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优化结构、加快创新、夯实增长潜力

第一财经 2020-11-26 21:25:06 听新闻

作者:殷剑峰    责编:石尚惠

针对导致经济增长持续下滑的一系列结构因素,公报提出了明确具体的解决方案。

乍看一眼,刚刚公布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似乎相当低调。对于未来的经济增速,公报只字未提,只是提出要充分发挥增长潜力。对于今年的经济增速,公报仅仅是预计国内生产总值将突破100万亿元人民币。由于2019年我国GDP已经达到99万亿元,因此,1%的增速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实现这一目标。当然,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依然在肆虐的背景下,我国能够成为主要经济体中唯一正增长的国家,应该说已经实属不易。

然而,如果进一步从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的远景目标看,这份公报实际上雄心勃勃。公报提出,到2035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在高收入国家中处于较低收入水平的国家,如希腊、波兰、葡萄牙等,以不变价统计的2019年人均GDP为1.8万美元到2.4万美元不等。这意味着,在未来15年中,我国经济发展需要在保质的基础上进一步保持量的一定增长,才能达到这些国家在2019年的水平。而即使这样,离高收入国家人均GDP的平均水平(2019年为43624美元)依然相差甚远。

所以,在看似低调的公报中,实际上已经通过远景目标的设定对未来经济发展提出了具体要求。但是,完成这一指标是有难度的。可以看到,以不变价来衡量,我国人均GDP增速已经从2010年的10%不断下降到2019年的5.7%。公报显然意识到未来经济发展可能面临的压力和困难,因此,针对导致经济增长持续下滑的一系列结构因素,公报提出了明确具体的解决方案。

第一,需要解决经济增长动力问题。在2010年前的人口红利时期,增长主要依靠资本、劳动力和土地的要素投入。2010年后,随着劳动力占总人口比重的下降,随着外部环境发生的重大变化,要素投入模式已经难以为继,这是经济增速不断下滑的关键,尤其是一些“掐脖子”的关键技术更会制约产业升级发展。所以,经济增长模式必须转向技术进步推动,而技术进步必须摆脱对外部的过度依赖,注重自力更生。为此,公报强调:“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

第二,需要解决产业结构问题。我国产业结构的突出特点是制造业占比较高,制造业中低端制造业较多,而服务业占比较低——2018年我国服务业占GDP比重为54%,比全球平均水平低7个百分点,比发达国家平均水平低16个百分点。随着人口红利时代的结束,随着全球化可能面临重大调整,原先在供给端依靠劳动力和资本投入、在需求端对外需依赖较大的制造业不可能再出现规模上的显著扩张,未来制造业的发展只能是升级换代。因此,未来产业和经济的规模扩张和结构改善主要得依靠服务业。另一方面,在信息技术时代,无论是制造业的升级换代,还是现代服务业的发展,都离不开数字技术。所以,公报明确提出要“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其中诸如“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数字化发展”等均为以往未曾出现的新提法。

第三,需要解决需求结构问题。我国经济发展长期以来依靠高投资,而消费,特别是家庭部门消费占比较低。例如,2018年我国GDP中投资占比高达43%,远高于24%的全球平均水平和21%的发达国家平均水平;同时,我国家庭消费占比只有39%,比全球平均水平低20个百分点。家庭消费的不足同产业结构中服务业占比过低有着密切关系,因为广义恩格尔定律决定了随着经济发展,家庭消费将逐步转向服务业。另一方面,家庭消费不足也缘于其他一系列体制性问题,例如城乡发展不均衡、收入分配差距拉大、政府公共服务供给不足等。在今年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中央提出要“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战略”。可以看到,无论是以(X+M)/GDP[(出口+进口)/GDP,即贸易依存度],还是以(X-M)/GDP(即经常项目平衡状况)来衡量,我国对外部经济的依赖度都远低于其他主要经济体,因此,当前我国“双循环”不畅的主要矛盾在于内循环,内循环的主要矛盾又在于消费。所以,对于双循环中内循环的主要矛盾,公报围绕全面促进消费、拓展投资空间的主题,用大量篇幅阐述了未来的解决方案。例如,农业农村问题,国土布局、区域发展和新型城镇化问题,以及健全基本公共服务体系、改善人民生活问题,等等。

第四,需要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自2010年以后,我国劳动力占总人口比重就不断下降,同时,人口增速快速下滑,我国已经进入人口老龄化阶段——这是2010年以来经济增速不断下滑的重要人口因素。根据世界银行预测,到2027年我国总人口将达到顶峰,之后将进入人口负增长阶段。从全球看,以日本、希腊、意大利等发达国家为主的20多个国家已经发生了人口负增长,而这些国家的经济表现都相当糟糕。所以,缓解人口增速下滑和应对人口老龄化时期劳动力减少的问题,就是保持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人口战略。为此,公报提出,“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

第五,需要继续强化我国在全球经贸网络中的地位。根据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分析,全球经贸网络包括三个子网络:以德国为中心的欧洲、以美国为中心的北美和以中国为中心的亚太,其中,以中国为中心的亚太子网络发展最快。可以看到,在全球经济依然受到疫情打击的情况下,三季度我国的出口增速正在加快,外资对中国的投资也在加强,我国在全球经贸网络中的地位不断提升,对外开放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所以,公报再次强调,要通过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推进贸易创新发展,进而实现高水平对外开放和合作共赢的新局面。

早在十九大的时候,中央就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上述诸种结构性问题都是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只要应对得当,这些结构性问题就是结构性机遇。对此,此次公报不仅雄心勃勃,而且,方案具体明确。正如公报所言,只要坚持党的全面领导,充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我们一定会实现“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

(本文作者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2020CFV联席秘书长)

文章作者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