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听 > 此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联储或过度加息 这些资产类别有投资价值|大咖录

第一财经2022-10-14 11:50:40

作者:航宇 ▪ 孙冀    责编:刁航宇

大行其道对话普徕仕多资产部门解决方案策略师沈文婷

今年美联储等央行收紧货币政策,全球市场动荡。美联储政策前景如何判断?如何布局资产配置策略?大行其道对话普徕仕多资产部门解决方案策略师沈文婷。

第一财经:今年以来,美联储已加息5次,累计加息幅度达300个基点。今年11月及12月,美联储还将迎来两次货币政策会议,您对于接下来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走向如何预测?

沈文婷:在有明确的数据显示通胀正在减速之前,我们认为经济增长放缓是不足以让美联储停止收紧政策的,由于通胀对于经济活动的反应是有出现滞后的,因此美联储犯下政策错误的风险其实是非常大的。那我们需要观察的是,在通胀水平持续下跌的前提下,美联储可以容忍较高的通胀多久?由于通胀多年以来一直是低于美联储的目标水平的,那么或许美联储对于高于目标水平的通胀的容忍度会比市场预期的来得高,这就为供应赶上需求提供了一定的机会。

我们的首席美国经济学家预测,美联储将在今年的11月和12月分别加息50及25个基点,使2022年底的联邦基金利率达到3.75%到4%的水平。放眼2023年,我们的基础假设是美国经济不会出现重大衰退,虽然经济显著放缓,但是通胀的压力也缓解,失业率由当前水平上升不超过一个百分点,这样子的情况下,终端利率预计将会保持在4%左右。

另外一种可能性是明年通胀仍然居高不下,劳动力市场过于紧张,那么即使经济增长低于潜能,美联储也必须继续加息,这将导致终端利率达到5%,这种情境目前发生的可能性在近期是有所攀升的。那么如果我们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面,劳动力市场还有消费者物价指数没有得到改善的话,我们就将切换到这种情境作为我们的基础假设。

第一财经:第二种可能性发生的概率会超过50%吗?

沈文婷:那么虽然目前这样子的可能性是有所提升的,但是我们不认为在目前的状况下(发生概率)是超过50%的。

第一财经:您觉得美联储何时会政策转向,政策转向需要达到那些条件?

沈文婷:那么和几个月前相比,我们认为2023年初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是显著增加的,虽然整体的通胀有所放缓,但是下降的速度可能对于美联储来说可能还是不够快的,而核心的通胀数字仍然是比较坚挺的,这就提升了美联储加息过于激进的一个风险,从而增加了资本成本,以及可能导致经济的大幅衰退。

那么一旦美国进入经济衰退,失业率上升超过了一个百分点,而通胀在供应链改善还有总体需求下降的帮助下急剧放缓,我们相信这个时候美联储将会转鸽,暂停加息,甚至是减息。目前看来的话,我们并不认为这种情况会在明年上半年出现。

第一财经:今年宏观环境转变较快,全球市场波动加大,投资者该如何理解这种波动性?

沈文婷:从历史数据上看,当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升温时候,股债的相关性也会上升的。今年上半年股市债市同时遭受了大幅抛售,虽然整体通胀下跌,但是对于美联储来说不足以改变其政策走向,因此短期市场波动度将维持在高位。虽然今年各大资产估值都有明显的滑落,但是与长期平均值相比,我们认为这些估值还没有达到一个衰退区间。

那么对于投资者而言,市场波动度加大,可以把它看作是挑战,也可以把它看作是机遇。那么刺激措施的消退增加了市场的风险,但是这也促使投资者重新开始关注基本面,所以我们预计未来个股个债之间的表现差异将会变大。我这也套用一句巴菲特的名言:只有当退潮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谁在裸泳。对于能通过选股选债创造超额收益的主动型基金经理而言,当前的市场环境其实是更为有利的。

第一财经:基于您的判断,投资者应该如何布局资产配置策略?

