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听 > 专题文章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碳见绿色工厂背后的水力量

第一财经2022-10-29 19:08:01

责编:姚逸霄

江予菲:谢谢李总的分享。

工厂,是资源消耗大户,也是企业们实践绿色升级的前沿阵地。水资源管理,对于个人,可能意味着一些生活习惯的养成,而对于企业,则是一个需要依托技术创新、资金投入以及人员投入的浩大工程。

今天下午的第二场圆桌,主题就是:碳见绿色工厂背后的水力量。

有请本场圆桌的嘉宾:

艺康集团亚太及大中华区研发副总裁张春洁女士

旺旺集团生产研发群副总处长陆健先生

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绿色发展联盟秘书处咨询研发部部长张浩翔先生

达能集团大中华区可持续发展副总裁兼社会企业总经理吴俊财先生

有请本场圆桌主持人:第一财经政经中心副主任胥会云女士。

胥会云:我们今天圆桌的题目大家已经看到了,碳见绿色工厂背后的水力量,我们可以看到它里面有三个关键词:碳、绿色工厂和水,找到这三者之间的逻辑关联当然也是我们今天这个话题的切入点,所以首先请教一下今天圆桌上的四位嘉宾,你们是怎么建构这三个关键词至今的逻辑关系的?

张春洁:我是艺康集团的,大家可能知道艺康在酒店、食品行业里有很多我们的业务,同时在艺康品牌下面有专门做水处理和全面水管理。在工业生产过程当中,我们认为水是工厂的血液,没有水工厂没法运转。水在工厂里基本上最简单的一个逻辑就是把水加热,把水降温来做工业生产,水的升温和水的降温关系到的就是能源。所以,从我们的角度来说,能够更有效的利用水,让水的资源最大化是我们节能减排重要的方向,也是最根本的解决方案,这是我对这三个关系的最简单,但也是最根本的一个理解。

陆健:我来自于旺旺集团。其实这个题目挺有意思,水、碳、绿色到底之间是什么逻辑关系,我在想对我们企业来讲水是很重要原材料,我们在水上面如何进一步优化水的利用效率就变得尤为关键。当然在这里面还有跟碳,也就是跟能源非常相关的事情,我们使用能源现阶段还是化石燃料的多一些,在能源利用上可能更多还需要绿色能源的使用。最后它实现的结果就是叫绿色,绿色我个人认为跟前两者的关系是,这两个好比是一个专项的项目,最后想要达到的结果就是我们绿色的工厂,绿色的环境,这是一个更综合的结果,这是我的理解,谢谢。

张浩翔:大家好,绿色是系统的概念,是一个整体的概念。第一个方面是推动产业结构调整,推动经济绿色发展;第二个方面是污染治理;第三个方面,就是生态保护;第四个方面,也包含了应对气候变化,这里面就提到要去积极稳妥地推进碳达峰碳中和。绿色包含了碳排放管理和水管理这两个层面,当然还有很多的内容。

第二点,碳排放的管理和水资源的管理,我是觉得它是相互作用,相互促进又是相辅相成的。首先,如果说我们碳排放量的持续增加导致气候变暖会影响水的生态,我们会看到像极度干旱、洪涝,包括淡水资源短缺这些问题都会陆续出现,这是严重影响我们的生产和生活。另一方面,水的全生命周期,包括从水源地的取水再到水厂制水,再到工厂和居民生活中用水,再到废水治理,整个过程中都是需要能源的,跟能源密不可分,我们知道能源又是组成碳排放重要组成部分,所以节水包括合理管理对节能降碳能够起到很大促进作用。

第三点,合理开发利用水资源也有助于促进碳排放的降低。两个原因,第一,水电是绿电的一种,我们可以依托水资源管理去充分的开发来因地制宜开发水电。第二点,海水制氢去生产绿氢,利用氢能代替传统能源,这部分可以大大促进碳排放的降低。

