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交易所一纸问询,“德隆”旧部隐秘关联露出马脚

第一财经APP2018-05-31 21:59:00

简介:2012年前后,“德隆系”旧部携合伙人复出A股,先后染指新潮能源、斯太尔等多只股票,五年过去,当监管环境变化,他们的合作似乎已经走到分道扬镳的十字路。

交易所一则问询,牵出了新潮能源(600777.SH)与斯太尔(000760.SZ)之间的微妙关系,让两者同为“德隆系”旧部的身份也越发无处遁形。

因子公司哈密合盛源卷入了债务纠纷,造成新潮能源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上海证券交易所(下称“上证所”)要求新潮能源自查并披露其他诉讼纠纷情况。5月31日,新潮能源对此回复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浙江犇宝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犇宝”)确有未披露诉讼。浙江犇宝投资1.7亿元的长沙泽洺合伙企业 (有限合伙)(下称“长沙泽洺”)因民间借贷纠纷被告上法庭,作为有限合伙人,浙江犇宝同为被告,被诉请连带清偿。

长沙泽洺一个重要身份就是斯太尔的第二大股东,持有其7337万股股份,占总本股份9.51%。长沙泽洺以这7337万股作为质押借贷5亿元,但到期无法还款,最终造成浙江犇宝一同被诉。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对于这一诉讼,斯太尔目前尚未进行公告披露。

新潮能源与斯太尔的隐秘关系或不止于此。斯太尔此前公告称,公司2016年斥资1.3亿元购买的国通信托(原名“方正东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为通道、北京天晟同创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天晟同创”)为投顾的信托产品按约提前终止,但除1040万元收益款项,1.3亿元本金不翼而飞,投顾公司“失联”。记者还发现,新潮能源以及另一“德隆血脉”中捷资源(002021.SZ)也在同期认够了国通信托的相关产品,并在斯太尔赎回不利后以“回笼资金”为由,策划转让信托受益权。

民间借贷纠纷牵出隐秘关联

2017年6月,长沙泽洺以其持有斯太尔的全部股票质押担保,向浙江众义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众义达”)借款5亿元人民币,借款期限为3个月。但借款到期长沙泽洺并未偿还,拖了大半年,众义达于2018年5月2日将长沙泽洺及其合伙人等相关方作为共同被告告上法庭。而新潮能源的子公司浙江犇宝同为被告之一。

在长沙泽洺涉猎民间借贷的同一时段,正是浙江犇宝出资1.7亿成为其优先级有限合伙人的时候。按照新潮能源2017年年报披露,浙江犇宝认缴长沙泽洺出资比例33.4598%。由此计算,新潮能源间接持有斯太尔2421.4万股,占斯太尔总股份约3.1个百分点。不过,对于这层关系,此前斯太尔并未披露。记者在长沙泽洺的工商登记信息中亦未发现浙江犇宝的身影。

实际上,这起民间借贷案涉案主体之间有几层不可忽略的关系。一是长沙泽洺与斯太尔的关系,2012年—2013年,英达钢构携硅谷天堂旗下天津恒丰,以及四家PE机构长沙泽洺、长沙泽瑞(已更名“珠海润霖”)、宁波贝鑫、宁波理瑞谋划入局斯太尔。而长沙泽洺、长沙泽瑞穿透之后可见“德隆系“旧部的身影。

根据当时的披露资料,这两家长沙PE委托代表是江发明,资料显示他是素有“德隆遗孤”之称的湖南湘晖置业有限公司(已更名为“湖南华鸿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宁波两家PE当时委托代表是朱晓红,朱晓红现为*ST德奥大股东梧桐翔宇的股东之一,而梧桐翔宇则存有更多“德隆系”旧部印记。

另外,浙江犇宝与新潮能源的关系。2015年6月,新潮能源发布定增公告,向隆德开元、隆德长青、中盈华元、宁波启坤、宁波祺顺、付幸朝等发行股份以购买上述对象持有的浙江犇宝100%股权。这之中,隆德开元、隆德长青普通合伙人都为北京隆德创新,后者当时的第一大股东为张泽良,与*ST德奥2015年的定增对象天晟泰和穿透之后的自然人之一“张泽良”同名。

