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要闻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喜剧之年

第一财经周刊2019-01-04 11:31:41

简介:托观众的福,周星驰鼎盛期都没能想象的票房盛况,今天可以被一部全无大咖的喜剧电影轻松实现。

(该文章为2015年第一财经周刊精选内容)

叫兽易小星一点都笑不出来。坐在“《万万没想到》,哈哈哈哈”的海报旁边,这位顶着标志性光头的新导演不停地咳嗽,累到恨不得取消接下去的所有采访。50个城市,100场路演,他也不记得上海站是自己的第几场。这是12月9日,再过9天,他的电影处女作就将正式上映。

易小星受周星驰的影响颇深,如果你也看过周氏喜剧,一看到“哈哈哈哈”几个字,耳边大概也会响起周星驰在影片里仰头叉腰的狂笑声。他的团队里,每个人都是周星驰的粉丝。

一群当年在宿舍电脑上看着喜剧度过校园时光的年轻人,如今开始做自己的喜剧。

他们面前的电影市场,是当年的周星驰也难以想象到的盛况。1990年代末,周星驰从大学生群体开始向大众流行的时候,内地的院线建设还不完善,大家更愿意下载盗版。票房数千万元已经算破纪录,而现在,《万万没想到》才点映两天,票房就已经是1.1亿元。

我们刚刚走过一个票房纪录不断被刷新的年份。一部稍有野心的电影刚出来时通常大肆宣传,但在下一部更有卖点的电影问世之后,又会很快被赶超。12月3日,中国电影总票房破了400亿元,同比增长47.4%。

2014年最后一天,总票房停留在297亿元,许多人还在扼腕没能破300亿元(在这种事情上,人们似乎格外喜欢追求整数)。今年已没有太多人为数字本身兴奋,大家的注意力开始集中在单部片子上。

2012年年末上映的《泰囧》创下12.67亿元的国产电影票房纪录,保持了两年半。但就在今年夏天,有3部电影超过了这个纪录——《捉妖记》《夏洛特烦恼》《港囧》,最后的票房数字均超过14亿元。

在风格上,3部影片有个共同点:都是喜剧片,或带有很强的喜剧元素。《港囧》《夏洛特烦恼》以搞笑方式来展现一个男人如何渡过中年情感危机,《捉妖记》则是奇幻混搭喜剧。即便从整体数据来看,喜剧也是大赢家。根据艺恩咨询提供的数据,2015年喜剧第一次成为票房比例最高的电影类型,54部喜剧电影一起贡献了29.52%的票房,去年这个比例还只是17.6%。

接下来的贺岁档电影更是喜剧的天下。周星驰执导的《美人鱼》定于大年初一上映,邓超、俞白眉导演的《恶棍天使》延续的是去年《分手大师》的癫狂喜剧路子。剩下的片子或多或少都有喜剧色彩,就连由陈国富监制、乌尔善导演的《寻龙诀》,主类型虽是盗墓冒险,但也少不了黄渤在里面为观众放松神经。

用编剧束焕的话来说,“喜剧的本质就是讨好观众。在任何一个国家,喜剧都是最早成熟和最优先发展起来的类型。”