总之,绿色和碳和水的关系,我是觉得对于绿色这个问题,我们要坚持系统观点去看待,对于降碳和节水具体问题要采取问题导向,具体去解决。

吴俊财:达能目前是全球500强企业之一,绿色对达能来说主要涵盖几方面,最关键是气候,第二就是水源保护,因为我们很多产品,比如说依云矿泉水,我们的饮料都来自我们的水源,我们这30到40年在水源保护和碳排放,很早就走了过来,比如在中国做碳足迹盘查和足迹做了13年。从行业或者企业的校对出发,绿色是我们的生态,气候是最关键的,因为温室效应对人类威胁,。比如说今年夏天炎热的气候已经可以看到河流的干旱,所以这三者都相通。同时,水的浪费,包括食物浪费也会提升碳排放,因为运输种种,所以这三者是同一个问题,最主要是在整个绿色生态里面,水和气候是最关键的两个主轴,谢谢。

胥会云:刚才台上四位嘉宾是有共识的,绿色是我们最关心的状态和系统性的结果,水和碳的管理是我们实现这样一个结果的必然的工具或者说非常重要的两个部分。接下来特别想问一下,企业经过可持续的水管理或者比较有效的水管理之后,对于绿色、对于碳到底产生了什么样的结果,我们有没有一些数据能够表明这个结果。

张春洁:艺康涉及的工业面非常广,无论是从钢铁、化工,还是最近兴起来的微电子,包括数据中心,它都是用水大户,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怎样去理解管理水的过程和它的最优化,我们是从两个方面开始的。首先,我们在跟客户工作过程当中,一定要掌握他们最关键的控制点、最大的社会消耗,因为你有对整个过程的理解,同时又知道它和水的消耗之间的关系,我们会针对每一个单元或者每一个生产步骤做水的深入分析,知道水的消耗量有多大的作用,它的温度,它的压力,包括在整个生产过程当中循环可利用的价值,这样的过程当中,我们会给出相对说来针对某一个单元非常好的评价。比如说,饮料灌装生产线的时候需要润滑,过去一直用液体,液体它有一个不太好的地方,就是要冲洗,最后要把水源带给后面的污水处理过程当中,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就发展半液体化或者固体化的润滑剂,这个过程当中既保持环境清洁,同时对于水的需求量,清洁整个生产线包括生产环境也会降低很多,这是其中在细节方面做到对水量的控制和生产工艺的优化。我们更强调水的综合管理,它的对象是整个工厂,从进水到用水到最后的排水,我们建立数字化的平台,叫艺康的数智慧,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会建立整个工厂的水平衡,在生产过程当中尽可能的降低水的利用率,在排放过程当中,怎么样能够把水的循环最大化,最终再排放到环境中的水是非常少,或者是最优的零排放结果。所以,我们在这个方面充分利用我们在数字化的优势,24小时来模拟监测整个工厂的水的平衡,水的用量。根据客户的需求,做定制化、模块化同时也是安全的数字模型。这一定要针对每个单元,每一个用水系统,有一个非常详细和真正的了解,然后通过数字化把它联系起来,才能够达到整个全厂水的最优化的管理和水的利用,进而达到大家说的节水节能同时能够减排,达到绿色可持续的发展。

胥会云:有一个数字可以给到我们吗?就是在水管理方面成效的数字。

张春洁:比如说在数字中心,我们现在用间接蒸发冷,我们最后算下来,我们是能够减少70%的能耗,在新的数据中心的间接蒸发冷上。

胥会云:在数据中心这个方面可以减少70%的能耗,接下来看旺旺能给一个什么样的数字?

张浩翔:数字最后说,旺旺在做水管理这件事情,刚开始从企业的经营,从成本控制这方面来看这个事,所以刚才讲到干润滑我们已经用了十年了。在水管理践行过程中肯定从一个点、两个点开始的,对于工厂来讲是水效利用的增加,怎样利用技术、管理驱动。

2020年初,我们跟AWS引进了可持续水管理,我们认为水最终是一个可持续管理体系,我们怎么样把一些单点做的事情能够通过可持续的发展管理体系,不仅仅做我们自己,同时也要做整个价值链的上游及下游,让整个水管理形成从企业自身出发来带动整个上下游整个价值链的驱动,我们当时是希望,今年相比于2016年,我们整个节水大概35.4%,一年少用350万吨水,这是具体的结果。