2015年10月,德奥通航发布定增预案,计划通过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不超过48.96亿元。方案拉锯一年最终宣告失败。当时的定增预案显示,发行对象包括灿翔实业、天晟泰和、成嘉投资、通映投资、仰添投资等10名特定投资者。天晟泰和最终穿透至刘珂、张泽良、张庭苇等3人。值得注意的是,刘珂就是斯太尔上述信托纠纷中投顾公司——天晟同创的执行事务合伙人。

对于此番子公司被牵涉长沙泽洺的民间借贷纠纷,新潮能源认为,根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浙江犇宝作为有限合伙人不是适格被当做被告,且据浙江犇宝与长沙泽洺普通合伙人杭州兆恒、有限合伙人上海域圣签署的相关协议,浙江犇宝入伙长沙泽洺的时限为一年,如浙江犇宝出资到位满一年后,长沙泽洺持有斯太尔的股份未减持变现,则杭州兆恒及上海域圣须在一定时间内完成浙江犇宝退伙手续,并全额返还本金,支付投资收益。

新潮能源还认为,按照当初的约定,如果长沙泽洺减持斯太尔产生损失或投资收益不足12%,差额部分杭州兆恒及上海域圣也应补足。从时间来看,距离浙江犇宝入伙长沙泽洺马上将满一年,这笔原本看起来稳赚不赔的生意恐怕也即将生变。市场人士认为,长沙泽洺被诉,所持股份有可能面临冻结,正在进行的股权转让势必受到牵连。

“德隆血脉”与合伙人撕破脸?

记者梳理资料发现,天晟同创与刘珂以及A股市场多个“德隆血脉”可能存有微妙关系。

斯太尔披露,公司2016年7月,公司与国通信托签订合同,斥资1.3亿元购买了“方正东亚·天晟组合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主要投资于非上市公司股权和债权等。此外,斯太尔与国通信托共同天晟同创作为投顾,负责信托计划投资项目的前期调查,向斯太尔发出投资指令,履行《信托合同》约定的其他义务。

按约定,该产品存续满12个月时可提前终止,但斯太尔称公司于2017年8月要求终止产品至今,仅收到1040万元收益款项,本金至今未能收回。斯太尔因此将国通信托和天晟同创告上法庭。

除了担当斯太尔信托计划的投顾,2017年7月,刘珂持股90%的中金创新同时与斯太尔发行了斯太尔中金产业基金,一期规模达10亿元。除了前文所述,刘珂出现在新潮能源、*ST德奥的定增对象之中,另外一个A股“德隆血脉”中捷资源亦与刘珂有过合作。

2015年6月,中捷资源公布定增预案,以6.3元/股的价格向天晟同创、玉环捷瑞、宁波裕盛、宁波雨博等共计10名特定投资者发行13亿股,募资81.9亿元。不过,后来中捷资源多次修改定增方案,定增金额一降再降,天晟同创最终终止了认购。今年3月,在方案过会后,中捷资源撤回了历时三年的定增计划。

除此之外,第一财经记者还发现,在天晟同创成为斯太尔信托计划投顾后三个月,中捷资源也出资2亿元认购了同一信托计划。原本该信托计划期限为60个月,但2017年12月,即斯太尔披露无法收回信托本金后,中捷资源以加速回流资金为由,公告将信托受益权转让给优泽创投。

类似的情况在新潮能源上也在同步上演。新潮能源于2016年6月与与国通信托签订《方正东亚·华翔组合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合同》,斥资2亿元购买该信托计划第1期。不过,该信托计划是否由天晟同创或其关联公司担任投顾未有披露。2017年11月,新潮能源公告称,将以总价款2.21亿元转让信托受益权给智元投资。

截至目前,新潮能源和中捷资源的转让均尚未完成。按照斯太尔的公告信息,天晟同创未给出本金去向,也未做出其他回应,处于不配合的“失联”状态。按公开信息提供的路径,记者试图电话联系电天晟同创,但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称自己是中金创新的工作人员,电话也系中金创新号码,并否认了与天晟同创的关系。

记者进一步查阅工商信息,发现天晟同创与中金创新、隆德创新的联系电话竟然为同一号码,而除刘珂外,这三家公司背后均有股东名为张泽良。

责编:黄向东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