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阅读周刊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拒绝对强奸者和全球化的可怕想象

第一财经 2018-09-29 09:49:11

我们对强奸的认识,与我们对资本主义的认识之间,确实存在着一种对应关系,而且对这样一种关系的分析,可以帮助马克思主义在新的全球化的时代,重新定位自己。

东哥在美帝被告性侵,让我想起以前读过的一本书,于是翻出来又复习了一下。

读这本书之前,如果问我强奸和资本主义有什么必然联系,我大概只能傻傻地回答:资本主义社会人欲横流,道德沦丧,是强奸发生的沃土。

这本奇奇怪怪的书,名字很平常:《资本主义的终结》,副题就比较特别了,叫:关于政治经济学的女性主义批判。

就是这本书,告诉我强奸和资本主义,或者不如说,我们对强奸的认识,与我们对资本主义的认识之间,确实存在着一种对应关系,而且对这样一种关系的分析,可以帮助马克思主义在新的全球化的时代,重新定位自己。

先来看强奸。我们日常意识中,关于强奸的“标准”看法可能是这样的:男性天生比女性要强壮,他们在生物学上被赋予了犯强奸罪的实力。在“强奸语法”里,男性是强奸和进攻的主语。他们身体结实、完整,而且有攻击武器。女性天生比男性柔弱,她们无法从肉体上阻止强奸。“强奸范本把女性身体看作是难以防御的、易受侵犯的、可被插入的和倍受伤害的……把女性性特征概括为内部空间,把强奸的特征概括为对这一内部空间的侵入……整个女性身体渐渐由阴户来象征,其阴户本身被想象为一个敏感的、也许不可避免要受到伤害和受痛苦折磨的内部空间。”这种流行的关于强奸的说法——或者说“强奸语言”,假定“强奸往往已经发生,女性往往不是已被强奸就是可被强奸”。

事实上,这种“语言”被普遍接受,并且“诱使女性把自己定位为受难者、受侵犯者、胆小者,而诱使男性把他们自己定位为合法施暴者、有权享受女性性服务者”。不仅如此,这种看法还进一步“构成了诸如所谓的强奸者身强力壮的感觉,以及我们(女性)受到强奸威胁时司空见惯的麻木瘫痪的感觉”。也就是说,这样一种社会性的成见,实际上通过形形色色的媒介,如书报影视,甚至增加路灯之类反强奸措施本身,塑造了强奸的可怕形象。正是强奸的这副形象,造成强奸犯一想到强奸,就觉得自己神勇无比,而女性一遇到强奸的威胁,就顿时浑身发软,无力反抗,从而让强奸变得更加恐怖。

《资本主义的终结》的作者,J.K.吉布森-格雷汉姆,正是在女性主义者对强奸的这种分析中,看到了批判全球资本主义的新可能。他写道:

“我发现我用自己的研究对象替换了她的研究对象——强奸替换为全球化,男性替换为资本主义或它的代理者跨国公司,女性替换为资本主义的‘另类’——包括并非完全资本主义的经济或领域、不是由资本主义生产所产生出来的非商品化交易或商品,以及被引导超越经济范围的文化习俗。”

J.K.吉布森-格雷汉姆指出,眼下时髦的理论,都把全球化、跨国资本主义看作一头不可阻挡的怪兽,它渗透到经济生活的全过程,并且正在控制思想文化领域。世界已经或者正要变成完全资本主义的世界。那么,在这样的世界,马克思主义用什么,在什么地方,可以反对已经君临一切的资本主义?如果当今世界真像时髦理论描述的那么可怕,就像强奸被“强奸语言”所描述的那么恐怖,那么反资本主义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正如强奸的威慑力是在多方面有意识无意识的“合作”下被夸大的,全球资本主义也并没有强大到它想让我们相信的,已经或者即将掌控一切。

在强奸和全球化之间,J.K.吉布森-格雷汉姆还找出了大量很有意思的类似,没法一一抄在这里。更有意思的是,作了类比之后,他又从反抗强奸的更有效途径出发,为抵制全球资本主义的行动开出了药方。如果说前面的分析不免有一些枯燥了,那这张药方却让人喷饭。“面对一个幽默调侃、凶神恶煞和专横霸道的女性,强奸者会丧失实施强奸的冲动力;而面对一个充满恐惧的女性,强奸者的反应是感觉他的力量得到了加强。”所以,J.K.吉布森-格雷汉姆借用了一个女性的经验,来强调反抗的可能性:

“我抓住他的阳具,拼命想弄断它,而他用双拳击打我的整个头部……我不肯放手。我决心要把它连根拔掉。结果他丧失了勃起能力……把我推开并抓起他的外套逃跑了。”

J.K.吉布森-格雷汉姆认为,拒绝对强奸者和全球化的可怕想象,不屈不挠地和它缠斗在一起,并且找准它的练门死掐,就有干倒它的希望。他这样传授他的女子防身术式马克思主义秘诀(这只是这本400页厚的书里提供的反抗方案之一):“应当记起勃起是脆弱的,并且是很短暂的,男性的睾丸当然硬不过女性的膝盖!”

不错,把气势汹汹的跨国公司们想象成一群勃起阳具,顿时似乎他们的气焰就削弱了许多。男人其实自己最清楚自己是多么脆弱和不可靠,真正的猛男又是多么稀少,只不过口头上谁也不服输罢了。换句话说,全球资本主义和大型跨国公司肌肉男,也许真的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自己有多虚弱,为了保持金枪不倒的形象,而多么地焦虑。

让我们总结一下,当然,总结的,只是这本充满创意的批判著作的一个小小侧面。

今天,我们很容易产生这样的联想:横行霸道的全球资本主义,就像一个无比强壮的强奸犯;在他一路走到地球村来的路上,已经躺倒了一大堆奄奄一息的牺牲品,此时,他正色迷迷地望着村里仅剩下的那些还有些姿色的姑娘,随时准备扑过去。这样的联想并非没有道理,但它的毛病,和关于强奸的认识一样,绝对化、霸权化、妖魔化了。全球资本主义确实经常在强奸别人,但这个世界,也并不是除了强奸犯粗野的喘息声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何况强奸犯也经常有心有余力不足的时候。如果我们整天价喊强奸犯怎么厉害,怎么吓人,怎么不可抗拒,那么不管我们动机是什么,我们实际是在自觉不自觉地帮助强奸犯树立他无比威猛雄壮的霸道形象,帮助他摧垮被强奸者的心理防线,吓退所有反抗强奸的尝试。

关于这一点,其实早有人大手一招,笑呵呵地说过三个字:纸老虎。

《资本主义的终结——关于政治经济学的女性主义批判》

[美] J.K.吉布森-格雷汉姆 著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年8月版

责编:李刚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