编剧们都记得出品于1994年的《我爱我家》。这是内地第一部情景喜剧,是美国情景喜剧模式与传统曲艺的结合体。

无论从创作手法还是人物塑造来看,《我爱我家》都是内地喜剧市场好的起点。它对某些社会现象的嘲讽与批判,也深谙古希腊以来的西方喜剧传统。

像很多1990年代的经典影视作品一样,《我爱我家》的奇迹没能延续,但内地喜剧市场迎来了真正的好时光。

束焕参与过《我爱我家》的创作,之后写过电视剧,也做过春晚小品。他是《泰囧》《港囧》的编剧,又是《煎饼侠》的编剧监制,为大鹏团队提供过不少专业意见。

这3部电影的票房都在10亿元以上。

生活的重压促成了中国观众对娱乐的压倒性需求。喜剧在这方面具有天然优势,有能力抵御来自好莱坞那些或冒险或奇幻的进口大片。

今年的400亿元总票房里,国产影片贡献的票房占了59.2%,同比增加5.2%。好莱坞电影公司怀着希望引进北美大热的片子,却几次在中国市场遭到冷遇。被北美市场热捧的迪士尼电影《头脑特工队》在中国的票房为9410万元,还不到亿元基准线。被外媒一致看好的《火星救援》在内地上映20天收获5.61亿元,最后票房还不如口碑不太好的《九层妖塔》。

而喜剧片,哪怕不是大成本,只要主创有过长期跟观众接触的经验,就可以把目标瞄准5亿元以上。

最成功的例子是《煎饼侠》和《夏洛特烦恼》。这两部电影的主创几乎都是电影圈里的新人,《煎饼侠》的班底来自网剧《屌丝男士》,《夏洛特烦恼》由开心麻花团队操盘,这个团队在话剧市场打拼了十几年。两部电影的票房最终都超过主创方最乐观的预期。

你从来没觉得喜剧离你这么近。

易小星在上海做路演的第二天,演员邓超和编剧俞白眉正在昆明举办《恶棍天使》的路演。在耀眼得有点刺目的舞台灯光下,邓超以模特走秀的姿势高举双手,扬起一块条纹围巾。在北京发布会时,他带领400名大妈跳了一场广场舞。

《恶棍天使》是邓超自导自演的喜剧电影,主创团队的路演计划里,列了30个重点票仓城市。每一场卖力的路演活动都经过深思熟虑,用以传达电影浓烈的喜剧色彩,《快乐大本营》这种综艺节目自然也在计划之中……

每场路演也都是争夺赛,奖品是观众对电影的兴趣和前期口碑。规模空前的路演活动是国产喜剧电影的另一大特征。《煎饼侠》临近上映时,主演兼导演大鹏跑了31个城市,188家影院,举办了211场见面会。这几个数字在宣传稿里被描述为“创下一项短时间内很难被打破的纪录”。

但很快,《夏洛特烦恼》《港囧》也列出了数目接近的路演计划。《万万没想到》甚至要跑50个城市,从北上广深到二三线城市,场地从大学校园到人流量密集的商场,都在路演的计划表当中。

中国的电影观众还从来没有这么被重视过。大学校园的学生是各大电影路演时的重点目标。这些20到25岁的年轻人是各大报告里所描述的“主力观影人群”。

他们仍然喜欢周星驰,但也需要新鲜的喜剧。他们热衷于在社交网络发表观影感受。

年轻观众的观点,也是易小星等新式喜剧创作者的重要依据。

易小星率领的是一支已经被验证过的喜剧团队。同名网剧《万万没想到》因为开创了一种新的吐槽式喜剧风格而大获成功,如今已经拍到第三季。

决定拍电影某种程度上也是响应观众的要求。网剧成功后,易小星和主演白客、刘循子墨等主创做了一轮全国巡回签售见面会,每到一处,问起观众是否愿意看《万万没想到》拍成大电影时,得到的都是肯定的回答。

2014年年初,打算做《万万没想到》电影版的想法就已经在万合天宜公司内部形成。易小星花了4个月写了一版剧本,却一直找不到继续创作下去的激情。他干脆废了原有剧本,在网剧当中寻找灵感。《万万没想到》的网剧总共拍了30多个故事,在网友的喜爱度票选中,排在第一的是西游题材。于是易小星以西游篇为出发点,重新创作了电影剧本。

“我是侧向观众,一边听观众的声音,一边走自己的路。”易小星形容自己走了一条中间路线,侧向观众的说法是相对侯孝贤那种“背对观众”的大师和完全谄媚观众的导演而言。当然,这么做的前提是,创作者有渠道可以听到观众的声音。

