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现代工业的发展由棉花发端?

为什么工业革命不是诞生在棉纺织业早先的中心亚洲(尤其是印度),而这些亚洲技术、知识和原料进入欧洲后,却催生了工业革命?

2019-03-15 12:07

透过日记,能找到那个真实的蒋介石吗?

不过有一点应无异议:台湾社会在战后的方方面面,从经济起飞到去除日本殖民痕迹“再中国化”,都受到了蒋介石的深刻影响。

2019-02-15 10:58

在“低欲望”的表象之下,日本社会的创造力正在集聚

“低欲望社会”非常简练精准地概括了日本社会当下的特质,那么日本当下的问题在哪里?

2018-12-07 12:30

用财税制度增强国力,日本历代大政治家都有心痛的领悟

日本早早就孕育了一个高效的财政-军事体制,培养了上下一心的举国一致,一旦危机降临便能迅速应对局面,并在维新时期通过支持民间资本、激发民间活力的办法成功推行现代化

2018-11-09 09:26

犹太人跻身德国新富群体,如何变成仇富和排外的替罪羊?

犹太人大部分人是城市中产阶层,在跻身新富群体的同时却毫无保障,这样,一旦出现经济萧条、战争这样的紧急状态,他们往往就是混杂着仇富与排外理念的暴民最理想的替罪羊。

2018-10-13 11:48

成就了19世纪初美国首富的皮毛产业,为何转瞬间风光不再?

滥捕滥杀使得北美皮毛业不再有利可图。对不可再生资源的掠夺性开发,原本就是原始资本主义的通行模式。

2018-09-14 15:43

美国中产沦为新穷人,偷走美国梦的正是巨富阶层

曾两度获普利策奖的美国记者赫德里克·史密斯,在80岁之际写出《谁偷走了美国梦》。巨富阶层为了实现自身利润的最大化,无情地抛弃了中产阶级群体

2018-08-24 11:46

不妨将人类社会当作“生物体”,来理解600万年的进化

当考古学家们说“研究过去是为了理解未来”时,不应被视为一句空话。

2018-07-27 11:49

战后70年,日本经济如何奇迹崛起又跌落神坛

日本经济学者野口悠纪雄在《战后日本经济史》解读了“日本经济奇迹”起落盛衰的真正谜底。

2018-07-06 09:44

华北黄运区为何贫穷落后?晚清中国腹地与沿海的“大分流”

在费正清奖获奖作品、美国历史学会会长彭慕兰成名之作《腹地的构建》中,作者对中国北方区域的“经济之死”作出了意义非凡的研究。

2018-06-15 10:55

这个伪善的国王,在非洲留下最残暴征服者都难以想象的黑暗记忆

《利奥波德国王的鬼魂》对于生活在新世纪的人们来说是一本必读书,这部巨著有力地展示了刚果的巨大丑闻,预示了我们的这个时代。

2018-05-18 09:32

农民画、乡村音乐、二人转,“土气”传统成了正在失落的浪漫世界

有点“土气”的“农民画”所遭受到的误解,正表明社会尚未经历文化产业的充分发展。一百年前,美国乡村音乐也曾有过类似的遭遇,“传统”越来越多地不再被视为负担,而成了某个正在失落的世界。

2018-04-13 12:51

史诗巨著《地中海三部曲》,回溯帝国的没落与过时的政治野心

在进入资本主义时代之后,当年争霸地中海的主角奥斯曼帝国和西班牙王国都没落了,为信仰和霸业而战成了可笑而过时的政治野心。

2018-01-19 13:00

花钱追星的年轻人并不傻,他们只是孤独

掏钱给主播买东西。并不是因为傻,而是因为很孤独。社会剧烈变迁,原子化的个人在面临万花筒式的动荡生活时,具有一种难以言说又缺乏安全感的孤独

2017-11-17 22:08

为什么是英国率先通过工业革命进入现代社会

英国是最早通过工业革命实现现代化的国家,美国学者詹姆斯·弗农认为,是与“远方的陌生人”之间的长期贸易和社会互动,为英国带来了现代化,而现代社会又反过来加强了更大范围内的流动性,创造出一个充斥着陌生人的社会。

2017-11-04 07:54

战败武将关公,如何摇身变成被人人崇拜的财神爷

关公是一个并无太多突出事迹的武将,却又普遍被商业社会当作财神来祭祀。关羽崇拜不仅超越了社会阶层边界,跨越了族群边界,甚至跨出了国界。

2017-10-21 10:00

从伦敦飘向全世界的工业浪漫主义之雾

在伦敦历史上,从无雾到有雾再到无雾,可以说大体对应着这座城市的三个阶段:前工业化时代、工业时代以及后工业化时代。

2017-09-23 08:49

通过朋友圈或媒体来了解世界?小心你的想象力被操控

在电波通信尚未发达的帝国时代,人们正是通过那些异域探险家们的旅行书写来了解外部世界,将那些“相距遥远的、不连贯、非真实的事物”串联起来,由此得以在日常生活中想象和消费那些异域风情,并使之成为帝国秩序的一部分。

2017-08-11 12:47

经济能驯服政治吗?

如果说早前一国财富力量的增长往往引起邻邦的垂涎嫉妒而发动掠夺性战争,那么在近代西方,这种嫉妒与猜忌更多的是以经济而非军事手段表现出来。史无前例地,经济被政治化了,成为一种对付潜在对手的政治武器,因为在这个时代,经济本身已成为最大的政治。

2017-07-14 13:22

晚清外交官为什么那么“业余”?

在晚清政府心目中,外交事务虽然重要,但却带有“应急”和“临时”的性质,只是由皇帝授权、指派信得过的高官兼职处理,换言之,他们不是“职业外交官”,而是“业余的”。

2017-06-16 10:26
  • 维舟

    特约撰稿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