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伊万卡“出局”后,这位美国得州地产商可能成为世行新行长

第一财经 2019-01-17 20:35:54

两位领跑候选人均长期在商界工作,努伊曾掌管百事可乐公司12年,沃什伯恩此前则是得克萨斯州一名成功的房地产开发商人。

世界银行(下称“世行”)新行长候选人的名字,正在不断涌现。

其中,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总裁沃什伯恩(Ray Washburne)以及百事可乐公司前CEO努伊(Indra K. Nooyi)成为特朗普政府可能提名的世行行长候选人名单上的领跑者。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位候选人均长期在商界工作,努伊曾掌管百事可乐公司12年,沃什伯恩此前则是得克萨斯州一名成功的房地产开发商。

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在包括金墉在内的此前12任世行行长中,有7位银行家、3位美国国防部系统官员,1位国会议员以及1位学者。

一位在多边国际机构工作多年的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可以看到特朗普政府目前在机构性组织中派出的人员,多是私营部门出身,有将这些组织当作商业机构来运营的思路。

又一位房地产商

沃什伯恩在得克萨斯州的事业范围涉及达拉斯的商业地产和餐馆,他还是一位忠诚的共和党捐助者,曾为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和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筹集资金。

2017年9月开始,沃什伯恩开始接管OPIC。一位同沃什伯恩相识的人谈起这段往事时透露,当朋友们得知他成为了OPIC掌门人时,跟他开玩笑说:“你真可怜,要领导一个将被淘汰的组织。” 沃什伯恩回答道““被淘汰?我要壮大它。”

OPIC是世界上首家海外投资保险机构,它具有公、私两方面性质:一方面,法律明文规定该公司是在美国国务院政策指导下的一个机构,其法定资本由国库拨款;另一方面,完全按照公司的体制和章程经营管理。

沃什伯恩(Ray Washburne)(图片来源:OPIC官网)

目前看来,沃什伯恩实现了他的诺言。去年11月,沃什伯恩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等人一起推动了一项名为“更好利用投资促进发展(建设)法案”的立法,该法案将OPIC的投资上限提高了一倍多,达到了600亿美元,并允许其投资股权。沃什伯恩还表示,重组的OPIC将在非洲、拉丁美洲和其他地方进行投资,既有利于受援国,也可以为美国创造就业机会。

沃什伯恩在改革OPIC时表现出的杰出能力令他进入了美国财政部筛选世行行长候选人的视野,当然,他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对特朗普的支持也是加分项。

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他最初支持前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但在克里斯蒂退出竞选后,转而支持特朗普。在成为OPIC掌门人后,沃什伯恩还与伊万卡等特朗普的身边人组成的核心圈建立了密切联系。

14日,白宫否认了美国将提名伊万卡做世行行长候选人的消息,但表示,伊万卡收到了美国财长姆努钦和白宫代理幕僚长穆尔瓦尼(Mick Mulvaney)的要求,要她帮助“处理”世行行长候选人的筛选事宜。

不那么“忠诚”的候选人

另一位具有竞争力的候选人也来自商界,且是大众所熟知的老面孔:掌管百事可乐公司12年的印度裔女CEO努伊,去年8月她刚刚辞去这一职位。

努伊在这场竞争中的优势和劣势都同特朗普家族相关,她是伊万卡非常欣赏的职业楷模,但在特朗普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后,她曾公开对特朗普当选一事作出批评。

就在努伊宣布辞职后,伊万卡在推特上写道,出色的努伊在任职12年后辞去百事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一职,“你是包括我在内很多人的导师和激励之源。我对你的友谊心存感激。感谢你热心致力于能够造福国内外民众的议题”。

此前,伊万卡还多次将努伊称为美国政府的盟友。实际上,努伊也的确加入了特朗普政府的总统商业委员会。不过,因特朗普在2017年8月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白人至上主义暴力事件中的言行,该委员会中的许多商界领袖发声明表示不再追随特朗普,最终该委员会被解散。

努伊虽然没有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公开支持任何候选人,但在特朗普赢得选举后,她表示,她的女儿和她的员工都很哀痛。“我们的员工都哭了。特别是少数族裔在问:‘我们安全吗?’女性员工在问:‘我们安全吗?’我从未想过我会不得不回答这些问题。” 努伊当时这样说。

后来努伊曾试图澄清这段言论,她通过百事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上述言论是口误,她当时谈到的是部分员工对选举结果感到担忧,从未暗示所有员工都有同样的感受。

有分析人士认为,相比于沃什伯恩,努伊的这段经历显得她不那么“忠诚”。

除了上述两位领跑者之外,据悉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美国国际开发署负责人格林(Mark Green)、美国前驻德国大使基米特(Robert Kimmitt),以及白宫前顾问、高盛高管鲍威尔(Dina Powell)也都进入了美国财政部的视野中。

美国西东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国际关系教授爱德华兹(Martin Edwards)说,美国目前的挑战首先是要保住这一职位,为此“他们会试图找一个温和的人选”。

实际上,自2011年以来,对于世行行长人选,世行执董会表示一致同意采取公开透明、任人唯贤的选聘原则,所有世行成员均可提名。近年来,包括世行员工在内的各方都希望候选人的甄选是基于能力而非国籍。

同时,除了担任世行行长职位之外,实际上,这一人选要掌管的世行集团体系内机构也非常繁杂。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世行行长还将顺理成章地成为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BRD)和国际开发协会(IDA)执行董事会的主席,同时也将是国际金融公司(IFC)、多边投资担保机构(MIGA)和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ICSID)董事会的主席。

前述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首先,美国仍是世行最大股东,在任命问题上仍有一票否决权,因此国籍仍是重要考量;其次,虽然世行被认为是一个大型多边机构,但其本身也应被看作是一个正常的银行,即董事会和投票比例的设置都符合商业性质,而行长需要代表最大股东来行使利益。(实习记者郝爽言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编:盛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