胥会云:这个过程很重要,结果也非常重要,节省了这么多水。接下来请吴总讲一讲达能。

吴俊财:对达能来说我们水和碳是结合的,我们是叫水源保护政策,先从生态开始,跟当地农民一起。因为要保护的水源,旁边有很多农民,所以可持续农业就非常重要。如果养牛,牛粪产生的气体,把它造成绿色能源,它就是减排作用。到了生产环节,在国内的脉动2004年到现在,单瓶水耗已经降了66%。同时它也带来碳减排,脉动单瓶碳减排达到38%的减塑。

胥会云:希望之后能够有机会拆解一下脉动单瓶水从2004年到现在降了66%。如果从系统概念上来讲的话,特别想请问张部长,因为张部长是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绿盟的从业者,我们知道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全国有200多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毫无疑问是中国经济或者改革的先锋,同时也是双碳目标的先行先试。那你看下来这几年,整个园区的绿色发展它的状态到底是怎么样的?

张浩翔:目前国家级经开区有230多家,而且承载着一个区域的经济增长极的作用,占不到全国0.3%土地面积,贡献全国11%生产总值。绿盟也是2016年8月份,在国家商务部指导下,由天津、广州、苏州和北京这36个在绿色创新和转型提升方面做得比较好的全国领先的开发区共同发起成立的,我们绿盟也是要致力于推动国家级经开区的绿色发展。

刚才提到这几年整体的发展态势,我觉得是加快的进程。刚才提到的很多评比指标里面,都是包含水的指标,包括单位工业增加值的水耗,园区对水是十分重视,园区作为管理部门,更多承载园区企业发展水的供应,再一个就是废水的处理,相当于是一个保障的作用。真正的园区水的表现,还是要依托于园区里面的绿色工厂,就是企业绿色化水平,对水管理的程度。所以,像天津、苏州很多开发区,也是出台了很多的绿色发展政策,来去推动园区企业开展节水、节能管理,给予一定的资金补助,去推动园区的绿色发展。整体来看,从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和水耗指标上,国家级经开区的表现远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

胥会云:如果纵向来看的话,和过去相比,在水管理成效方面非常优越,如果从横向的角度来看,把绿色发展放在全球视野来看的话,特别想请教一下艺康,中国目前的可持续的水管理到底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和水平上面。

张春洁:从全球来看,中国最近几年发展是非常之快的,有两个方面,水的技术方面,其实全球不同行业技术发展水平是不一样的,但是,中国在这方面有些行业我们是紧跟世界的步伐,是很先进的,有些地方相对说来还是需要我们有一定时间的努力和追赶,才能达到的。举一个例子,在数据中心上,数据中心大家都知道是最近这几年发展特别快的行业,中国在这个方面也是处于世界相对领先地位的,无论是从数据中心的技术上面,直接冷还是间接蒸发冷还是到最后液冷的状态,数据中心最大的指标就是能耗和水耗,我们在数据中心上,无论是我们的能耗还是水耗都是紧跟世界最先进的方向。但是,在其他的行业里,因为今天行业太多了,很多行业里我们会相对说来比较处于落后的地方。

但是另外一个角度,我们在水的循环利用上,中国从规模上和技术上面我们还是有很大的进步和很大的成绩。比如,政府发布了每吨钢不能超过多少水,在水循环上,在膜技术运用上中国是非常之大的,中国无论从膜技术的发展,在水的应用上面一个是规模大,另外我们已经做到了更经济,更性价比。

还有一个地方,我们做得也相对说来比较好,就是对污染水的控制,因为它直接影响了环境,我们说青山绿水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保证我们的水质,同时也要保证排出水的污染控制。我们一方面要帮助我们的客户去降低水的消耗,同时能够增加水的循环,另一方面最重要的一点我们是能够减少它的危废,减少污染物,减少对环境的影响。

胥会云:我们知道旺旺、达能这次都有自己的案例入选绿点案例,达能做了两个碳中和饮料工厂,旺旺有AWS的认证,我想请两位以案例为例来讲一讲完成折算一个目标它的难度和挑战到底在哪里?