沈文婷:投资者目前其实是遇到了一个这样子的考量,就一方面他要面对的是不断上升的经济衰退,还有量化紧缩的风险。而另一方面他们要考虑如何抓住市场下跌后出现的买入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准确地看准投资时机,其实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此我们是主张分散投资,降低风险的。那么资产配置方面,我们的总体基调仍然是比较谨慎的,宏观的画面难以解读,所以我们需要更加小心,避免进行大幅地积极押注。

那么值得注意的是,投资者往往会比较关注于一个短期的波动,往往忽略了较长的投资期限,本身就是一种有效的风险管理工具。那么近年来风险波动的事件频发,而持续的时间则有缩短迹象。因此如果市场一波动,投资者就下调以股票为主的风险资产配置,那么极有可能会错过紧接而来的市场反弹,从而影响收益。

具体到资产类别上面,我们比较看好的是全球高收益债,大家都知道高收益债与股市的相关性是比较高的,但是与股市相比回撤的风险是比较小的,而目前高达10%的到期收益率可以为价格回调提供有效的缓冲,可能很多投资者也会比较关心高收益债的信用风险,但是我们认为在目前这个情况下,许多公司其实有利用到过去一两年间低利率来进行再融资和债务延期,因此高收益债的违约率仍然是接近历史低点的,而且短期内也没有较大的债券到期的浪潮,所以我们预计2023年违约率将会保持在比较低的一个水平。我们也维持对亚洲信贷的小幅超配。亚洲信贷不像全球高收益债那样对信用敏感,也不像全球复合债券那样对利率敏感,因此可以说它是处于一个最佳的中间地带。那么考虑到目前6%的收益率水平,预计未来是会有可观的回报的,而且这一板块的公司的基本面仍然是非常稳健的。

第一财经:您对全球股票市场的判断是什么?

沈文婷:我们认为目前升息的风险已经基本反映在了市场定价里,接下来股市的表现的话,可能更多会取决于企业盈利的增长前景,但是远期收益的不确定性增加了投资者对于作出判断的一个复杂性。

目前我们是维持低配股票的,但是头寸有所减少,接近标配。我们在积极观望市况,寻找加码股票的时机,随着通胀开始下跌,风险资产是有机会表现良好的。针对中国股市,我们的多资产投资组合中目前是持有小额的超配的,这主要是因为,中国是唯一没有走紧缩政策的主要经济体,而央行已经承诺增加货币支持,以刺激经济复苏。

第一财经:股票市场中,您比较看好哪类板块?

沈文婷:全球股市中我们维持对估值比较合理的板块的超配,例如美国小盘股,还有新兴市场股,那么估值优势是我们偏好小盘股的主要原因。虽然在经济衰退时期,小盘股的表现会大幅落后于大盘股,但是我们认为这一风险已经反映在了两者的估值差异上,一旦经济复苏,那么小盘股是有机会迅速快速反弹的。我们也对新兴市场保持正面的看法。最近的回撤进一步加深了新兴市场股的相对估值优势,而有初期的数据表明,新兴市场第三季度的企业盈利仍然强劲,这就将为新兴市场股票继续提供支持。

那么具体到中国股市的话,我们的中国基金经理认为在电动汽车还有可再生能源方面都存在着比较丰富的投资机会。先来看电动汽车,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完整的电动汽车供应链之一,因此是有潜力成为这个领域的主要出口国的,这不仅会对中国的汽车销售产生广泛的影响,而且会对整个制造领域的产业升级都会有所助力。

而中国是化石燃料的主要进口国,但是同时也是可再生能源的主要出口国,它在太阳能领域是占主导地位的,在风力涡轮机领域也是占有很高的一个市场份额的。所以能源转型从发电到输电再到储存整个价值链中,都创造了一个投资的机会,它是可以将中国的弱点之一转化为相对优势的。基于这样子的一个考量,我们对于这些行业的发展前景是非常看好的。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关键字

资产配置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