“话剧是到一两百场的时候才接近令人满意的状态。”《恶棍天使》的编剧兼导演俞白眉说道,“每一场演出完,我们都可以发现需要修改的地方。”而电影是一次性的独立产品,上映之后,无论观众的评价如何,都没有重拍修改的机会。

有渠道可以提前获知观众的反应,对电影投资者来说也是一种信心的保证。邓超和俞白眉的组合之所以开始自编自导电影,源于光线总裁王长田在剧场看了《恶棍天使》的现场版,被热烈的气氛所吸引。于是与邓超、俞白眉一起先将话剧《分手大师》改编成电影,获得6.62亿元票房。《恶棍天使》是他们联手的第二部影片。

现在的喜剧创作者不用再像周星驰《喜剧之王》里演的那样,小人物必须得从盒饭都拿不到的跑龙套做起,在片场摸爬滚打十来年,才获得一次拍电影的机会。很多新的道路被开辟,比如先拍网剧,或者先排话剧,最终通向大银幕。

电影行业原有个封闭孤立的闭环。站在顶端的大导演,大制片人和少数投资公司老板点石成金,要想进入其中,只有一道窄门。如今,慧眼识珠的星探故事几乎绝迹,选择权被交到观众手里。凡是观众喜欢的,都被默认为是有票房潜力的,都值得被拿来做成电影。

在电影这件事上,资本永远比梦想更着急。当问到《万万没想到》为什么要定档12月18日时,“资本家定的”,易小星开玩笑说,按照他自己的想法,他倒更乐意《万万没想到》明年暑期再上映,这样他才有更多时间去修改自己的作品。

观众总喜欢选择有共鸣的故事。那些视频网站上的留言,剧场里的笑声和社交网络上的口碑构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几部国产高票房电影。从某种程度上说,观众也参与了这几部电影的创作,只不过他们是用点击量和爆笑次数来投票。

问题是,贴近市场的路径每次都可以取得成功吗?中国电影市场的难以预测是出了名的。

成熟中的中国观众口味难以捉摸,很难笃定某种方式能持续奏效。“黑马”这个称呼总是每隔一段时间就易主,而档期的概念也一再被打乱。比如说,在今年7月之前,所有人都很难想象一部动画电影会拿下近10亿元票房。此前国产动画片的最高纪录由《熊出没》保持,破2亿元就已经大觉庆幸——但《大圣归来》做到了。

细看它的出品方列表,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是观众所熟悉的影视大公司。华谊兄弟和乐视影业这样的大公司积累了资源和人脉,今年却频频在电影市场中处于被动状态。

即便在好莱坞高度合作分工的系统内,喜剧通常也更适合个人或者少数有相似幽默感的人共同创作。这也部分解释了“为何好的喜剧往往是由独立制作公司或频道完成的,而不是大的电影公司或电视网。”美国喜剧作家、制片人Rich Markey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黑马的频繁出现体现了国产电影水准的不稳定,但也可看做这个行业剧烈变化的象征。跟去年相比,资本的压迫和对IP的依赖有增无减。但是创作者在长时间的厚积薄发之后有了一个整体性的爆发。不止是喜剧片,小成本电影和以特效见长的奇幻大片也在吸引观众。

趋势的改变不单只有抽象枯燥的票房数字,如果下次路过电影院,你可以看看走进影厅的观众都选择什么样的电影。如果你是观众,那么可能要准备好回答以下问题:你最近看的一部电影是国产片还是进口片?在朋友圈里,朋友们最近发的一张电影剧照,是《寻龙诀》还是《火星救援》?