陆健:我们是2020年1月开始接触这个项目,我们接受一下挑战,看看这个到底难度有多大,企业内部这块,我们认为相对容易一些,因为你可以在自己的控制中。但是,恰恰这个可持续的水管理当中,需要的是整个价值链当中,一个是上游,因为旺旺有2800个SKU,对应的背后我们有1000多个上游的供应商,比如说大家知道的大米、糖这些,恰恰这些也是水耗比较大。当中最主要的一块在于跟上游供应商去沟通,可能部分的供应商是可以做得到的,因为大家目标利益一样,但是一样有大中小,在这个过程中,在上游的供应商合作推进的难度和沟通的理念以及最后落地上,确实花了很大很大的力气。

吴俊财:我们公司2008年就开始做碳盘查,比较难的是当时也没有什么设备,服务商,所以我们自己摸索,最难是因为80%以上都是非减排,不是自己减排,排放都是第三方,上游、下游,比如说原料、包装、运输,包括消费者还有废弃物的处理,我们从六个维度去收集资料,所以我们当时认为非直接排放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当时分成全生命周期开始做,这样基本上走了过来。还有一个比较困难的地方,很多是上游和下游,比如说我们鼓励供应商用北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披露平台,把自己的污染整改放到平台给公众看,这是难度很大的。环境这个问题,一家企业是解决不了的,是大家共同努力去推动的。

胥会云:我接着吴总这个话,他刚才说到环境问题不是一家企业可以解决的,如果大家集合起来在园区里面,园区可以更好的解决吗?有解决方案吗?

张浩翔:我们对园区内用水的情况做了系统的梳理,出具了水管理评估报告,识别出管理的欠缺短板,又出具了可持续水管理实施细则。在这个过程中,确实存在着很多利益相关方,这也是一个困难,但是恰恰是做好水管理的关键环节。包括苏州工业园也是,对上联合上游流域管理部门,就是主管部门,推动联合的管理行动,也与周边的一些城市区域共同去开展像河道的治理这些协同,还有一方面是对于区内的一些企业,协同企业开展,他们制定环境绩效三年提升计划,来去支持企业,帮助企业找到节能节水的具体途径措施,给予企业支持,调动企业积极性,第三个方面联合当地NGO组织,向园区的公众和居民开展节能主体的宣传活动,来帮助他们共同改善身边的水环境。

胥会云:我们也特别希望绿盟能够从园区角度能够继续推进这些工作,给到园区里的企业更多支持和帮助,大家能共同把这个工作做好,最后的时间我就问一个问题,我们在做绿色发展的时候,总是要往将来看,那在现在这个时点上,各家企业,包括绿盟,接下来要做的最主要的一件事是什么?

张春洁:我们的企业目标到2030年的时候希望把碳减排减,达到60%的循环再生资源,到2025年希望碳排放是零和100%的资源循环再利用。艺康是做水的,我们希望联合各方的力量,能够达到水的综合处理和综合利用,从而真正能够做到资源最大化,让我们可持续发展。

陆健:近期的目标2025跟2020比都是各降10%,我们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碳核查这个事情,我们是想比较务实一点。另外,我们另外一家工厂当中正在AWS中。最后,我们最终想要做的事情,因为本身旺旺在整个食品领域属于龙头企业,我们希望用我们的行动带动整个行业持续往前发展,这是我们的目标。

张浩翔:我们绿盟要发挥服务平台的作用,以苏州工业园区先进成果经验为样板,推动可持续水管理体系建立,助力双碳目标实现。

吴俊财:我们有两个目标,2025年所有脉动在中国的工厂达到100%的绿色能源和废水二次利用,还有一个就是未来更长的,目前还是情怀,我们投资了碳捕集,用生化做的脉动瓶子,因为还有食品安全,还有商业化规模,估计是一个比较中长期的项目。

胥会云:非常感谢各位嘉宾分享的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只有每家龙头企业,包括协会,能够实打实做出来具体成绩,把这个成绩放大,同时能够引领到行业上下游,供应链的上下游,包括园区,包括区域,带动起来,最终我们从一个点到一条线再到一个面,才能最终实现绿色发展的蓝图,我们这场圆桌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