人类生存环境影响较大的便是富含致病微生物的大便。

“我们正常人日均产0.5公斤大便。”杨振波说。按照这个数字推算,14亿多人一年要生产2555亿公斤大便。这些带有致病菌的大便如何处理,成为一大难题。

中国的厕所主要分为旱厕和水厕,缺水的农村和偏远山区以旱厕为主,城市以及较发达地区以水厕为主。随着农业生产方式的改变,过去旱厕的污秽物通过传统的发酵方式处理后作为农家肥已大为减少。“直接扔到了附近的河沟里,没有人再去发酵了。”辽宁一位农民表示。

“相对于建造而言,农村公厕的管理更是棘手,当前部分农村自建公厕后,由于没有专门的管理单位,农村公厕的环境卫生及使用难以规范,很容易变成全村最脏、最臭、最污染环境的地方。”苗艳青表示。

大规模持续性的农村改厕行动,是否真正促进了农村环境卫生状况的改善?

“厕所的普及率的确已经很高,但是厕所化粪池里的物质没有进行合适的处理,很多厕所的粪便就直接排放到一些露天的场合,这会对地下水、对环境造成污染。”刘东说。

使用水厕是不是就解决了污染问题呢?“冲水式厕所,是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在使用的方式,但是这种技术仍然存在很多局限,特别是增加了后期的处理量和成本。”刘东对第一财经表示。

与农村粪便直接扔到自然中不同,冲水式厕所的大便进入地下管网,进入污水处理厂,产生污泥,再进行处理。而这些污泥的处理目前也不乐观。

环境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侯立安曾对第一财经表示,我国对污泥的无害化处置手段比较落后,其中土壤填埋占65%。土地填埋、露天堆放和外运的污泥绝大部分属于随意处置,真正实现安全处置的比例不超过25%。

统计显示,作为城市污水处理的衍生品,我国市政污泥年总产量目前已超过4000万吨,预计2020年,总产量将达到每年6000万~9000万吨。

“近80%污泥没有进行稳定化处理,现在新建的污水厂大多没有配备污泥处理装置。污泥中富集了污水中30%~50%的污染物,里面含有病原菌、寄生虫(卵)、有毒有机物、重金属,甚至一些抗生素成分也包含在内,同时含有大量的氮、磷、钾等营养物质以及微量元素。如果处理不当,就会污染地下水、土壤甚至传播疾病。国外对污泥出厂有标准,需要达到稳定化标准,即污泥中易腐易臭的有机物应该在污水厂降解掉,才能进行后续的处置工作,比如填埋或者焚烧。”同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戴晓虎对第一财经表示。

革什么命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协同创新生态设计中心主任武洲认为,厕所三分建七分管,厕所维护难主要原因在于:基础建设不合理,留下硬伤;人员维护不及时,使用维护产品不科学;使用人不能正确使用厕所,不文明如厕造成厕所环境污染快。

经过三年轰轰烈烈的厕所革命,中国厕所与如厕环境已经得到很大改善,但也有许多需要反思和改进的地方。

在武洲看来,过去三年的厕所革命中,更多注重厕所外观建筑的美观性,却忽略了厕所本身的如厕功能性。厕所内各种设施配套很齐备,有的却安装错了位置,更对不同条件不同场景下的用户行为、使用心理、切实需求等调查研究还不透彻,造成后期厕所保洁压力增大,维护成本居高不下。

“洁净能源的利用不足,新材料新技术的引入滞后等也是目前厕所建设的短板,常常造成‘新挖的茅坑香三天’的尴尬局面。厕所建设项目前期缺少专家论证,后期缺少可持续评估标准,这些都为后期公共设施运营留下了隐患,甚至新建厕所投入使用出现问题后反复改建补救,造成巨大的社会资源浪费。”武洲说。

农村厕所污染物的无害化处理仍有问题,城市厕所的脏乱差现象仍然存在。新一轮厕所革命,任务还很艰巨。

对于农村厕所革命,武洲称,农村主要需要家用厕所,因为很多农村地区配套管网与污染物处理设施配套还不完善,甚至因地域风貌与投入过大等原因很难完善,所以在满足卫生厕所要求的基础上,要做到粪尿就地减量化,有条件的地区要做到排泄物的资源化,国家有关部门要求2020年农药化肥零增长,全国有机质缺口估算近15亿吨,而经过科学处理的粪便是生态农业需要的有机质重要来源与补充。

“农村没有下水道,如何去处理这个问题?西北部农村没有水,建了厕所也没法用,有些地方进行集中管理,但是成本很高。有水的地方,却没有处理装置,对环境的污染问题仍然没有解决。”李子富表示。

对于城市水冲式厕所,粪便可以进到中央处理设施,这套系统的问题是,造价非常昂贵,首先在冲厕所的过程会用掉很多宝贵的可饮用水。另外,这个厕所冲下去的粪便,也需要通过下水系统和管道去输往最后的处理厂进行处理,所以整个过程是很贵的,很多发展中国家是用不起的。

刘东表示,在21世纪应该去重新反思这套系统的有效性,是否可以采用一种不同的思路去发明一种新的厕所系统,能够节水、节能,同时能够环保,还能够造价比较低。盖茨基金会目前正在做相关的项目。

“厕所的可及性解决了之后,下一步应该是用什么厕所的问题,这一阶段涉及到技术上的革命,现在厕所以水冲式为主,也是世界上很多地方采用的方式,但是这种技术,存在很大的局限性。修建管网投入很大,管理与处理都需要投入,后期的维修成本也越来越高,也会出现对环境的污染。另外还有一些地区发展不平衡,财政不足,只能使用化粪池,这也是需要被革命的地方,另外一些山区即使有水也不适合做管网。所以,修建管网的局限性成为了环卫最后一公里。”刘东说。

“厕所的基本功能是舒适、卫生,但是过去的使用属于初级应用阶段,不太安全,不太卫生。在未来的改革中,如何变得安全、卫生,应该从技术层面进行解决,还涉及厕所文化的问题。要根据不同的地区采用不同的厕所,尽可能使用旱厕、无水厕所。”李子富表示。

除了厕所硬件上所要进行的技术革命之外,杨振波更认同文化的重要性。“很多人认为厕所是一个很脏的地方,都不愿意待很久。对粪便暴露所带来的危害不了解,所带来的经济负担也不了解。我们只有把观念改变了,厕所革命才能顺利进行下去。”

民众素质水平和社会发展水平密不可分,例如现在随地吐痰、车窗抛物的不文明现象越来越少了。“我重点想提出让厕所教育进学校,尤其是小学,让孩子们从小就建立起文明如厕的好习惯,养成珍惜他人劳动成果的好品质,维护好公共环境的好德行,而且普及厕所知识对于青少年卫生疾控知识的普及与身心健康发育都有积极的促进作用。我们现在做的小学科普厕所‘生态屋’与‘小学厕所设计指导原则’就是针对青少年进行厕所教育。”武洲表示。

厕所革命任重道远,只有清楚了要革什么,才能把革命之路走到底。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