“2015年是变化非常明显的一年,市场由量变到一定的质变。”王易冰说道,他是喜剧片《心花路放》的制片人,如今与导演宁浩一起经营坏猴子影视公司。更直接一点说,国产片的质量在今年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提升。

变化在发生,一切都是新的,哪怕成功也是崭新的,暂时没有什么规律可供总结。过于讨好观众,贴地飞行也不见得是件完全的好事。《煎饼侠》《夏洛特烦恼》的口碑都好坏参半。

喜剧的热闹之下,局限性也在逐渐浮现。网剧改编的电影很有可能只是粉丝消费的产品。能达到改编质量的话剧数量终究不太多。下一个目标可能是孟京辉和田沁鑫,这些已在话剧市场上证明自己的创作者在这一年里接到的电影邀约,没准要大于过去数年的总和。

12月12日,《万万没想到》做了大规模的提前点映——也有人说提前点映是种变相提档,为了避开同样在12月18日上映的《寻龙诀》的锋芒。这部由舒淇、陈坤、黄渤主演的电影走的是超级大片路线,由超强IP改编,由万达、光线、华谊兄弟三家大公司联合出品,与投资只有几千万元的《万万没想到》基本不在一个量级上。

这种小挫折并不代表喜剧片热度渐退。在接下来的贺岁档中,有超过5部主类型是喜剧的电影将上映,除了《美人鱼》《恶棍天使》《万万没想到》,还有王晶导演的《澳门风云3》和王宝强主演的《唐人街探案》。

宁浩不打算只做喜剧,即便喜剧是时下最热闹的类型。身为《疯狂的石头》《心花路放》的导演,他本应该站在这个潮流之巅,毕竟在周星驰、冯小刚之后,他是第三个既能保持稳定产量,也具有票房号召力的喜剧导演。

中国的电影市场虽然大,核心创作圈却几乎是熟人经济。《寻龙诀》主演黄渤承担了影片里大部分搞笑任务,他的成名作是宁浩的《疯狂的石头》;沈腾跟宁浩也是老相识,前者排演过话剧版《疯狂的石头》;俞白眉与沈腾同属话剧圈子,几年来一直在互相观摩对方的作品。

网剧算是一片新生的土壤,但是在拍电影之前,易小星们大都从播客时代就开始经营粉丝,有超过10年以上做内容的经验。

一群积累了数年的“旧人”,趁着市场给的新机会做出了一堆新东西。喜剧只是起点,产业的发展总是伴随着从业者的自我升级。

宁浩正在做的一件事情,是将他与制片人王易冰的工作室往一个品牌进化。品牌被命名为“坏猴子”,寓意指向孙悟空,一只有破坏力也有创新精神的猴子。

“我一直都是这个核心论点,就是这个产业和未来的产业结构当中,终于从那个钱说了算的时代退出来了。”宁浩说道。他的搭档王易冰则认为,“对于陈旧的东西和新锐的东西,市场的反馈是非常直接的。”

资本涌入,将话剧、网剧圈的创作人才融入电影业,但还不能完全满足需求。

宁浩认为接下去应该有用的人说了算,他自己显然属于此列。未来他的坏猴子品牌下面会分为三条线,第一条线是宁浩导演,以喜剧为主;第二条线为宁浩监制,下一部影片是路阳导演的《绣春刀:修罗场》;第三条线是坏猴子出品,范围已经跨出喜剧,投资一切宁浩和王易冰认为有趣有前景的项目。

动画片《年兽大作战》是坏猴子出品的第一部作品,定于大年初一上映。换句话说,宁浩打算把自己积累多年的资源用于投资其他年轻同行,尽管那些类型他并不熟悉。

显然,光有喜剧是不够的。一个健全的电影市场应该能够让观众拥有更多的选择权。更好的办法还是从未知开始,就像一两年前,那些喜剧创作者在对市场的忐忑中启动项目。

“《寻龙诀》2012年签约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投入一段未知的旅程,那时候还没有时下这么火热的炒IP概念。”《寻龙诀》首映之后,制片人陶昆在朋友圈写下这一段话。

陈国富和他从未知出发,抵达的是如今贺岁档里类型稀缺的奇幻大制作——这可能是明年接力的明星题材。

本文作者:方婷、叶雨晨

责编:孙祺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