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地方债务风险需要新一轮财政体制改革

化解地方债务风险的前提自然是理解其成因。相比之下,2020年我国的国债、地方政府债券、城投债券等三项政府债务的存量规模不到57万亿元,加上其他政府负债,政府杠杆率仅为60%。第二,我国政府债务负担呈现中央负担较轻、地方负担较重的央地不平衡特征。在其他主要经济体中,政府债务都是以中央财政或联邦财政的债务为主。所以,如果不考虑货币统一、财政分散的欧元区(从统一的货币区看,欧元区各成员国的国债实际上也是地方政府债),那么,在主要经济体中,只有我国的政府债务是以地方政府债务为主。

10-20 15:32

人达峰与碳达峰

中国人口已经度过了两个峰值:2010年劳动年龄人口占比达峰,2015年劳动年龄人口达峰,自2016年起劳动年龄人口开始负增长。环境库兹涅茨曲线产生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产业结构的演化。工业化早期,经济从农业向高污染的工业迁移,污染程度随经济发展不断上升;随着工业化的逐步完成,经济发展开始偏向服务业,污染程度又随经济发展不断下降。中国人均GDP超过了1万美元,已经度过了环境库兹涅茨曲线的拐点,而且,中国的产业结构早已经开始进入后工业化时代的服务业大发展阶段。双碳的第一个经济意义是推动大规模的新型投资。双碳的第二个经济意义是能源进口替代。

07-27 16:46

降准未必有水喝 财政才是龙王爷

因为央行降的准是准备金,这是银行在央行的存款,不是市场主体拥有的在银行的存款,而市场主体在银行的存款只能通过银行贷款才能创造出来。假设央行规定银行的法定准备金率是10%,银行每拥有1元准备金,最多可以通过发放贷款创造10元的存款(=1/10%);现在央行降准,将法定准备金率下降到5%,银行每拥有1元的准备金,就可以最多发放20元的贷款,进而创造20元的存款(=1/5%)。但其他经济主体借钱的积极性和能力看起来都有很大问题。此外,企业债券的发行规模也低于去年同期,加上进入偿还高峰,企业债券净发行量也是萎缩的。

07-15 17:40

优化结构、加快创新、夯实增长潜力

针对导致经济增长持续下滑的一系列结构因素,公报提出了明确具体的解决方案。

2020-11-26 21:25

人均GDP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对未来意味着什么?

对于未来的经济增速,公报只字未提,只是提出要充分发挥增长潜力。而即使这样,离高收入国家人均GDP的平均水平(2019年为43624美元)依然相差甚远。所以,在看似低调的公报中,实际上已经通过远景目标的设定对未来经济发展提出了具体要求。可以看到,以不变价来衡量,我国人均GDP增速已经从2010年的10%不断下降到2019年的5.7%。2010年后,随着劳动力占总人口比重的下降,外部环境发生的重大变化,要素投入模式已经难以为继,这是经济增速不断下滑的关键,尤其是一些掐脖子的关键技术更会制约产业升级发展。

2020-11-02 13:03
2019CFV

殷剑峰:建立人民币发行的主权信用模式 | 第一财经CFV序言

按照资源配置功能、收入分配功能和经济稳定功能,重新分配中央和地方的事权,据此确立中央和地方的支出责任以及对应的收入划分。

2019-11-16 15:36

殷剑峰:广义货币M2低增速之谜

我国的利率市场化尚未完成,银行间市场与交易所之间、整个金融市场与传统存贷款市场之间的分割依然严重,不解决这些问题,货币政策转型恐难实现。

2018-02-13 10:10
  • 殷剑峰

    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