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强刺激之下的全球非同步复苏

2021一季度已经过去,全球疫情又一次反弹,基本可判断防疫任重道远,全球经济难言同步复苏,各国在疫情防控、疫苗接种、政策制定以及经济复苏方面的差异,是现今研究国际经济形势和资产配置的核心。中国以外,美国货币财政双宽松,尤其是财政政策极具扩张性,短期内经济可能会一枝独秀。虽然美国的强劲复苏也会拉动别国经济,但美国作为世界经济第一大国和全球储备货币发行国,其过度松弛的财政政策在短中期内会导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快速上涨,美国国债利率快速上升,资金回流美国,因而也会牵累他国,某些新兴市场国家已经被迫加息,各国政策开始分道而行。

04-07 17:06

CPI篮子将迎调整,会否影响2021年通胀预期?

预计2021年春季CPI同比涨幅将维持在1.0%以下的水平,且年底前应难以突破2.0%。基于统计局对各构成类别对整体CPI涨幅的贡献估计,我们预计2020年12月猪肉在CPI篮子中所占权重或已从2019年5月的近期低谷(2.1%)升至4.6%。

02-25 19:28

央行急转向?正视人民币升值和国际化对境内流动性的影响

具体原因有两个:一是当天早上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净收回780亿元资金,在最近三周银行间市场利率持续上扬接近2.8%的情况下,这无疑是雪上加霜,最后导致交易所隔夜利率GC001一度超过6%,加权平均值升至4.4630%,R007和DR007这两天也都超过3.0%。忽视或低估某些因素,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可能就会出现力度不足,导致银行间利率的过度波动。当前金融结构下,一定程度的银行间市场利率波动不可避免,甚至有些必要。但央行还是要避免银行间市场利率出现过大的波动,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01-28 15:15

2021或许是难得休整之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释放了哪些信号?

要把经济的总盘子做大,让GDP持续高质量增长,不受制于人,关键就是要抓住“投资”和“效率”这两个牛鼻子

2020-12-21 15:45

陆挺:2035年我国成为“中等发达国家”需要多快的GDP增速

尽管未来15年我国整体进入中等发达国家的难度不小,但部分地区人均GDP几乎可以确定能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

2020-11-05 12:56

2035年我国成为“中等发达国家”需要多快的GDP增速?

在此基础上,我们分别计算发达国家在2019年人均GDP的中位数和第34百分位数。其中高收入经济体在2019年有82个,中位数人均GDP为3.2万美元,第34百分位人均GDP为2.3万美元。IMF将全球经济体分为先进经济体(advanced economies)和新兴及发展中经济体,在2019年先进经济体数量为37个,中位数人均GDP为4.3万美元,第34百分位人均GDP为3.3万美元。OECD本身就是发达国家俱乐部,其在2019年的成员数量是37个,中位数人均GDP为4.1万美元,第34百分位人均GDP为2.4万美元。

2020-11-04 13:48

“双循环”战略有三大实现途径,帮中国有效应对疫情冲击

并非所有国家都能加大依靠“内循环”,因为有些国家并不具备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

2020-11-03 12:12

首席观点 | 陆挺:人民币不具备大幅升值基础,我上个月已发文指出

对人民币升值,大家还是要谨慎,无论从市场还是从决策的角度来讲

2020-10-16 10:54

积极的财政政策力度空前

我们一方面要对快速上升的政府债务尤其是地方政府债务保持足够的关注,在平时我们确实需要严格控制我国的政府债务水平,防止常态化刺激,坚决控制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但另一方面也无需过度紧张,我国实施积极财政政策仍有一定的空间。

2020全国两会
2020-05-23 21:59

陆挺:降息是否有用,关键看其他宏观政策

当前政策的重心,除保障防疫和基本民生之外,应放在积极纾困中小民企和加速复工之上,防止大规模的企业破产违约,从而间接防范失业率上升。

抗疫经济政策建言
2020-03-06 13:16

陆挺:2020年逆周期政策调节的空间有多大

在传统政策空间大幅收窄的背景下,若要经济走上复苏和可持续稳定的轨道,告别过去几年的大幅波动,本轮宽松政策需要真正推动以市场化为核心的结构性改革。

2019-11-27 21:20

这两年中国经济下行原因:内需为主,外需为辅

从2018年春开启的本轮经济下行周期,主要原因是内需,尤其是地产和基建投资;而到2019年,外需接棒成为经济下行的主要原因之一。综合来看,迄今为止的本轮经济下行中,内需为主,外需为辅,我们认为明年也不例外。

2019-11-25 20:53
  • 陆挺

    野村证券首席中国经济学家。 特许金融分析师 (CFA),2015年5月加入华泰证券,担任研究部和机构销售交易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和董事总经理。此前担任美国银行美林证券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和董事总经理。曾任国际金融公司东亚局和世界银行研究部咨询员。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