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密集控费政策出炉,医药行业面临大洗牌

第一财经2019-01-02 21:40:31

简介:医保控费下,亦是“腾笼换鸟”过程。

从抗癌药降价进医保,到启动试点带量采购,再到拟启动DRGs付费试点、拟制定全国辅助用药目录等,过去的2018年,医保控费动作一招接一招,让人应接不暇。

医保控费下,亦是“腾笼换鸟”过程。这场控费,在挤掉药价虚高、剔除辅助用药出医保过程中,也在同时纳入新的创新药进入。而相关的控费政策,在2019年,将纵深推进。

整个医药行业格局面临新一轮重塑、洗牌。对于仿制药行业而言,大浪淘沙下,未来优胜劣汰,行业集中度提升在所难免。对于跨国药企而言,以往大规模推广专利过期的原研药方式,在中国市场已难以再延续下去。不管是本土药企,还是跨国药企,在新的2019年,需要找到新的生存方式。

控费政策不断

从2018年9月11日市场传出国家要试点带量采购,到2018年12月17日确定采购中选品种,短短三个月有余,整个医药行业已然大变天。这场覆盖了4个直辖市以及7个副省级城市(即“4+7”)的带量采购意在挤掉药价虚高的成分。

试点带量采购,也是对既往的药品招标采购制度的一次修正。我国药品招标采购制度虽然几经改革,但囿于既得利益,改革进行得非常艰难。

2018年5月份新组建的国家医保局,选择带量采购作为药品采购制度改革的突破口。

平安证券分析师倪亦道在研报中指出,2008 年开始医保基金支出增速持续高于收入增速,只在2011年出现例外,且收入增速在2011年后呈下行趋势。医保基金支付压力增大,甚至部分地区开始出现赤字, 2012 年以来我国医药政策的主旋律之一就是医保控费。2015 年到 2017 年,医保收入增速高于支出增速,压力相对缓和。但随着我国老龄化越来越严重,未来支出的增速会持续大于收入增速,因此提早进行医疗资金的优化分配是必要之举。

但一时间,整个医药行业风声鹤唳。尤其是资本市场,医药板块整体估值承压。在2018年的最后四个月,A股61家化学制剂上市公司市值累计蒸发1704.24亿元。

2018年12月20日,国家医保局又发布通知称,拟加快推进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DRGs)付费国家试点,探索建立DRGs付费体系。简单来说,DRGs是出于某种疾病的诊断、检查、治疗和疗效等综合考虑,定出一个费用标准,可更好控制住院费用、住院天数等。

之后不到一周,医药行业又“祭出”另一重磅政策。2018年12月24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省以通用名按照使用金额,上报辅助用药目录(不少于 20 个)。最终目的是将制定全国辅助用药目录。

“腾笼换鸟”加速

医保控费下,亦是“腾笼换鸟”过程。

2018年6月,国家医保局启动新一轮抗癌药医保准入转向谈判工作。10月,44个目录外独家抗癌药经过专家评审和投票遴选,并征得企业意愿,最终17个药品获得谈判成功。

纳入药品目录的17个药品中,包括12个实体肿瘤药和5个血液肿瘤药,均为临床必需、疗效确切、参保人员需求迫切的肿瘤治疗药品,涉及非小细胞肺癌、肾癌、结直肠癌、黑色素瘤、淋巴瘤等多个癌种。17个谈判药品与平均零售价相比,平均降幅达56.7%,大部分进口药品谈判后的支付标准低于周边国家或地区市场价格,平均低36%。

此前,为了让抗癌药顺利降价,国家各部门亦做出了一些铺垫工作准备,如通过对抗癌药进口关税减免及增值税采用3%简易计税等方法来降低抗癌药终端价格。

百济神州中国区总裁兼公司总裁吴晓滨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以往医保谈判的药进院过程中遇到很多问题,主要是药占比,关于这个问题,此前各个厂家的反应也比较强烈,这一次国家做出了规定,即这17种抗癌药不纳入药占比。“不能说前面国家批准药,搞大力改革,把药批下来了,然后放到医保里,结果因药占比的问题进不去医院,到最后老百姓还是没受益,这等于前面做的工作全白费了。国家已看到了这一点,并做出应对。最近这一批,目前来看,进院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的抗癌药谈判,也是国家第三次启动高价药谈判,此前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别有3个和36个药品通过谈判,降价纳入医保目录。

 

医药行业格局重塑

倪亦道认为,2018 年 3 月,新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出炉,新农合、城镇居民、城镇职工医保实施“三保合一”,纳入医疗保障局下统一管理。三保合一后,医保局成为药品采购最大的单一购买方,利于实施后续医疗控费措施,包括抗癌药国家谈判、带量采购、 DRGs 标准制定等,预计这些政策将在 2019年进一步落实。

在他看来,目前过期专利药在我国医药销售中占比仍在 50%以上,理想情况下,带量采购全国推广节省的医保资金将达千亿级别,因此,带量采购未来在扩大试点范围的概率较大。

国家医保局启动的新一轮医保控费,涉及多方利益调整,必然会遇到一些阻力。对于政策到底能纵深多远,业内有部分人士抱之怀疑态度。但毋庸置疑的是,行业格局的重塑,已是暗流涌动。

2018年12月倒数的最后两周,带量采购品种在非试点地区的价格战此起彼伏。

比利时药企优时比中国区总裁吴昕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市场整个药物的支付和药物的选择已变得更加规范。“如新启动的医保谈判,让一些以往没有机会进入医保的产品,比如价值相当高的抗癌药,现在也可以进入其中,这无疑在提振创新型医药公司。”

责编:彭海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